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陷入危险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57 字数:2363 阅读进度:116/764

抑制不住的尖叫,司曼斯只感觉车子被大力撞开,脱离了山路,半悬在悬崖边。://efefd眼底是望不到尽头的悬崖,她几乎都感觉到车子失去平衡了。

而正在织衣服的童菡,针扎在手上,心狠狠一跳,就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急忙起身来到大厅,神情紧张。

“lisa姐!lisa姐!”

听到呼唤,lisa急忙跑进来。扶着童菡的肩膀,以确保她能够准确看到自己的嘴型。

“童小姐,你怎么了?”

手死死的抓着她的手,童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慌乱。第一时间想到戚锦川,生怕他出什么事情。

“打电话,给锦川打电话!”

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lisa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川少的电话。童小姐听不到,所以即使她打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一般都是由她代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电话打不通,要不,一会儿再打?”

捂着心口的位置,久久不能平静。但电话打不通,她也不会无理取闹,只能在心里默默祝愿他没事。

“该死!”

低咒一声,将油门踩到底。悬空的车子,终于回答正轨。刚才只顾着避开车子,没有注意到突出来的岩石,才被挤了出来。

感受到车子回到正常轨道,司曼琪的心才落了地。刚才的情景太过凶险,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这样下去的话,他们两个都要把命留在这里了。

戚锦川紧紧握着方向盘不敢放松,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暴起。经过刚才的事情,他更加不能松懈了。

前面是一个急转弯,细心分析了了一下地形,发现那里正好有一个凹槽。司曼琪的身子向戚锦川靠拢,深吸一口气。

“锦川,你自己好好保重!”

手疾眼快的将门打开,用尽全身力气,将戚锦川推下车。迅速将门关上,掌控着方向盘离去。

她很少开车,自然也不熟悉。车子转过弯之后就被追上了,一颤,司曼斯不小心松开方向盘,直至撞上一旁的岩石。

脑袋狠狠撞在窗户上,一片浓稠的液体滑落,司曼琪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眼帘无力的闭上。

还好!他没事儿!

失去意识前,她还是感到庆幸的。那个人没事儿,她就好了。

看着庄子啊岩石上的车子,刚要打开车门,下去查看,后面传来轰隆隆的赛车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眼,默契上车,扬长而去。

戚锦川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车子嵌入岩石的情景。脑子嗡的一声,几乎要炸开。

急忙跑到车子旁边,看着倒在在车里昏迷的司曼琪,心中很是焦急。

血迹顺着她的额头滑下,几乎将车子染红。扑鼻的血腥味刺激着他的神经,用力敲打着窗子,却无法打开。奈何车子卡的太紧,车门打不开。

“来,来,我们也去帮忙!先把人救出来,万一一会儿车爆炸了,这人就彻底没救了。”

围观的人看着戚锦川在那里救人,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就煽动其他人一起,人多力量大,没准儿一个好心,就救了一条人命,行善积德嘛!

费了好大的曲折才将司曼琪从车子里救出来,看着她从苍白的脸色,戚锦川脸色阴沉得不像话。

抱着她起身,身后嵌入岩石的车子突然爆炸。碎片散落在一旁,颇为壮观。黑色的气体嚣张的弥漫在半空,就像挑衅一般。

将她用力的抱紧,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戚锦川吐出一口浊气,还好,她没事儿!

来到医院,随着护士一路跑到手术室门口。戚锦川被拦在门外,看着慢慢合上的门,隐忍着不发作。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救她,他一定要冷静。站在手术室外,盯着亮着的手术灯,好像过了意识世纪那般漫长,才看到司曼琪被推出手术室。

脸上没有意思血色,却比之前血肉模糊的样子要好些。冰冷的四肢终于有了一丝温度,戚锦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医生讲口罩摘下,轻叹一声。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场景,他的心也早已变成铜墙铁壁。但是看着这位年轻人的样子,还是开口说了一下。

“先生,这位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你请放心!只不过你也受伤了,还是去包扎一下,要是感染了的话就麻烦了。”

手臂痛得已经失去知觉,知道要是再不治疗的话,估计会很麻烦。戚锦川沉默一下,吐出一个字。

“好!”

简单处理了一下手臂,就急忙来到司曼琪的病房中守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泰国凶险,不在一旁守着,始终不能心安。

病房外传来阵阵吵闹声,戚锦川不悦的皱眉。她现在需要休息,到底是谁在外面大吵大闹?

“说,出车祸的那个女人在哪个病房?哦,不对,是那个男的怎么样了?”

太阳穴有些发疼,戚锦川深吸一口气。真的好想说,不认识门口的那个男人啊!

陆厉行一脸阴鸷的看着那个护士,周身的气势摄人。身后沾满了一身黑色西装的保镖,看上去,很想黑老大。不,纠正一下,他就是!

“给我安静一点儿!”

被戚锦川这声打断,雅痞的看着他,陆厉行的心终于落地。

“哟!中气十足,看来伤得不重!”

他越是紧张就越没正行,这么多年早已习惯。戚锦川撂下这句话,转身回到病房。

“进来吧!不要引起骚动。”

怏怏的摸摸鼻子,陆厉行乖乖你随着他走进病房。身后的保镖自动站在门外,隔绝众人的来往。

瞟了一眼昏迷的司曼琪,陆厉行的眼眸一转,落在戚锦川的身上。浑身上下只有手臂缠着绷带,想来受伤不重。

“曼琪姐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讲被子掩了掩,才吝啬的给他一个眼神。这次的事情太过蹊跷,他一定要彻查才是!

“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

陆厉行优雅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幅雅痞的盯着戚锦川。多年养成的习惯,越是紧急的情况,他就越喜欢说笑。

知道他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查看了现场。除却一些刹车痕迹之外,就没有任何线索了。恐怕是道上的人做的,这就很棘手了。

“事发地点在山路,想要调查清楚的话,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好端端的,你们为什么要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