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冷战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8:07 字数:2267 阅读进度:132/764

驱车游走在灯火阑珊的街道,戚锦川望着前方的车辆,心情很是烦躁。用力敲打着喇叭,随机停靠在路旁。

这是岂有此理,那个女人现在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竟然会耍小性子了,现在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想到她在床上睡觉的背影,他的心情就很糟糕。那种情绪还是第一次,他也说不清楚。

盛怒之下,离开别墅。对着满大街的车流,不免有些好笑。他竟然也会因为那个女人失控,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车子在黑夜的道路上穿梭,然后隐秘在车辆中,消失不见。

在生物钟的驱使下起床,童菡抬眸望了一眼楼上,眼神微微一闪,来到厨房。动手准备今天早上的早餐,已经成了习惯。

lisa轻叹一声,好端端的川少和童小姐怎么了,刚刚有所好转,这怎么突然之间又变成这样。

“童小姐,川少昨晚没有回来,你不用忙了。这些杂事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熬粥的手一顿,童菡眼帘一闪。深吸一口气,继续手中的动作。那天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糟糕了。

童菡,你真的是一无是处啊!之前还可以为他做饭,现在连这点儿小事也不可以了吗?还害得曼琪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心中很是愧疚。

“我来做吧!一会儿记得给曼琪端到房间里,好好照顾她!”

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童菡的鼻子有些发酸。这种场景,让她更加怀念之前的日子。三个人坐在一起,虽然话不多,气氛却很温馨。

现在,锦川在生自己的气,曼琪,又因为自己的缘故变成这个样子。口中的食物没有一点儿味道,她只是在重复这个动作罢了。

一碗粥很快见底,手轻轻摩挲着腹部,将眼底的泪水擦拭干净。童菡扯了扯嘴角,想要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宝宝现在的胎动越来越明显,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来,他有多么调皮。即使心情再不好,她也会按时吃饭休息的,只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宝宝。

深吸一口气,将想哭的冲动憋回去。网上说怀孕的时候,要保持心情舒畅,不能流泪,她也在努力控制。

锦川的脾气不好,自己是知道的。他只是因为那天的事情有些恼火,只要自己好好解释一下,就会没事儿的。

肚子微微一动,像是在附和她心底的想法一般。

“宝宝也赞同妈妈的说法,对吗?”

司曼琪看着lisa端着早餐进屋,眼睛巴巴望着门外,希望可以看到那抹身影。昨晚听到车子的声音,怎么看不到锦川人呢?

“锦川呢?不是说会来看我的吗?”

一脸戒备的看着lisa,司曼琪背靠着床边,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

微微颔首,lisa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自从刘医生离开,司小姐的情绪稳定了不少,连带着她也轻松了些。

“川少有公事处理,等忙完就会来看司小姐的。先把早餐吃了,不要让他担心!”

眉心微微一扬,敛眸完美隐藏自己的情绪。司曼琪乖巧点头,却始终不肯让人接触。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看着她走出房间,却没有关门,司曼琪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起身瞟了一眼桌上的早餐,轻轻嗤了一声。

手指轻轻敲着桌面,锦川昨晚没有回家,这有点儿不符常理。昨天是他的生日,但她现在病着,自然不能送出去精心准备的礼物。

叹了口气,病了这么久,她也是时候应该好转了。毕竟总是这样子疯疯癫癫的,终究会消耗光他的耐心。

将手中的文件随手扔在一旁,瞟了一眼小山一般的文件,无力的哀嚎一声,转眸幽怨的望着戚锦川,陆厉行有种暴走的冲动。

眼底的黑色加深,快要媲美国宝了。偏偏人家国宝过得那可是皇帝般的生活,为什么他的境地要这么悲惨呢?

昨晚正要和时琳在窗户桑翻云覆雨的时候,门就被人狠狠踹开。陆厉行当时脑子一滞,转过头,刚要发作。

“给你十分钟!”

戚锦川双手插兜,如同帝王一般睨了眼衣衫不整的陆厉行,面色清冷。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那时候,陆厉行只想爆粗口。深吸一口气,稳稳心神,满脸憋屈的起身穿衣服。轻轻拍了拍时琳的脸。

虽然很是恼火他的这种行为,但陆厉行本身还是很讲义气的。自我感觉太良好,总是给自己找理由,其实是打不过他。

“我先去打发那个人,等我哦!”

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白了眼挺拔的身形,嘴巴微微动了动,慵懒的坐在一旁,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你的生日吧?怎么没有和家里那两位一起,反而跑到我这里?”

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转身对上那略带嘲讽的桃花眼,戚锦川不怒反笑。嘴角微微上扬,带着阴风阵阵,让屋子的温度瞬间冷却。

一路上都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这人一句话就戳到自己的痛处,戚锦川觉得他是太久没有活动了,今天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久没有切磋了,今天天色不错!”

随着戚锦川的话落,陆厉行转眸望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天空,默默咽了口口水。这种天气,在道上很适合一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

最后的最后,被打趴下不说,还要过来做苦力。往事不要再提,全部都是血淋漓的血泪啊!

陆厉行握着文件的手用力收紧,虽然正在竭力漂白,但这种事情哪里会需要他操心,眼睛都看花了有没有!

幽怨十足的瞟了眼一脸清冷的坐在那里,手中看着文件,气质矜贵,丝毫看不出疲惫的戚锦川。

“锦川,你这是堆积了多少天的文件啊!我眼睛都要花了。”

“不清楚!”

冷冷扔下这句话,戚锦川继续手中的事情。心中哽着一根刺,很是难受。眉心微微一皱,那个该死的女人,不,该死的秘书,怎么堆积了这么多的文件。

无辜躺枪的秘书小姐,在外面打了一个喷嚏。揉揉发酸的鼻子,轻叹一声。总裁的脸色说变就变,难不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