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感兴趣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8:00 字数:2208 阅读进度:469/764

司曼琪窝在床头,双手死死抱着膝盖,脸上挂着泪痕,一向精致的她此时此刻显得有些邋遢。眼角深陷进去,眼中充斥着红血丝。

保持着这个姿势一整天,身子僵在远处动弹不得,但是她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你需要治疗!”

站在门口,戚锦川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泛着浅浅的光芒幽幽望着司曼琪良久,薄唇轻启,缓缓吐出这句话。

原本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司曼琪眼睛动了动,随机转过头对上戚锦川晦暗难懂的眼眸,心中一沉。

“不是的,锦川你听我说……”

因着情绪的激动,她也顾不得手脚的酸麻,挣扎着要起身,却重重摔倒在地上。

冷眼看着她摔倒,戚锦川只是皱了下眉头,没上立刻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即便一直知道她可能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却不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他还是一个孩子,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留给这个世界的就只有自己彷徨无助的哭声!”

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司曼琪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反应。脑子一片空白,面上却没有一点儿悲痛的神色。

她不过是觉得惋惜,受了那么多痛苦才得到唯一一个能够钳制锦川的武器,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

童菡那个贱人的孩子才刚刚抱回来,那她今后岂不是永远都不肯走进他的世界了吗?

“锦川,你听我说,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孩子没了,我也很伤心的。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控制住我自己!

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我真的而不是故意的!”

戚锦川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看着司曼琪,眼底的失望之色不加掩饰。双手克制的握拳,深吸一口气,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知道孩子没了的时候,他去看过孩子。浑身青紫的痕迹,还有满身新旧不一的疤痕,都在狠狠的抽打在他的心坎上。

对于这个孩子,即便没有想象中那般疼爱和期待。可终归是他的骨肉,再怎么样也有血缘的羁绊,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孩子身上那么多的伤痕,全部都是因为你失控造成的?”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戚锦川自己都觉得好笑。如果真的是在她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形成,这么久了为什么就没有人知道?

还有,孩子身上的伤痕明显就有治疗过的痕迹,这点儿她又如何解释?

司曼琪心狠狠一沉,神色怔然的坐在地上。指甲划过地板,留下一道刺耳的声音。垂首望着地面的划痕,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她现在本身就处于混乱的状态,又如何能够冷静的面对这些问题。况且,她也没有想到虐待过那么多次的孩子竟然会死去。

“我……”

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不想要再听她辩解。戚锦川不耐的移开目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我给你预约了心理医生,明天就会过来!”

话落,转身离去。这个地方令他感到窒息,不敢想象她究竟是如何对那么小的孩子下得去手的,方法还是那般的惨无人道。

虎毒不食子,难道她的心肠果真就那般阴狠毒辣吗?

离开家,坐在车子里,戚锦川的心情很是烦躁。短短的日子里接受了两次的死别,纵然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大,终究也会崩溃,想要找到一个发泄方式。

将刹车踩到最底,感受着凌厉的风狠狠刮过脸颊,刺激着神经暂时忘却那些烦恼。

一杯杯烈酒下毒,神思不仅没有靡乱,却反而越发清醒。骨节分明的手执一酒杯,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妖冶的光芒。

门被人由外而内打开,一道纤细妖娆的身姿款款而来。周身萦绕着香气,却免不了带着一丝风尘的气息。

“戚总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闷酒,岂不是辜负了这美好的夜色吗?”

眼睛不适的微微眯着,逆着强光依稀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戚锦川眉头紧锁,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摔了出去。

“滚!”

宁雅灵活的躲避开酒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完美无缺的笑容里待着一丝意味不明,让人猜不透也看不透她心底深处的真实想法。

风姿妖娆的走到戚锦川的身边坐下,随手抽了几张之间,覆上他布满酒泽的手背,仔细擦拭着。撩人的波浪卷发柔顺服帖的披在身后,丰满的额身姿令人遐想无限。

“戚总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不如让我来帮您消一下火吧!”

涂抹着大红色手指轻佻的游走在他宽大的掌心,嘴角的笑意越发的魅惑无限。

“您想要什么服务都是可以的,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今天一阵干都会陪着你的。”

听着宁雅越发没有边界的话语,戚锦川唇角轻扬。修长浓密的睫毛,让女人都为之嫉妒。颤动一下,对上她言笑盈盈的双眸,意味不明。

“我看起来像是这么饥不择食的样子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之前不要你,现在会要你吗”

这般轻蔑的话语,就仿佛是在生生的打脸。可是宁雅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那副魅惑的神情,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

“是人都是会有情绪的,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这种事情看得多了,也就不会在意了。我也只不过看在以前相识的份儿上,才推了客人来陪你的。

虽然之前我们闹得确实有些不愉快,但是你也没有必要这么绝情,拂了我的面子不是?”

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戚锦川冷冷的睨着宁雅,心中感触颇深。许久不见,她的改变真的是令他惊讶。

浑身上下充斥着浓浓的风尘味道,就连脸上细微的神情都控制得当,周身就好像笼着一层薄雾一般,让人看不真切。

“我不认为你可以为我排忧解难。”

宁雅风情万种的笑了笑,修长的手指轻佻的游走在他的身上,丝毫不理会他的白眼。

“对了,我有一些好东西,想来你也会很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