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爱我了吗?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02:57 字数:2233 阅读进度:315/764

平静的面色出现一丝破碎,戚锦川幽暗深沉的眸子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却又很快隐秘不见。

“她等了我整整一夜吗?”

“是的,川少!今天我出门的时候,童小姐就已经坐在客厅了,想来也是在等着您的吧!”

司曼琪听着lisa的话,端着碗的手微微一抖,散落了一些滴在被单上。

“哎呀!都怪我怎么这般不小心,真的又要麻烦别人了。”

“没事儿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戚锦川眼疾手快的上前,握着她被烫红的手背,轻轻吹了吃。抬手直接按下按钮,虽然面积不大,却也不容小觑才是。

“lisa,你先去处理一下被子!”

司曼琪好笑的收回自己的手,幽幽的望着一脸的担忧的戚锦川,心虚波澜壮阔,不知应该如何形容。

“好了,你就不要大惊小怪了。我不过就是被烫了下,一会儿就没事了。”

虽然司曼琪竭力说没有事,但还是在戚锦川的坚持下用了有些药物。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被包扎完好的手背,默默的叹口气,同时心中泛起淡淡的甜蜜。

她就知道他还是在乎自己的,不过是受了一点儿小伤,就让他这般惊慌失措。他一定是愤不过当年是她提出的分手,所以才对自己若即若离的。

最最关键的还有童菡,她横在我们中间多少都是会造成一些困扰。再者,锦川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对她的不舍也实属正常。

但做人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她胆敢纠缠锦川的话,那就必须为之付出代价才可以!

“锦川,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你也知道那些陪护只能照顾人,但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那些,所以,你留下来好不好?”

对上她希翼的目光去,戚锦川无奈点头。于他早已习惯了对她的妥协,否则当年便不会被摔打那半惨烈,却还是做不到放手。

那时,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一一照做,没有一个不字,却只希望看到她的笑容。尤其是当她那样望着自己的时候,整个人都失去了主观意识,只是一味的纵容。

不自觉勾起以往的会议,戚锦川心中不免有些感叹。看来,人一旦形成某些习惯,一时半会儿还真的难以改变。

“川少,您今晚不回去是吗?”lisa眼帘微微颤动一下,却还是出口询问了一下。

“你先回去吧!”戚锦川挥手示意lisa离开,“对了,你告诉童菡不要等我了,我和她之间的事情稍后再谈吧!”

“是,川少!”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lisa微微颔首,将病房的门关好。轻叹一声,然后缓步离开。

罢了,她不过是一介佣人,有些事和话只要带到了就好了,也不能过多的去干涉雇主的事情。

司曼琪得意的望着门口的方向,对于锦川的回到,她自然是了然于心。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一点儿变化。

童菡那个贱人拿什么来和她争抢,真的是不自量力!

“锦川不回来了吗?”

童菡听到声音,急忙快步来到屋外。看着司机将车子挺好,望眼欲穿的望着蜿蜒的小路,多么希望能够再来一辆车子。

看着lisa下车,缓步走进,心中却仍旧有些不死心的询问着。

“是的,童小姐!”丽萨抱着保温煲,轻轻说着,心中多少有些不落忍。

失魂落魄的站在一旁,童菡的身子踉跄一下,摇摇晃晃的站稳身子。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一瞬间的时间就变成了没有灵魂的布偶娃娃般。

“好的,我知道了。”

短短一句话,她却仿佛在用尽全身的离去说出口的。深吸一口气,神色渐渐恢复平静,却仍旧难以掩藏住眼底的悲伤与绝望。

“lisa,锦川是在医院吗?”

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lisa有些为难的看着童菡。艰难的点着头,不忍心说话。明明心中清楚的和明镜儿似的,却还是要不死心的扑上去找寻一个答案,难道不觉得痛吗?

“是,太太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所以川少才会留下医院照顾她!”

知道lisa的字里行间带着几缕关心的意味,童菡嘴角苍白的上扬。起身,对lisa微微颔首。

“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那童小姐你好好休息,晚安!”

lisa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说话的语调也有些上扬。只要她的作息时间是正确的,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自从她来到这个家中,也算是从小就看着他们长大的,可是眼下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呢?

听到lisa不放心的叮嘱生,童菡也只是轻轻点着头。嘴角苍白的扬起一抹弧度,让人看了无端的心酸,却又充满了深深的无可奈何。

感情上的事情最是麻烦,从来都是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不可理喻,又无所适从,只能认命的接受这个事实。

童菡将门关上,与外界的世界隔离开来。身子沿着门板缓缓坐在了地上,双手环膝,头死死深埋其中。

身子一抽一搭的松动,和着浅浅的啜泣声,在这偌大的房间中越发的空灵凄婉。

门外,lisa贴着门挺了挺里面的动静。无奈的叹口气,缓步离去。

经过一夜的修整,童菡无精打采的站在镜子前,看着与自己对立的人,嘴角苦涩的上扬。

“童菡,明明知道结果的,为什么还是要傻傻的扑上去,最终粉身碎骨呢?”

指尖沿着镜中的自己的脸颊,缓缓移动,描绘着她的轮廓。尽量将眼底的淤青忽略,却仍旧不免心灰意冷。

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为什么昨晚她会承受不住的哭泣呢?疑惑的皱眉,手放在心口,感受着心脏微弱的跳动,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了些什么愚蠢的事情。

“已经习惯了不是吗?可是你为什么还能够感受到疼痛,仿佛就要死去一般?”

另一边,司曼琪侧躺在床上,双手蜷缩在胸前,死死咬着手指,隐忍的看着戚锦川。

“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