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喝醉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45 字数:2257 阅读进度:289/764

童菡神色苍白的看着霍总,有些哑然。(品#书¥网)!这人难道是听不懂汉语吗?又或者是理解能力出现了一些问题,否则,怎么会说出这句话来。

“霍总,……”

“想来霍总是误会了,我们公司是从来没有这些行业的潜规则一说的。至于童小姐,她是我的私人助理,像阿里霍总喝高了,才会有些口不择言,这次我就当做没有听过。

当然了,如果下次我们合作的时候再听到一些不好的言论,我想我们就没有再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清冷的声音盖过童菡软软糯糯的声音,身子一歪,被人拉离了了霍总的势力范围。鼻翼间充斥着淡淡的薄荷清香,让她发昏的脑子瞬间清明不少。

顾司皓眼睛危险的眯起,周身萦绕着危险的气息。嘴角习惯性勾起,却处处透着一丝诡异。

霍总后背一阵发麻,酒清醒了不好啊。眼眸在童菡与顾司皓之间打转,了然的笑了笑。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对着童菡举起。

“童小姐,真是对不住!我喝高了,可能有些失态,还请你不要见怪。我敬你一杯,希望你不要在意这件事,咱们就此翻篇!”

望着那杯白酒,童菡的手紧张的摩挲着腹部。她现在怀孕,本身酒就伤身体,现在就更加不能够沾染半滴。

可是眼下的情形,貌似她不喝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却有人比她先一步结果酒杯。顾司皓神色慵懒的看着霍总,笑的越发妖娆夺目。

“实在不好意思!她不能喝酒,这杯酒我代劳了,先干为敬!”

言罢,抬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动作连贯,没有丝毫停顿。

看到他这般维和童菡,霍总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水,随机露出狡黠的笑容。他就说嘛!两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周身围绕着奇特的气息,他还在纳闷来着,现在终于想通了。

“顾总,真是海量,我在这里也预祝你能够得偿所愿!”

眼底闪过一丝厌恶,顾司皓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算是给他一个面子。

“霍总说笑了。”

童菡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句的样子,心中很是疑惑。今晚他们是来谈生意的吧?为什么总说这种高深莫测的话语,让她犯困呢?

霍总眼神幽幽望着童菡,举起九百放到她的面前。仿佛和她杠上了一般,总是不停的敬酒。

“童小姐,今晚你一杯酒都没有喝,不如给我一个面子,就陪我喝一杯如何?”

“我代她喝就好!”酒杯依旧被人接过,顾司皓敛眸望着杯中的白酒,神色不变的一饮而尽。

童菡神色复杂的看着顾司皓,如果替她档上一两次的酒,算是绅士风度的话,那么如果是十几杯呢?

他动作连贯的扬头干掉杯中的酒,精致妖娆的脸庞出现淡淡的红晕,为他添了几丝媚态,耀眼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顾总,真是好酒量啊!”

霍总贪婪的目光落在顾司皓的身上,眼神幽暗一片。该死!原本就长得妖娆,现下就更加诱人了。

童菡眉心紧紧蹙起,身子向前,微微挡住了霍总的目光。心中渐渐有些不悦,她平生最是讨厌这种人,连着两次不好的经历,让她对于这种人的印象越发的差劲。

“霍总,我们顾总喝醉了,不如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我们还没有喝尽兴,怎么能够离开呢?”霍总不悦的看着童菡,对于她几次三番拂了自己的兴致而感到恼怒。

顾司皓虽然是个男人,却有着比女人还美丽的面孔,他都没有欣赏够,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离开呢?

原本温和的脸色瞬间冷凝,童菡撤下柔弱的外表,高深莫测的看着霍总。如果这时候陆厉行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异常惊讶的。

因为她生气发怒的样子,和戚锦川简直如出一撤,难不成真的是长久浸染在戚锦川的余威之下,不免学了几招?

“霍总,做人做事要适可而止!我们公司又不是非你不可,还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

虽然不清楚顾司皓到底是什么人,但仅凭他周身矜贵的气场,她能够判断出非富即贵。所以她说出的话,自然有些不客气!

霍总的酒这下彻底清醒了,望着童菡的目光隐忍深晦。即便之前从来不曾见过顾司皓,也从来没有听过,但心底对于他还是有些敬畏的。

但年戚家与顾家对立而战的事情,轰动全城。只是不知为何,顾家举家搬迁,从此没了音讯。但能够与戚家对立的人,势力又岂能一般?

想到这里,他额头上的汗水就越发的浓密了。都怪他喝了几杯酒,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么低级的错误竟然也会犯。

“童小姐不要见怪!我也只不过是觉得合同方面还有些事情要谈,顾总每天这么忙,索性一次性谈完,也省的麻烦不是?”

童菡睨着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的霍总,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明明就是他自己心怀不轨,还说的这般冠冕堂皇,真的是让人气愤。

深吸一口气,神色淡漠的看着霍总。手中小心翼翼的扶着顾司皓,微微颔首。

“霍总这般重视和我公司之间的合作,我想顾总一定会抽时间再和你洽谈详细内容的,天色不早了,就到这里好了,我们先告辞了。”

强装镇定的走出包厢,童菡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扶着顾司皓,缓步离开。直到现在她的心跳依旧不能够平复,那样的针锋相对,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好在,她看了不少宁雅和司曼琪凌厉的样子,即便不会,也总能学到几分,唬唬人也是可以的。

“顾总,你慢点儿,千万不要摔倒了啊!”

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顾司皓,童菡轻声嘟囔着。扶着他走路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摔倒了的话,只怕她也无能为力了。

顾司皓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放开童菡的肩膀。仿佛之前醉的倒在桌上的人不是他一般,笔挺的站在一旁,眼眸复杂的望着童菡。

“童小姐,你真的是让在下刮目相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