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争吵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8:37 字数:2235 阅读进度:181/764

踏出宜丰集团大楼的时候,宁雅满脸春风,没有丝毫之前愤怒的影子。(品#书¥网)!来到歪曲停着的跑车旁边,好心情的打开车门,回眸望了眼大楼。

“司曼琪,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窗边站着一抹高挑的身影,一直到那辆眨眼的跑车消失,才不屑的勾起唇角。司曼琪呡了口手中的咖啡,放过说话太多,有些干了。

“愚蠢!”

医院的病房里,阳光洒满整间屋子,静谧安详。童菡睫毛轻颤,睁开熟睡的眸子。疑惑的望着天花板,记忆缓缓袭来。

对了,这里是医院来着。熬了整整一晚,耳朵有些疼,就来找阳哥哥了,可是之后的事……

“醒了?感觉怎么样?耳朵还痛吗?”

林阳推门进来,看到童菡醒来,脸色漾着浅笑。

童菡转头对上他的目光,无奈轻叹。自己这身体还真的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好端端的就晕倒。

“不好意思!阳哥哥,让你担心了。”

不甚在意的颔首,林阳缓步坐到她的身旁。手背抵着她的额头,眉心舒缓开来。原本担心这次发烧,会引起一些并发症,不过,好在已经不烧了。

“你的身体原本就虚弱,再加上强行撑过手术,复健,自然经不起折腾,你也不要太在意。只要好好调养,你的身子就不会有事了。”

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别扭什么。林阳好笑的说着,抬眸瞟到桌上的手机,想起那通奇怪的电话。

“对了,之前有人给你打电话,我怕他有急事,就替你接了。但是他好像有些不高兴,直接挂了。你记得回个电话解释下,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童菡抬手拿起手机,翻开通讯记录。之间摩挲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微微出神。家里座机的号码,会是他吗?

“童童?你还好吧?”林阳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打断了她的遐想。

不好意思的笑笑,童菡收起心神。瞟了眼点滴,竟还有一半才可以滴完。电话是三个小时之前,那锦川是不是等急了呢?

“哦!我没事!阳哥哥你忙得话就不用管我了,等点滴滴完,我会自己回去的,你放心吧!”

“我……”林阳嘴巴微动,却生生卡在嗓子眼儿。

“喂,lisa,锦川回来了吗?”

童菡抱歉的看着林阳,然后专心听着那边的动静。

“是!川少已经回来了。”

“那锦川是给我打过电话吗?”确定戚锦川回家,童菡悬着的心放下。

“是!之前的电话是川少打的,只是不知为什么。接通之后,川少很生气的挂断了。”lisa想起戚锦川暴戾的样子,心中发憷。

童菡敛眸微笑,看来那通电话还真的是锦川打来的。只是,为什么又突然挂断呢?

“那lisa你忙,先挂了,再见!”

将手机窝在手心,颓丧的耷拉着脑袋。没有及时接到他的电话,应该是生气了吧?抬眸看着林阳,甜甜一笑。

“阳哥哥,你之前要说什么?”

刚刚lisa接通的太快,她都没来得及听林阳说话。

看着童菡一脸无辜的样子,林阳心中的怨气烟消云散。抬手宠溺的将她的头发揉乱,收敛好自己的神情。

“没事儿,我就是想说,一会儿还要查房,你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从他的魔爪下逃脱,童菡呼出一口气。头发凌乱的披在一旁,挡住了视线,看不真切他的脸。

“好!那你快去忙吧!再见!”

从病房出来,林阳嘴角的笑意冷却。握着扶手微微颤抖,差点儿,他就要将自己的真实情感曝光在她的面前。

指尖还残留着她发丝的触感,让他沉溺其中。幸好,它遮住了她的眼睛。

“林医生,你今天不是调休了吗?怎么还在医院?”护士长抱着一堆病例,不明所以的看着林阳。

刹那之间,林阳收起眼底的情绪。转身对上护士长的目光,彬彬有礼,却带着一丝疏远。

“有些不放心病人,就回来了。”

期期艾艾的看着林阳,护士长一脸的赞赏。她在医院待了这么久,哪里见过这么负责的医生。

“现在像林医生这样尽职尽责的医生真是太少见了,那你赶快忙吧!我就不打扰了。”

林阳望了眼床上的人,目光眷恋缠绵。抬脚离开病房,手中握着冰冷刺骨的听诊器。若不是为了她,他又何苦要压抑自己。

童菡看着点滴一滴一滴落下,耳朵里嗡嗡叫着,却也没有之前那么痛。只期盼着能够快点儿滴完然后回家,电话的事,她觉得还是说清楚一点儿比较好。

好不容易滴完点滴,也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童菡走出医院,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出目的地,就兀自闭眼养神。

而戚锦川本身累得要命,躺在床上却丝毫没有睡意。心心念念的都是那通电话,让他很是火大。

而且,都已经过去了将近五个小时,她竟然都没有回一个电话。这让他很是颓丧和生气,她到底在想什么?

站在别墅门口,童菡紧紧抓着衣服的下摆,忐忑向里面张望。

“到底要不要解释呢?”

嘴中嘟囔着这句话,对于那个电话耿耿于怀。她也有给锦川回电话,只是关机了。

走进别墅,正对上从楼下走来的戚锦川。童菡纠结了半天的话题又重新回到脑海,静默垂首站在一旁。

“锦川,你回来了。那个,我……”

戚锦川面色清冷的走到沙发出,优雅坐下。全程忽略门口的童菡,就像是没有她这个人一般。

童菡手死死绞在一起,告诫自己要争气,不能让眼泪落下。明明她就没有错,为什么现在搞得好像是她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呢?

而且,要说质问的话,也应该是由她来吧?一夜未归,他难道不应该给一个解释吗?

看着戚锦川依旧冷面的坐在那里,童菡不禁气结。站定在他面前,与他对视。将解释的事情放在一旁,纠结着他昨晚不归的原因。

“在公司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