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求救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8:54 字数:2214 阅读进度:205/764

童菡接到司曼琪的电话有些诧异,因着锦川今晚加班,她特意等到了现在。却没想到没有等到他回来,竟然等到了她的电话。

面色不豫的只接挂断,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牵扯。

司曼琪听到那边挂断的声音,面色扭曲的瞪着屏幕,很想把手机砸了。深吸一口气,缓和情绪。

敢挂她的电话,真是岂有此理!她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给她甩脸子!

但是现在她也只能向她求救了,电话簿里,最有希望救她的人就是童菡。点了下号码,重新拨通。响了很久,那边才不耐的接通。

“喂!”

“喂!是我!司曼琪。”听到那边的声音,司曼琪有些激动。她现在是唯一有可能会帮助自己的人,她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童菡握着手机的力道收紧,呼吸有些紊乱,却竭力克制,不让她听出来。潜意识里,不想让她看扁自己。

那边良久的沉默,让司曼琪有些心慌。双手抱着电话,几乎就要壳子捏碎。

“童菡,你说话啊!你还在不在?”

童菡回神,眼帘一闪。她的语气太过激烈,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只是,她的事情与她无关,也没有兴趣。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

“别挂!”司曼琪急忙阻拦她,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

“你听我说,你现在马上带一身衣服来找我!”

轻嗤一声,痛觉得很是可笑。她们之间都已经闹成这个样子了,她究竟是怀着什么心情还指望着她会听她的?

“司曼琪,我有什么义务要听你的话?还是在你的心中,到底是什么心性,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竟然还傻乎乎任由你指使?”

听着童菡的话,司曼琪的心中七上八下。虽然她将姿态摆的很高,但毕竟是有求于人,气势再足,心态上总会弱一些。

“童菡!我现在可是为了锦川才应酬的,现在遇上了宁雅才遭到她的报复,你当真不肯过来吗?”

童菡心中一沉,有些雀跃。但在她的身上吃过亏,也就不敢轻易相信她了。

“我困了,再见!”

“是锦川把宁雅害成这样的,你以为我现在变成这样是为了谁?这可是一个大单子,对锦川的事业很有帮助,你难道真的不肯过来给我送衣服,然后再继续为这个合约努力吗?”

司曼琪语气里的紧张已经掩藏不了,但还是镇定的说着。光洁的身子在空气中,泛着寒意,她不想再忍受这种屈辱感了。

在这里待一秒对她来说都是危险的,何况还有一个宁雅在,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返回来又做出什么事情。

“你不是一直都想帮锦川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难道不想把握住吗?”

童菡握着手机,心跳加速。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但对方是司曼琪,这让她很是煎熬。

另一边,长久的沉默让司曼琪几乎抓狂。恨不得将手机扔在地上,却生生忍住。就在她临近爆发的边缘,童菡终于开口了。

“你在哪里,把地址发给我!”

司曼琪将夜店地址发给童菡,双手环着膝盖,紧紧的蜷缩在一起。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防止童菡去而复返,再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而童菡挂断电话之后,看着那条短信,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这谈生意的话,会有谁安排在夜店那种地方?

童菡在心中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回房收拾了一身衣服,胡乱塞进包里,就出门了。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冒险,唯独有关锦川的事情不可以!

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就匆忙赶向夜店去了。握着包包的手用力收紧,掌心沁出浅浅的汗水。

这一把,希望她能够赌赢!

站在夜店的门口,童菡心中一阵忐忑。这只看外面那眼花缭乱的霓虹就让她心惊胆战,里面一定更加靡乱吧!

翻出手机,拨通了锦川的号码。有些事,她还是要确认一下比较好!毕竟司曼琪的人品,她确实不敢恭维。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打了几遍都是这种结果,童菡丧气的耷拉着脑袋。还是乖乖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这才缓步走了进去。

按着司曼琪的短信,来到六楼的卫生间。童菡探进半个身子,疑惑的张望着。却没有看到她的踪影,难不成又被耍了吗?

“司曼琪,你在哪里?”

蜷缩在马桶上的司曼琪,僵硬的动了动。抬手将门打开,露出脑袋,就看到童菡手中抱着一个包,正在左右张望着。

“我在这里,你把衣服先给我!”

童菡一脸震惊的看着司曼琪,这电话里她也没有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看到她那副狼狈样子,很是震撼。

“你到底怎么了?”

没有理会童菡的问话,司曼琪手脚利落的穿上衣服。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她都要冷死了。忙碌了一会儿,她才走出来。

站在镜子前,脸上的妆容已经花掉了,抽出纸巾,将脸洗干净,才慢条斯理的看着童菡。

“还不是宁雅那个贱人!为了阻止我谈成合同,就把我的衣服给扒光了。如果再让我遇到她,一定饶不了她!”

想到她刚刚狼狈不堪的样子,司曼琪就怒火中烧。这口气,她一定要好好的跳回来才是!

童菡眼帘闪烁一下,没有说话。宁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多少她也知道一点儿!没想到,宁雅现在恨上锦川了,不知道她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情。

“那宁雅她离开了吗?现在在哪里?”

司曼琪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转眸看着童菡担忧的样子,嘴角微勾。

“你放心吧!她已经走了,至于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转身对着童菡,幽幽望着她,神情意味不明,却隐隐让人心中发毛。

“对了,你现在既然来了,是不是要和我一起去谈合同呢?”

“什么?”童菡眼神迷茫,有些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