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拿孩子撒气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16 字数:2280 阅读进度:243/764

医院的楼道里,一行人匆忙推着一个女人跑进来。周围的人全部都躲在一旁,为她行方便。

被人推着进来的,十有**是有关性命的大事。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在众人的配合下,司曼琪很快就被松紧急救室抢救了。

lisa站在手术室外,紧张的来回走着。她没有照顾好童小姐,现在又让司小姐出了事,她简直就要以死谢罪了。

另一边,戚锦川得知消息之后,慌忙离开公司。他清楚的知道孩子对曼琪的重要性,也明白他对她的愧疚会随着孩子的成长渐渐加深。

如果曼琪知道了孩子没了,她会不会崩溃?那样深爱孩子的她,此刻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一定很落寞无助吧?

想到这里,烦躁的按着喇叭,将油门踩到底。一路狂奔到医院,车子一停稳就冲了上去。

烦躁的将领结扯开,健步来到手术室外。抬眸看着亮着的手术灯,烦躁的对着墙壁砸了一拳。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lisa站在他的身边,弯腰将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抖了一下,搭在手臂上。神情迟疑了一下,垂首望着地面,有些犹豫。

“川少,这件事貌似和童小姐有关!”

戚锦川面色阴沉,手用力握成拳头。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眸,幽幽望着lisa。这件事怎么会扯到童菡身上,真是天大的笑话。

按着她的脾性,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只怕躲还来不及吧!

“你说什么?和童菡有关?”

“是的,当时屋子里只有童小姐和太太两个人在。然后突然一声尖叫,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太太一脸痛苦的躺在血泊中,童小姐则站在楼梯上手还伸在半空中。

太太还在像我们求救,童小姐没有任何反应。……”

“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戚锦川抬手打断lisa接下来的话,疲惫的靠在墙上,望着地面。

“曼琪进去多久了,医生怎么说?”

“太太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具体情况还没有出来。”lisa垂首,没有再提童菡的事情。她也不相信童小姐会做出这种事情,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也不好扭曲事实。

心情烦躁的拿出烟,放进口中。戚锦川吐出烟雾,整个人拢在白色的雾气中,让人看不真切他的神情。

“这件事不要再提了,等曼琪醒来之后,也不要再提!”

静默良久,lisa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响起。神情错愕的抬眸,深吸一口气,敛眸。

“是!川少!”

两个人安静的站在手术室外,望着亮着的灯,心情复杂。戚锦川斜靠在墙上,领带松垮的挂在脖子上,头微微垂着,让人看不到他的面部。

lisa则一脸沉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地面发呆。心中不自觉的有些担心童菡,发生了这么的事情,不知道她现在的心中会有什么想法。

别墅里,童菡坐在客厅。视线落在一旁还没来得及打扫的血迹,心情复杂。手死死绞在一起,有些担心司曼琪,也仅仅是她的孩子。

纵使她们之间恩怨再深,可孩子是无辜的,她怎么能将他们扯进来呢?上一次是她的孩子,这次她竟然会牺牲自己的孩子,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临摔倒时的眼眸历历在目,看不到一点儿伤痛,却有一丝释然。当时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那样子?

久思不得其解,童菡也懒得去费心思猜测了。今天的情景太过胆战心惊了,让她不自觉陷入之前痛苦的会议。

瞟了眼一旁的时钟,起身回房了。手轻抚着小腹,仿若安慰般。

“宝宝,放心吧!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放心!”

医院里,戚锦川坐在病床前,看着司曼琪苍白的脸色,心中很是愧疚。抬手轻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抚平,擦拭着她额上的汗水。

“曼琪,你怎么了?”

此时的司曼琪神色慌张,眉心紧蹙,明显是陷入了噩梦。头不安的摆动着,拼命想要摆脱掉梦中的一切。

“走开!不要过来,救命啊!”

司曼琪坐在地上疯狂喊叫着,手用力挥舞,不让他们靠近自己。漆黑的夜色,寂静无人的废弃工厂,李彪等人贪婪恶心的嘴脸,让她很是恶心。

手被人紧紧牵住,挣扎不掉,窒息的绝望感紧紧包裹着,嗓子已经哭得发干,疼的不能自己。

“曼琪,快醒醒!醒醒!”

低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司曼琪细细辨认。是谁?来救她的人吗?不论是谁,麻烦赶紧进来,带她走吧!

用力挣扎着,缓缓睁开眼睛。刺鼻的消毒水充斥整个鼻腔,司曼琪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神情呆滞。

“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看到她醒来,戚锦川握着她的手用力收紧,浅浅呼出一口气。

她一直在做着噩梦,看她拼命挣扎摆脱的样子,心中很是担心。一向强势果断的她,怎么会有那种强烈不安的情绪?莫不是,她梦到的是童菡推她下楼的画面?

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一下,司曼琪从梦中醒来。深深吸口气,紊乱的情绪有所缓解。是了,她现在在医院,不是在那座废弃的工厂。

为了能够干净处理掉孩子,她将整件事赖给童菡了。

“孩子,我的孩子!”短暂的记忆回笼,司曼琪哭得撕心裂肺。手用力抓着被子,青筋暴起。

“童菡,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恨得明明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啊!”

戚锦川眉心微不可见的一蹙,上前用力抓着她的肩膀。她身子虚弱,经不起这么折腾。况且,他从头到尾,都不认为童菡会做出这种事。

但曼琪从楼上滑落是事实,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才对。

“曼琪,你冷静点儿!你现在不宜太过激动,对身子不好!”

神情激动的挣脱开他的桎梏,司曼琪坐在病床上,面色憔悴。身上凌厉的气场消失,瞬间变成柔弱的小女人,让人怜惜。

“我孩子都没有了,你让我怎么冷静?童菡,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即便再嫉妒,她也不能拿孩子撒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