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思念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07 字数:2201 阅读进度:229/764

戚锦川面色不豫的看着司曼琪,眸色意味不明。垂眸,收敛心神,转身慢悠悠的坐在沙发上。

他现在的心思全部都在童菡的身上,脑海中一直回放着刚才的情形。指尖轻轻点着膝盖,望着地面。

“lisa,半小时后再让他们进来!”

“是!”垂首敛眸轻声应着,lisa快步离开远离大厅。眼眸瞟了眼司曼琪发青的脸色,忍着心中的快意,匆忙离去。

“锦川,你到底怎么了?”

司曼琪皱眉,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缓步来到他的面前。手攥着裙子的边角,努力克制着心中的不满。

她也清楚锦川的耐性很少,自然不会逼迫的太紧。今天早上搬进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等待着他的爆发。

对上她的目光,戚锦川心中不耐。面色罩着一层寒意,终究对她狠不下心。每每对上她这种目光,心中的愧疚涌上心头,哽在心口。

“在采访之前,我想我们之间有必要先谈一谈了。”

从善如流的坐在他的身边,司曼琪眼角含笑望着戚锦川。身子完全放松的靠在一旁,神情满不在乎。

她倒是巴不得锦川会将心思放在她的身上,这样她也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他也是爱自己的。

“正好!我们前段时间都在忙碌,也没有机会好好谈谈。既然今天你提出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聊聊吧!”

戚锦川眉心微不可闻的皱了下眉头,深吸一口气,抬眸看着她含笑的眼眸。

“曼琪,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些奇怪!”

“我觉得挺好的,毕竟我们现在新婚燕尔的,这样的状态很正常!”

司曼琪轻声说着,眼睛微微呆滞,随机恍然大悟的笑了一笑。瘫在沙发上,掩着嘴角,笑不可竭的看着他。

“锦川,我觉得你真的想多了。我们之间的契约婚约一直都是作数的,这点你放心,永远不会改变的。

只是,你也要为我想想。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新婚就分隔两地。宜丰之前因为你的绯闻,也遭到了一些重创,我也想借着这件事好好挽回一下!希望你能够理解!”

幽幽望着司曼琪坦然的神色,戚锦川面色沉静,墨色的眸子里风起云涌,让人看不真切。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即便像他这样感情迟钝的人,也察觉了一些不对劲。

尤其是她之前还曾经三翻四次的表白,都是他心中的一道坎,一直迈不过去。他也尽量去忽略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也尽力避免那些尴尬的情节。

但对着婚礼的结束,心中的结越来越大,让他不得不正面对待这个问题了。

“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是现在是在别墅,请你注意一些!我遵守约定,没有和童菡说这件事,她始终认为我们之间是真实的夫妻。

你以这样一幅女主人的姿态出现,她的心中难免会不平衡。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看着她沉默的样子,我会心疼,还请你做戏的话注意尺度,不要太过!”

司曼琪脸色微微发白,手用力握紧,指甲嵌进掌心。勉强的扬起唇角,望着茶几上反衬出来的他的倒影,眸色阴沉。

“锦川,我知道了。今后我会注意的,一定不会再让童菡误会的。”

短暂的谈话过后,记者一进到别墅之后,两个人一改严肃的神情,态度亲密的坐在沙发上,面对着诸位,恩爱甜蜜。

司曼琪全程笑盈盈的回答着问题,偶尔问到一些话题的时候,也会娇羞的与戚锦川对视一眼,才缓缓回答着问题。

相比较司曼琪甜蜜羞涩,戚锦川则是温文尔雅。与平日里的清冷截然不同,也很配合的再回答一些问题。

终于结束了磨人的采访时间,司曼琪脸部都僵硬了。伸手拍着脸颊,缓和着,垂头丧气的倒在沙发上。

“累死我了,感觉脸都不是自己的了。”

将领结松了松,戚锦川转眸看着司曼琪愁眉苦脸的样子,心念一动,抬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脸颊,神情专注。

童菡打开门就看到这幅画面,呼吸一滞,匆忙关上门。背靠再门板上,缓缓滑坐在地上,死死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晶莹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滴落在领口,然后消失不见。她感觉呼吸都要停滞了,每呼吸一下,都痛不可竭。

童菡,你为什么不能认清楚现实呢?他们都已经结婚了,你到底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手指摩挲着小腹,嘴角苦涩的上扬。为了孩子,她现在不能与司曼琪正面交锋。万一她突然发疯,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受伤的只能是她,她还不想要拿自己的孩子冒险。

司曼琪入住别墅的第一天,基本算是平静渡过。忙碌了一整天的佣人们,松口气,各自回去休息。

整栋别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仿若一座死城。戚锦川双手插兜站在窗边,望着漆黑的夜空,暗自沉思。

脑海中一直回想着童菡,没有一丝睡意。

“她,现在在做什么?”

呢喃着这句话,戚锦川突然有些好笑。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

而且,也越来越容易陷入这种不平衡的状态。总会情不自禁的会去想起童菡,想要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苦笑着叹口气,转身躺在偌大的床上。手指流连的摩挲着她曾经躺过的地方,依稀还残留着她的体温与气息。

闭上眼睛,带着对她的念想,缓缓进入梦乡。

日子一天天过去,司曼琪也没了初来乍到时的咄咄逼人,始终安分的待着。当然,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去公司工作,和童菡也见不到几面。

童菡坐在房间里,算着日子,琢磨着也应该去产检了。这几天,她一直都很注意饮食,尽量忍住干呕的冲动,就是怕被人看出来。

坐在镜子前,看着凹陷的脸颊,微微丧气。

“宝宝,你是不是生病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