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开心吗?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04:23 字数:2185 阅读进度:352/764

童菡握着手机僵在原地,这样浓重的悲伤简单的透过声音就已经快要将她溺毙。眼泪不自觉的落下,心也沉浸在林阳莫名的悲痛中。

“阳哥哥,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好不好?”

“哈哈!哈哈!”

林阳扬着头,突然大笑起来。眼泪自眼角落下,隐匿在脖颈间,消失不见。身体因为大笑的缘故,而剧烈颤抖着。

自从那日戚锦川发疯一般冲进他的公寓,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站在门口,睨着他那副狼狈的样子,眉头轻微皱了一下,抬手拦住他的动作,神情淡漠。

“戚总怕是记糊涂了,这里是我的私人公寓,可不是你戚家的宅子!”

戚锦川眼中猩红一片,额头上青筋暴起,面目显得有些狰狞,阴狠的望着林阳,仿如下一刻就要冲上去与他厮杀一般。

“让开!”

听着他阴狠霸道的语气,林阳心中狠狠一震。认真的望着他脸上的神情,想要寻觅出一丝不寻常,但除却滔天的怒火,他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儿有用的价值。

“这里是我的家,我想让是进来就让谁进来,还轮不到戚总您来指手画脚!”

戚锦川阴狠狠的瞪着林阳戏谑的脸庞,胸口剧烈起伏着。抬手用力推开他,力道大的吓人。穿过客厅,直奔着主卧而去,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寻觅的那个人影。

被他猝不及防间大力推到门板上,林阳的胳膊瞬间红了一大片。原本心中就对他颇有微词,这下心中的火气被撩拨起来,说话自然也不客气了。

“戚锦川,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了。虽然我家族的势力再国外,但在国内你的势力也没有真的大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

气急败坏的走进卧室,手中挽着袖口,一幅要找人打架的仗势,却在看到戚锦川的那一刻,莫名熄了火。

林阳看着戚锦川坐在地上,头颓废的低垂着,仿若是一个残破不堪的洋娃娃一样,空洞,没有生气。

眼眸闪过一丝暗光,硬生生止住脚步,双手环胸,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大半夜冲进来发疯的人。

“戚锦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手指轻微的扯动一下,戚锦川缓缓抬起头,身上的衣服晕着淡淡的血色,周身萦绕着一丝血腥味,挥之不去!

“童菡呢?你把她还给我!”

林阳瞬间没了看笑话的心思,脸色垮下来,疾步冲到他的面前,手用力攥着他的领口,眼神凶狠的望着他。

“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手中忘不掉他说过的话,发疯一般在大街上寻找童菡的身影,直到自顾自的颓废,饮酒麻痹自己的神经。

“阳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童菡听着那边几近癫狂的笑声,心中一阵发紧。阳哥哥从来都不曾这样效果,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童菡焦急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到现实,林阳抬手摸着湿润的脸庞,苦笑。那样子的经历原来质押响起,就是他永生的噩梦。

不过,还好!童菡还活着,他的童童这不是来联系他了吗?

“我没事儿啊!我现在感觉自己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你知道童菡,这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刻,你知道吗?”

童菡焦急的在阳台上走着,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一些。阳哥哥那样子笑着,揪得她心生疼,让她害怕。

“阳哥哥,你究竟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林阳吹头苦笑一声,抬手胡乱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轻轻笑了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林阳竟然也会这般患得患失了吗?

原本以为已经可以自如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今天却在最在意的人的面前这样狼狈,还真的是可笑之极!

“童童,你放心吧!我现在很好,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呢?你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童菡深深吐出一口气,后怕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还好阳哥哥没有出什么事情,否则听到他刚才那般的笑声,还真的是好害怕啊!

“阳哥哥,对不起,这么久没有联系你,都是我的不好!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傻丫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疼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林阳在心中将这句话补齐,嘴角苦涩的上扬着。

每次对着童菡的眼睛,他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将心底的话说出来,却又生生忍住。害怕冲动说出自己的心意,只会让她更加想要逃离自己。

童菡心中松了一口气,没了那块大石头压着,瞬间感觉舒服了不少。如果说这个世上,她还对谁心有余悸的话,那就只有林阳了。

一心一意为她打算的阳哥哥,也永远都是她的大哥哥,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她在意他心中的想法,也害怕他会疏远自己。

“那就好,我还以为阳哥哥你生气了,不想理我呢!”

林阳低眉浅笑,她语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也许她自己都不曾在意,但他却清楚的记得的。

他的傻丫头,自小就一直照顾她,依赖他也纯粹是出于本性,与情爱无关。可也正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儿,他才会更加觉得可悲了。

“怎么可能会不想理你,一整天不要胡思乱想了。对了,你快点儿告诉我,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

林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线,不过分暴露自己的情绪。虽然心中现在都已经快要炸开,但他必须要始终保持自己的温润。

太过锋利浓烈的情绪都会让敏感的她察觉到一丝异样,他还不想成为她的困扰。

“公司组织去旅游了,因为决定的有些匆忙,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阳哥哥,你千万不要生气!”

童菡抬手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无意间转身,正对上顾司皓端着药碗走进来,随机心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是吗?那玩得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