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昏迷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7:59 字数:2204 阅读进度:467/764

被点名可不是一件好事,顾安安在心中为自己哀叹一声,却依旧上前一步,脑子飞速运转,想要再最短时间内找出一个最佳方案。

“戚总可能是急火攻心,再加上这些天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吐血昏倒的。不顾夫人您不必担心,刚刚医生已经检查过了,戚总的身体没有大碍,只要好好调养就可以了。”

听着如此官方的回答,司曼琪不悦的皱眉。手用力握拳,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睁开眼睛,幽幽望着顾安安,神情很是恐怖。

“顾秘书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骗,所以说来说去也不知过是在兜圈子,实际上一句真话都没有?”

脚下移动,缓缓逼近顾安安,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又或者说,顾秘书需要我的一些提点,才能够说真话?”

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顾安安后背一阵发麻。可能是因为司曼琪现在的身体偏瘦,整个脸颊凹陷进去,偏偏眼角乌青一片,配合着皮笑肉不笑的脸,看着很是渗人。

“夫人想知道什么,还请您明示,没有必要这样步步紧逼!”

“锦川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憔悴?”

司曼琪眼眸轻轻扫过顾安安波澜不惊的脸,心中一阵憋屈。有时候,她都看不懂她的心思。明明看上去心无城府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却完全那么一回事。

“戚总最近在忙着童小姐诶葬礼的事情!”

眼底闪过一丝挣扎,顾安安最后还是乖乖的说出了实情。这件事她迟早都是要知道的,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脑子嗡的一声炸开,司曼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心境很是复杂。喜的是那个贱人终于永远滚出了自己的视线,忧的是自己这辈子只怕都要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了吧!

锦川将她的孩子带回去,意图就很明显了。现在又为了她的葬礼,伤心过度到吐血的境地。

不得不承认,童菡确实比她要狠。即便每次都是她处于上风,最后都是会被她狠狠打脸,永无反击之地。

“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好!”

无力挥手示意她离开,司曼琪坐在床边,贪恋的望着戚锦川的脸颊,心中妒火中烧,几乎就要将她燃烧殆尽。

如蒙大赦的呼出一口气,顾安安颔首转身离开。病房里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了,她可不想要待在这里了。

“那夫人我就先回去了,您自己抱孩子哦欧诺个身体!”

没有理会顾安安的话,司曼琪抬手轻轻拂过戚锦川的脸颊,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是不是我们永远都无法回到过去了?”

顾安安临关门前,听到她的这句话,眉心微不可见的一扬,轻手轻脚的将门关上,离去了。

戚锦川这一倒,一直都处于婚礼状态。医生将他浑身上下全部都检查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原因。

陆厉行拦着时琳站在一旁,眉心轻轻一扬,闪过一丝了然。只怕真正生病的是心,而不是身体吧!

至今都记忆深刻,得到童菡逝去消息的时候,他和时琳第一时间赶过去。最先看到的就是他失魂落魄的坐在医院的走廊中,嘴角溢血,狼狈不堪的样子。

这个世上能够有几个人打到他的脸?这其中,只怕他自愿的成分比较多吧!

“既然他的身体没有大碍,那我们就静心等待吧!”

听到陆厉行的这句话,怔在原地的司曼琪指尖轻微颤动了下,没有任何反应。手暗自收紧,指甲嵌进掌心,身子轻微发颤。

时琳双手环在胸前,冷冷睨了一眼戚锦川,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意味上扬。她眼角的红肿还为退却,眼神凶狠的望着戚锦川。

“呵!当初童菡在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做出这幅情深义重的样子给谁看?”

“时琳!”

揽着她的手用力收紧,陆厉行略带警告的声音响起。眉头紧锁,这些话虽然都没有错,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来指责谁的责任真的没有任何必要。

“曼琪,那我们先离开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了。”

眼神呆滞的转动一下,司曼琪缓缓点头。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面上波澜不禁,心中却是波涛汹涌,翻滚不息,几乎将她燃烧殆尽。

lisa将饭食摆在桌子上,看着戚锦川紧闭着的双眸轻轻摇头。

“夫人,您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守着就好,等你养好精神再过来。否则,川少还没有醒,您自己的身体就会先垮掉的。”

抬手将不自觉溢出的眼泪擦拭干净,司曼琪吸了一口气,将泪意全部都隐忍回去。深吸一口气,嘴角轻微扯动。

“我怎么忘记了呢!如果我的身体再垮掉的话,戚氏那些个老狐狸一定会趁机动手脚的。不可以!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锦川醒来之后会怪我的。”

口中呢喃着这句话,司曼琪挣扎着起身,眼前一阵发黑,急忙扶住一旁的桌子,才稳住了心神。

“我没事儿,就是刚才起身的动作有些突然,才会觉得头晕。”

佛开lisa的手,拿起放置在一旁的衣服,离开了病房。失魂落魄的走在医院的走廊里,耳边嗡嗡作响,没有意识的走着。

回到久违的别墅,司曼琪的心口就像是哽着一根刺一般。深吸一口气,转身打开了一楼童菡之前的那个房间。

里面的装修一成不变,却只是加了一个摇篮。

“夫人!”

佣人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少儿,转身不经意对上司曼琪幽深沉静的眼睛,心中一颤,害怕的开口。

“怎么?我就这么恐怖吗?”

嘴角轻扬,司曼琪算不靠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怀中的那个孩子,给人一种强烈的不安。

“孩子长得可真是好看,眼睛大大的,鼻子挺直,和锦川长得看真像呢!不像我可怜的孩子,生出来这么久,没有名字不说,连带着自己亲生父亲都不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