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把我当做她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55 字数:2232 阅读进度:112/764

“没有把人带到公司你回来做什么!”

李总将手中的文件狠狠摔在那人身上,心情焦急。(品@书¥网)!现在公司的账目有些问题,他就等着和戚氏合作,筹集资金。没想到,戚锦川一改之前的态度,让他陷入被动状态。

“李总,既然他人都来b市了,就一定还是想和咱们合作!他和司小姐是男女朋友,司小姐身体不舒服,他当然着急了。”

抬手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脑子快速运转。解释着戚锦川为什么没有来公司的原因,公司的境况摆在那里,他也着急,但是却无能为力。

“罢了,你出去吧!明天,你一定要把他给我带过来!”

知道这件事与他无关,他也不过是找个人发泄而已。但是他说的没错,戚锦川人既然来了,就一定是想要和自己合作的。

酒店里,戚锦川正在和lisa通话。“孩子怎么样?”

“童小姐的状态很好,宝宝也很健康!”

很聪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lisa轻叹一声。川少纵使这么拧巴,明明是想问童小姐的情况,出口就变成了孩子。

“嗯!记得照顾好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要让它出任何意外!我还有事,先挂了。”

微微有些窘迫,难道他的目的就那么明显。只是问问孩子状况,那边就知道自己是想问童菡的事?

揉揉发疼的太阳穴,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心中有些迷茫,自己明明应该是讨厌那个女人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不,一定是因为母亲遗嘱的缘故。若不是母亲的遗嘱处处都和她有关的话,他也不会注意到她的。

戚锦川懊恼的叹口气,他竟然也有这般狼狈的时候。明明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为什么逃避的嫌疑更大呢?

童菡坐在一旁,看着lisa和锦川通电话。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看着她的口型,基本大概也是可以猜出来的。

垂首安心打着手中的小衣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她希望孩子可以像锦川,一定很漂亮吧!

b市,刚刚才到八点。李总就派人在酒店等着了,一脸笑呵呵的看着戚锦川,生怕打扰到他休息。

“稍等,我换身衣服!”

对于李总这种焦急的态度,戚锦川眼底划过一丝轻蔑,到也没有说话。微微颔首,扔下这句话就将门关上了。

叫了早餐,慢条斯理的拖到十点钟,才从酒店出来。一脸淡然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手中拿着助理改好的方案。

“锦川,一会儿谈完合作案之后,陪我去逛逛吧!”

车子里静悄悄的,气氛很压抑。司曼琪抬眸望着戚锦川,手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看起来像撒娇似的。

手指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字。

看来李总这回遇到大麻烦了,我们可以狠狠宰他一次。

嘴角上弯,戚锦川握着她的手,留下一个嗯字。扬扬手中的文件,表示两个人想到一起了。

两人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些默契,这点毋庸置疑。戚锦川慵懒的靠在一旁,就像是睥睨天下的帝王,掌控诸事。

“戚总,你好!”

车子稳稳听到门口,李总笑眯眯的上前迎接。眼底闪过一丝贪婪,稍纵即逝。

只要他今天能够谈妥的话,公司就有救了。心中的算盘打得很稳,虽然戚锦川在商场上行事作风也很凌厉,但他终究长了几岁,总不能让他随便压过去才是!

“李总,你好!”

轻握了一下手,随机抽离。戚锦川微微颔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只老狐狸。纵使他如何掩饰,眼底的贪婪也消除不了。

“戚总能够大驾光临,是我的荣幸!快请进!”

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基本的礼仪做到位,不能让人挑刺。

“是这样!之前戚总有意和我们公司合作,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毕竟这是项目太大了,我这个小公司经不起折腾,还请戚总不要见怪!”

面对面坐下,李总说着场面话。希望他不要记恨之前的事情,赶快把合作的事敲定,然后资金到位就好了。

“李总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这是我们公司拟定的合同,你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再讨论!”

不想听他长篇阔论,直接将合同扔给他。戚锦川眼帘微微垂着,很好的掩藏自己的情绪。

“这不行,价格压得太低了,我们公司的成本都不够。戚总,你看,我的诚意到了,你这样压价就不合适了。”

随意翻看了几条,李总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着上面的价格压得太低,他一点儿油水也挣不到。

“李总,做人要厚道!这个价格已经很公正了,不过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想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反正有好几家公司抢着要这个项目,我正好可以慢慢挑选。”

望着李总的样子,轻扯嘴角。这个老狐狸,货都要砸手里了,还在挣扎。

“我不喜欢绕弯子,明说好了。这次来b市不止见你一家公司,毕竟之前我们接触过,才第一个来见你的。”

“我们司家也有自己的人脉,物美价廉的公司遍地是。锦川第一家看你们公司,一定是因为你们公司各方面都合适得。李总在商场上名声赫赫,可不要欺负我们后辈。”

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语气不急不缓。司曼琪望着李总,面不改色。

“戚总,司小姐,我这可是小本买卖,经不起这样子压价。这样,你我各退一步好吗?”

抬手擦了下汗湿的额头,李总脸色的笑意维持不住。他谈过不少合同,却唯独没有上来就亮底牌的,这样子实在太被动了。

望着李总那苦不堪言的神情,有些心烦。在这件事情已经浪费太多时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名号够响的话,也不会和他耗着。

但是他太过贪心,这里的价格比成本价低一些。但他不知足的话,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李总,我等了这么久,足以说明我的诚意了。但是李总你好像没有一点儿诚意的样子,这合同只怕也没有必要进行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