第六十七章 川,好久不见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24 字数:2258 阅读进度:67/764

女人似乎带着忌惮,就连说话声音都很轻,轻的几乎让人听不清。(品@书¥网)!

她的话语就像最为轻飘飘的羽毛,轻轻地扫过戚锦川的心尖,留下微不足道的瘙痒。

戚锦川有些火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满腔火气却怎么都不能对这个女人发泄出来,就这么被死死地压抑在了骨子里。

而童菡依旧眨巴着自己的那双带着童真的眼睛,静静地等待着答案。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戚锦川看似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他握了握手,似乎指尖还残留着女人刚刚留下的余温。

童菡的眼底微不可见地黯了一下,但是她依旧强颜欢笑:“只是忽然好奇而已。”

“以后不要再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戚锦川依然没有给答案的意思。

童菡弱弱地点了点头,她的指尖在手心里轻轻地抠了一下,因为戚锦川逃避似的目光飘忽,所以并没有看到,她的嘴角线条几乎都垮了下来,只能艰难地往上翘,保持着苦涩的笑容。

“那……”她沙哑着声音,“宝宝是不是很重要阿。”

戚锦川大概是觉得好笑:“你问什么无聊的问题?”

可是这一次,童菡就跟犟上了一样:“宝宝,是不是很重要阿?”

戚锦川很少看到她这个样子,原本柔柔弱弱动不动就哭的小兔子,现在却成了一头倔强的小牛。

“不然你认为这个孩子为什么会留下来?”戚锦川忽然就没有了耐心,他草草地回答了一句,“带童小姐进屋。”

女佣们纷纷应了一声,接着手忙脚乱地将童菡带进了屋子。

童菡只觉得她的身体开始僵硬,四肢逐渐发凉。

原来在他的眼里,真正重要的是孩子啊!

不对,怎么会是孩子呢?他要的,也只不过是孩子的dna而已。

女佣们退了下去,童菡面对空荡荡的屋子,眼泪再也止不住了。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的弧线掉落下来,一颗颗重重地砸在地上溅开了水花。

意识到自己哭的狼狈,她连忙用手背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毕竟川是最讨厌她哭的呢!

只是,她莫名其妙地难过至极。

曾经她觉得只要和川在一起就好了,但是现在有了孩子,她发现自己所想要的变得越来越多。

人刚开始从来都是最干净的,就像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在乎,只知道睁着眼睛观察着这个美丽的世界。但是所拥有的东西多了,他们就开始变得贪婪了。

童菡想,自己是不是也开始贪心了呢?

“宝宝,没关系的……”童菡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根据时间的流逝,原本平坦的小腹也开始有点微微的隆起。她意识到,在这下面,是一个活生生的跳动的生命,“宝宝没关系的,爸爸不会这么做的,爸爸不会不要你的……”

这一边,童菡在给予自己心理安慰。另一边,戚锦川已经回到了公司。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堆积如山的文件,戚锦川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童菡那张姣好的带着些许落寞的小脸。

这个从来都是蠢到一个境界的女人,什么时候有这种表情了。

“该死的。”戚锦川的手一松,手中的黑笔落在了文件上滚落了几圈。

就在这时,一串敲门声响了起来,打破了这片寂静。

“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女秘书,穿着贴身的职业装,头发被挽成了高高的丸子头,露出精致的脸颊,和白皙的脖颈

她的身材极好,胸前的一道沟壑很是显眼。

“boss,这是这次协议的资料,请您过目。”女秘书的声音柔柔的还带着丝丝的媚态,她放下资料时还弯着腰,使女性的性感更为突出。

她似乎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匆匆地看了一眼戚锦川后,看似无心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脯,小脸上出现了两道若隐若现的红霞。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戚锦川并未应答,只是拿起了笔,笔端轻轻的点了一下。

女秘书不由得有些懊恼,然而她并没有气馁,反而更加自觉地凑过去了一些。

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正要搭上男人的肩膀,戚锦川却倏然抬起了眼。

男人的眼神犀利,似乎裹着一层薄冰。那透彻的目光几乎能穿透一个人的身躯,然后秘书的身子有些发抖。

“出去。”戚锦川的声音和他的眼神一般冰冷。

秘书一慌:“boss……”

“我不希望再说第二遍。”戚锦川道,“如果再有第二次,你就可以去财务处报到了。”

秘书慌张地点点头,只是她眼中的不甘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好不容易等到宁雅下台,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的,却不料戚锦川竟然不吃这一套,明明自己的容貌和能力都不弱于宁雅!

不情不愿似乎点燃了她的斗志,女秘书一咬牙,狠下心肠想要再次迎上,原本紧闭的门却忽然被推开了。

秘书连忙止住了动作,她和戚锦川一同向门看去。

那是一个出众的女人,不单是容貌,就连她的气质,也带着一种并非刻意培养出的从容和淡然。那是一种贵气,似乎是一般人不可取代的。

女人穿着并不朴素,甚至称得上是时尚了。黑色的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火红如火的大衣为她增添了一分张扬。她的长发披肩,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一个蛤蟆镜,几乎遮挡了半张脸。

秘书怨恨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打扰她:“你是谁?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总裁办公室吗?而且,进门之前要敲门都不知道吗?”

女人并没有被秘书的咄咄逼人给吓到,反而从容不迫地摘下了脸上的蛤蟆镜,露出了一双桃花眼睛。她化着精致的裸妆,涂着唇彩的嘴角微微勾起。

“川,好久不见,看来你还是那么万人迷呢!”

女人踩着几公分高的细高跟,高跟落地发出了啪嗒的连绵声响。每一声敲击,就让秘书的心更紧了一分。

然而下一刻,戚锦川的话语却让她喜上眉梢了。

“谁允许你进来的?”戚锦川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女人明媚的脸庞,“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