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想笑就笑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26 字数:2199 阅读进度:261/764

抬眸与他对视,童菡的心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即便已经对他失望透顶,却每次仍旧抵挡不了他的每一次软化。

“好!”

思索良久,终于轻轻说出这句话。对于他的想法,始终琢磨不定,她已经疲惫不堪,不想去和他理论,也不想继续挣扎。

戚锦川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却仍旧没有说出一句话。她心中的顾忌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多少还是能够猜到一点儿的。

但是他不想逼迫她,想要等到她自己想通,然后开口。到时候,他一定会一字不落的坦白,不让她失望的。

“我等你!”

轻不可闻的说出这句话,他疲惫的闭上眼睛,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却有一些无可言喻的安心。

静谧的病房中,渐渐浮现起他沉稳的呼吸声。童菡坐在病床前,眉心紧皱,望着他的侧颜,目光幽深静谧。

她不想要再陷进去,但每次都是这般身不由己。手被他的大掌紧紧包裹,有些濡湿,却舍不得放开。

贪恋的目光流连在他的精致的五官上,指尖隔着一厘米的距离,缓缓划过他的眉毛,鼻子,嘴唇。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以为戚锦川住院的事情,童菡暂时放弃了逃离的念头,只一心在医院照顾着他。这个小小的病房到成为了两人特有的相处地点,浸带着一丝甜蜜,让他们暂时忘却了之前的种种不愉快。

童菡站在厨房里,轻轻搅拌着鸡汤。嗅着它浓烈的味道,心情有些沉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将这篇翻了过去,她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应对。

前一刻还在纠结这件事的处理方法,可转眼间他竟然出了车祸,还那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啊!”的一声尖叫,童菡手中的勺子应声而落。看着手腕上被烫红的一大片,无奈的叹口气。

轻轻摇头,弯腰将勺子捡起来,放到水龙头下冲了一下,放置在一旁。望着手腕上的红色,微微出神。

“童菡,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戚锦川人都已经躺进医院了,这不正是好时机离开吗?你究竟是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打电话给阳哥哥,告诉他自己可以离开了吗?

可是只要想到那个人的身体还没有康复,她就始终放心不下。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将鸡汤装进保温煲中。

去医院的路上,童菡一直在锲而不舍的在找原因。想来想去,他们之间的心结在于那个死去的孩子。

对于司曼琪,她终是恨了,不愿意让就这样轻易放弃认输。即便她和戚锦川之间真的不存在任何可能性了,也应该要由她来结束,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

“只要让锦川知道司曼琪的真实面貌就好了,她那么喜欢锦川,让他们不能在一起,也算是给我的孩子报仇了。”

仿佛是怕自己不相信一般,童菡情深嘟囔着,尽量说服自己,哪怕这个借口不足为道,却是她唯一一个能够说服她的理由。

孩子的事情就是她心头上的一根刺,她将永生难忘。那种剥离灵魂的痛苦,让她浑身颤抖。

拿着保温煲来到医院,推门进去。戚锦川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病床上,一脸浅笑的看着她,带着一丝宠溺。

一身病服的他,失了往日清冷淡漠,多了丝温和,越发衬托的他仿若翩翩公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他这幅样子吧?

童菡嘴角微扬,扶着他,在他的身后垫了一个枕头。倒了一碗鸡汤,响起弥散在整个病房中,充斥着房间每一个角落。

“先喝点儿鸡汤吧!”

目光落在那碗汤上,戚锦川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却还是温和的点点头。这几天童菡为了能够让他尽快好起来,一直坚持为他炖汤喝。

但是一连几天,只喝鸡汤,他也是会吐得。但看着她的盈盈目光,还是不忍心拒绝。轻轻呡了一口鸡汤,有些反胃,艰难的咽下去,嘴角噙着抹浅浅的笑容,望着她的眼睛。

随手讲碗放在一旁呢,眼眸微微闪烁,修长的睫毛很是漂亮,像一只翩然的蝴蝶一般。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

童菡将目光落在他的腿上,虽然已经拆了石膏,但如果出去走走的话,是不是会有些问题呢?

“可是,你的腿……”

戚锦川握着她的手,身子微微向前靠近她。眼眸神情对望,很是诚恳。

“放心!我已经没事儿了,只不过是医生大惊小怪罢了。”

犹豫的看着他的腿,童菡心中很是挣扎。如果出去走走的话,也是对身体比较好的。他已经在床上呆了这么久了,也应该出去走走了。

“我问过医生了,可以进行短距离的运动,不要担心了。”

听到他的这句话,童菡很是为难的点点头。出去找了一个轮椅,推进来,看着戚锦川,嘴角带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来,我带你去散步!”

戚锦川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随机很快就恢复正常。视线落在那个轮椅上,眉毛轻轻山岗。

他绝对是不会做轮椅的,这是原则问题。

“不要!”

坚决的不容商量的说出自己的答案,他的脸色已经可以用黑来形容了。

医院的走廊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生正推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缓步行进着。但由于这里是医院,到也不显得突兀,但还是不免有人投来担忧的目光。

毕竟男人的相貌清俊,属于自带光环的人,一路上还是有好多人偷偷瞟着。

童菡垂首,将眼中的笑意掩藏。这样子憋屈的被人围观,他一定是第一次吧?不过看着他别扭的神色,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笑。

手死死抓着轮椅,身子微微发颤。虽然不能笑出声,但默默的笑笑总是应该可以的吧?只要前面的人没有发现,她怎么样都是可以的吧?

“想笑就笑吧!总是憋着的话,对身体不好!还有,下不为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