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准妈妈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23 字数:2229 阅读进度:255/764

两人相对无言,交谈无果。戚锦川幽深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幽幽离开。

童菡望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不见,隐忍良久的眼泪终于落下来。温热的触感浸湿她的衣衫,带走了她的温度。

心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刺耳,死死咬着唇角,不让自己的啜泣声太大。默默哭泣的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

只是,对于习惯了爱他的这件事,她不知道该如何戒掉。都说吸毒的人很难戒掉,那她的情毒呢?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阵阵,仿佛刚才两个正在争吵的人一般,热闹非凡,剑拔弩张。

“妈,这究竟是为什么?”

无声的询问出这句话,她仿佛看到母亲一张一合的嘴巴,而她却听不到任何一点儿声音。那个时候,母亲究竟说的是什么?

抱着膝盖,保持靠墙而坐的姿势发呆一夜。等到东方天际渐白,童菡才动了下睫毛,动作迟缓的起身。

脚下一软,差点儿就要跌倒在地上。手死死撑在地上,才让自己没有摔倒。她现在肚里里怀着宝宝,千万不能摔倒!

特意避开戚锦川的作息时间,童菡收拾完毕,拉开门,瞟了眼门外的情况,才小心翼翼的走出来。

“童小姐,你早上没有用餐,现在需要我去准备吗?”

lisa突然出现在童菡的身后,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不清楚为何两人昨晚剑拔弩张,但她还是觉得有必要多注意一下童菡才对!

家里最近事故太多了,作为管家,她一定要格外小心才是!

童菡心中一紧,回头看着lisa的神情,唇角微扬。抬手摸了下耳朵,轻声说着:

“不用了,我觉得耳朵有些痛,想去医院找阳……林医生看一下!”

“那需要我去准备车吗?”听到她耳朵不舒服,lisa很是紧张。司曼琪还没有出院,童菡可不能再进去了。

川少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治疗她的耳朵,可不能半途而废了才是!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吧!司机接送,感觉怪怪的,不用麻烦了。”

童菡急忙挥手示意她不要去,心中下意识的抵触他们知道自己的行踪。总感觉是在被人监视,很不不习惯。

从别墅中走出来之后,向后瞟了眼,看到没有人跟上来,才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离开。握着手机的手紧张收紧,她现在脑子中乱糟糟的。

整晚没有睡觉,都快要成为一锅粥了。反复思量之后,她能够想到的人就只有林阳了。这么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已经对他依赖至深。

而另一边,顾司皓坐在夜店里,手中执一杯红酒,正悠闲的品尝着。把玩着手机,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想不到童菡知道这件事之后,竟然这么平静,还有心思去医院。看来,那个林阳对她的意义不一般呢!

“医院……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少主,我们还需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静吗?”男人敛眸站在一旁,恭敬开口询问。他们这几天一直都守在别墅外,密切注视着童菡的动静,也不知道少主要做什么。

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顾司皓懒洋洋的抬眸打量着面前的男人。长得很是斯文,一点儿也没有痞子应该有的气质。

唇角玩味的上扬,幽深漆黑的眼眸仿佛一面镜子,能够映衬出人的内心。

“当然,我们可是要好充分的准备才可以!顾家和戚家,一山不容二虎!”

男人敛眸,没有丝毫反抗。“是!”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顾司皓呡了一口酒,淡淡问着。

男人眼眸闪烁一下,神情微微有些呆滞。这是少主回国以来,第一次用这种,可谓是温和的语气来和他说话,这是肯定了他的办事能力了吗?

“余文!”

这边,童菡已经到达医院。自包里拿出钱,递给司机。抬眸,不经意间瞟见后视镜中有一辆车子缓缓跟着她,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心中微微一惊,敛眸,将眼底的讶异掩藏好。神色如常的经过零钱,下车,缓步走进医院。透过玻璃,看到那辆车子稳稳停在一旁,没有任何动静。

伸手捂着胸口,缓缓心神。也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人的真实目的,只想着快点儿离开这里,马上见到阳哥哥。

因为慌乱她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身上,胡乱弯腰道歉,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纠结谁对谁错。

“对不起!对不起!”

随口道着歉,也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就想要慌忙离开。

林阳眉心紧蹙,伸手拉住童菡的手腕。张望着她的身后,想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般慌乱。

“童童?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熟悉的声音让她神经有所缓和,童菡抬眸看着林阳的面容,大口喘着气。手死死抓着他的手臂,仿佛救命稻草一般。

“阳哥哥,有人跟踪我!”

林阳神色瞬间冷凝你,仿如六月飞雪一般,失了温度。凌厉的寒眸向后张望,眼底上过一丝暗光。

“什么跟踪?”

错愕的看着林阳,童菡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这样的林阳是她不曾见过的,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感觉到心狠狠被人用力攥了一下,很不是滋味。阳光乐观的阳哥哥,怎么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没……,我想说最近没有来检查,才有些心急。毕竟你也知道,我很重视这个孩子的嘛!”

敛眸,眼底的诧异消失。因为害怕略显苍白的脸颊有所缓和,却仍旧有些后怕。如果是戚锦川的话,也不像是他的作风。

而且lisa今天也没有刻意打听她的行踪,那跟踪她的人到底是谁?

林阳暗叹,有些自责。只要牵扯到她的事情,就会克制不住心底暴戾的一面。垂眸之间,他已完美隐藏好,将这篇翻过去。

至于跟踪的事情,他今后可以去查,也不一定要此刻逼着她说实话。

“你呀!明明都是准妈妈了,做事却总是这般毛毛躁躁的,真是让人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