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何事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54 字数:2194 阅读进度:302/764

童菡气馁的挎着肩膀,坐在椅子上。(品#书……网)!垂眸,把玩着双手,心中懊恼的要命。她怎么就是学不聪明呢?好端端的事情,只要一经她的手,就会变得异常复杂,真的是够了。

“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了,还请各位不要见怪!”

“童小姐风趣幽默,我怎么会见怪呢?只是,童小姐能够在顾总身边担任专属秘书一职,想来也是巧言善辨的,怎的今晚却略微显得有些笨拙呢?”

听罢童菡的话,戚锦川轻轻扬起嘴角,墨色的眼眸悠悠望着她,仿佛是在嘲讽,又好似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童菡的脸色瞬间变白,眼眸闪烁的望着自己的手。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额头盗着细密的汗水。

下午的时候,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自己要加班熟悉工作,推却了他的邀请,不想晚上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他话里暗含的意思是这个吗?

所以说自己在他心中已经是那种狡猾的人了吗?想到这点儿,她就情不自禁的紧张,害怕他会这样想自己。

顾司皓看着两个人之间明显的暗涌,心中很是乐呵。但他今后留着童菡还是有些用处的,自然是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了。

敛眸,将眼中闪烁着的兴奋的光芒掩去,随手端起酒杯。

“如果童秘书说错了什么话,还请戚总不要见怪!这样,我敬你一杯,此事就算过去,我们也不再提及,如何?”

冷冷睨了眼顾司皓,戚锦川的手用力收紧。怒极反笑,阴鸷的脸庞出现清浅的笑意,确实诡异的很,但又让人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他懒洋洋的倚在一旁,没有丝毫要给面子的样子。面前的酒微微发颤,闪烁着殷红色的光芒,耀眼夺目。

“想来贵公司一向喜欢说笑,所以老总和下属都是段子手一般的存在!只是,可惜的是,我是生意人,最讲究的是成心,追求的是一丝不苟。你们这样的工作态度,真是令人堪忧!”

顾司皓轻笑,将手中的酒杯重新放下。双手放置在腿间,淡然的凝望着一脸平静的戚锦川。今天是他主动下的战帖,既然已经安排好了剧本,自然是认真看戏就好!

只有一些口头上的便宜,倒是不介意让人占上一占的。毕竟看戏都是需要掏钱的,他可是一向都很大方的啊!

“戚总批评的是,今后我们公司一定会严格改正这种工作作风的。你可以放心,等到我们有合作的那一天,必然会将事情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不敢当!”戚锦川轻飘飘的回了一句,眉毛微微上扬,带着浅浅的不屑。他现在的情绪处于暴走边缘,如果再任由他继续下去,只怕会当场发飙。

“我们的合作可说不定,顾总还是慎言的好。戚氏最注重的就是名誉,自然是不会说不负责的话,请你见谅!”

顾安安坐在一旁,脸笑的发僵。抬眸小心打量着自家总裁的脸色,已经不止应该用何种语言来形容了。

这绝对是生气了吧?看脸色那灿烂的笑容,真的是……太吓人了。

“不好意思顾总,是这样子,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一会儿戚总还有一个和国外的视频会议要开!

要不,今天就到这里,改天再约,你看好吗?”

“顾小姐严重了,今晚原本就没有多大的事,如果耽误了戚总的合作就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既然你们还有事,就赶快先走吧,千万不要误了才是!”

顾司皓起身,面色惶恐的看着顾安安,眼中闪烁着恶劣的光芒,却丝毫没有任何一点儿愧疚。

今晚出来就是看笑话的,自然是越乱越好看。但又不能表达的太过明显,否则就是他的不对了。

顾安安起身微微颔首,脸色带着得体的笑容。漆黑的眼睛中闪烁着冷静自持的光芒,丝毫没有任何的做作。

“那真的是太谢谢顾总了,我们就先告辞了,再见!”

戚锦川起身,淡淡望着顾司皓,缓缓吐出这两个字。随着第二个字落地,眼眸意味深长的落在童菡身上,随机马上离开。

“告辞!”

童菡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面前不做停留的离开,心中空落落的,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今天让他这么离开的话,后悔的也只能是她自己了。

想到这里,心中警铃大作。对着顾司皓鞠了一躬,面色有些焦急。

“顾总,既然戚总走了,那我的工作是不是就结束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匆忙说着这句话,一路小跑着去追寻戚锦川的脚步。她不能就这样让他离开,一定不可以!

“啊!”

小腹传来一阵熟悉的坠痛感,小跑的步伐渐渐平稳,瘫坐在地上。手死死捂着小腹,心中害怕的要命。

“真的是不应该跑那两步的,这下……可怎么是好呢?”

“小姐,您怎么了?是不舒服吗?需要我拨打急救电话,将您送过去吗?”酒店服务员看到她的样子,心中有几分了然。

每天九点的人流量那么大,如果把她送过去,是不是就会宣布救助无望?毕竟,路上堵车那么严重,真的是人胆战心惊。

坐在地上,深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有所缓和。在酒店服务员的帮助下,动作僵硬的起身,额头已经盗汗,浅浅的布在额头上。

“我没事儿,谢谢你!”

慌忙扔下这句话,就快步离去。只要她的工作快点儿,一定能够截住戚锦川,对今晚的事情做一个解释的。

看着不远处他笔挺的身影,童菡眼中闪过一阵欣喜。刚要跑过去,却生生顿住。手覆在小腹上,深吸一口气,尽量快的走过去。

刺眼的车灯划过,眼看着车子缓缓停下,她急忙喊出声。

“锦川!”

戚锦川的身子一僵,却还是停在了那里,久久没有动作。手用力握成拳,无奈叹口气,对她,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了吗?

“不知童小姐,还有什么事要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