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心痛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8:17 字数:2278 阅读进度:145/764

对着地上的戚墨轩踢了一脚,眼中猩红一片。戚锦川心中大怒,那可是童菡,他怎么能够下得去手。

即使两人已经离婚,但她终究是她的嫂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因着愤怒,下手也格外的重。

童菡紧紧裹着衣服惊惶无措的蹲在床角,脸色苍白,嘴角渗着淡淡的血迹。鲜红的掌印,清晰可见。

沉浸在刚刚的情境中,不能自拔。童菡紧绷的神经的断开,失控的大喊大叫着。

“不要!放开我!”

戚锦川听到她的叫声,下手越发阴狠。该死!竟然敢动她,就要做好承担眼中后果的觉悟。

脸色带着淤青,戚墨轩躺在地上,身上的痛意越发明显。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

可恶!最是憎恨这种屋恩能够为例的感觉。对于戚锦川,不可能永远只是弱者,自己一定会超越他,将他踩在脚底。

脚狠狠踩着他的手指,恨不得断裂。戚锦川睨着一脸痛苦的戚墨轩,开口警告。

他不是可以任由人随意欺辱的,这次的事情不是偶然,他不会放过戚墨轩,同样倒霉的还有,那个躲在暗处的人。

“戚墨轩,我不管你身后的人到底有多厉害!既然触及到我的底线,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身上痛得要命,戚墨轩却感受到阵阵寒意。不可能!b市的事情已经处理干净,他是怎么知道有人在帮我?

他们联系时很隐秘,加上那人神出鬼没,怎么会轻易让人查出?这可是他的底牌,唯一的胜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轻笑一声,戚锦川用力碾压他的手指。看到戚墨轩冷汗直流的样子,取悦了他。上次是他失误,让人救了戚墨轩。

但是这次,可就不会这么轻易了。原本还想要和那人玩玩,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不懂吗?没关系,我知道什么意思就好了。”

抬眸看着一旁大气不敢出的lisa,嘴角轻扬。之前是他的错,竟然会让他们母子踏足这里。

“lisa,从今天起,给我听清楚。这里禁止他们母子进入,明白吗?”

“是!”轻呼一口气,lisa有些后怕。如果今天童小姐出了事,他们通通吃不了兜着走了。

戚锦川踢了脚被打的半死的戚墨轩,厌恶的皱眉。“将这个废物给我扔出去!”

走到童菡面前蹲下,抬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却被她用力打开。童菡死死抓着衣服,将头埋在膝盖里,瑟瑟发抖。

“走开!不要靠近我!”

眉心紧紧皱起,眼眸复杂的看着童菡。戚锦川轻叹一声,手用力收紧。

刚刚经历过那种事,她现在一定很害怕,不想人触碰。静默了一会儿,起身离开。

唐安安看着戚锦川一脸阴鸷的走出来,深吸口气。虽然现在谈公事有些不妥,但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总裁,会议要来不及了。童小姐现在需要冷静,您看,要不先去签合同?”

转眸幽幽望着唐安安,戚锦川心中波涛汹涌。眼帘一闪,向着门口走去。打开车门,坐进去,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今日若不是他即使回来,后果不堪设想。他要变得足够强大,才有能力保护在乎的人。

公司现在内忧外患,多少人虎视眈眈,他不能出一点儿差错。有句话叫做秋后算账,他要沉住气才可以。

抱着膝盖,坐在淋浴下,浑身湿透。童菡轻轻抽泣,久久不能回神。戚墨轩狰狞的面孔,狠狠刺激着她的神经。

lisa不放心的推开浴室的门,童小姐已经在里面半个小时了。轻叹一声,关掉淋浴,将浴巾披在她的身上,扶着她起身,出去换上干净的衣服。

房间已经收拾好,就连床单都换了。童菡蜷缩着身子,躺在上面,一滴泪滑落,禁食枕芯。

空气中弥漫着属于戚墨轩的恨意,紧紧扼着她的喉咙,脑子一片窒息,忘记了思考。

朦朦胧胧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童菡不安挣脱掉,缓缓睁开眼睛。天色已经黑了,屋里昏沉沉的,看不真切。

但他身上的味道早已深入骨髓,安静的躺在那里,身子不由自主的僵硬,和他保持着距离。

戚锦川轻叹一声,抬手将灯打开。刺眼的光亮,有些刺眼。看着童菡闭着眼睛,眉心微皱,心中微沉。

抬手覆上肿起的脸颊,轻柔的摩挲。呼吸加深,他当时就应该废了戚墨轩才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童菡看着戚锦川,身子一僵。停顿几秒,轻轻摇头。敛眸避开他的视线,手下意识握成拳。

眉心微微一扬,戚锦川眼底闪过一丝无可奈何。自从孩子失去之后,她貌似很少开口说话。

轻叹一声,不想逼迫她。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与她的额头紧紧贴在一起。缓缓闭上眼睛,嘴角微扬。

她比之前抱着还要瘦小,骨头隔得有些疼。之前有衣服罩着,也不觉得,但这样抱着,还是让人不免心惊。

鼻翼间充斥着她的气味,很是窝心。亲昵的蹭蹭她的额头,还是觉得抱着她睡觉安心。

袖长的睫毛扫过脸颊,痒痒的,让童菡有些失神。他的手紧紧箍在她的腰间,动弹不得。

手死死的攥在一起,指甲嵌进手心,竭力忍耐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间,戚锦川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童菡微微皱起的眉心,抬手想要抚平,却不能如愿。

轻缓的摩挲着肿起的脸颊,心微微泛痛。深吸一口气,抱着她的手微微用力,闭上眼睛,紧紧贴着她的额头。

“睡着了吗?我知道你恨我,我们的孩子失去,我也很伤心。可是,你失控的样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所以一直躲着你。

躲在一旁看着你折磨自己,我就陪着你一起自我惩罚。等你晚上睡着的时候,我才敢进去,悄悄抱着你睡去,那是我最安心的时刻。………”

童菡的睫毛微微颤抖,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刚刚不小心看到他说着我们的孩子,深深的触动了她的心。

紧紧闭着眼睛,感受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竭力抑制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