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心安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8:36 字数:2197 阅读进度:514/764

林阳看着两个人颔首轻声说着话,唇角不自觉上扬。 缓步走到童菡的面前,抬首摸了摸她的发梢,轻声说着。

“走吧!”

童菡悬在半空中的心缓缓落地,看着林阳唇角那一抹笑意,才终于又回归到现实。刚才的一幕幕子眼前划过,就像是一场噩梦一般。

她的没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预示着一个年轻的生命今后的道路应该如何发展。她从来都不逞能想过要名留千史,受人敬仰,只求无愧于心。

看着委托人欣喜而泣的泪水,就已经是她最大的安慰了。

“王阿姨,您抓紧时间去看看李恒吧!他现在应该还没有回拘留所,你们母子二人也有些日子没见了。”

听着童菡的话,王芹才慢慢回过神。呆滞的眼眸轻微转动,幽幽聚焦,看着童菡,眼角滑落异地眼泪。双手用力握着她的手,微微发颤。

“童律师,真的谢谢你!”

庭上的情况她都看在眼里,童菡始终在尽心尽力的为自己的儿子辩解,从来不曾懈怠。对方的 辩护律师也很犀利,字字都带着陷阱,伺机而动,抓住他们的一个缺口,死咬着不放。

童菡轻轻拍了拍王芹的手背,试图安抚她激动的情绪。今天可谓是险象迭生,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休庭的机会。

这样一来,他们暂时也能够缓口气,神经也不用那么紧绷着了。

“王阿姨,您快不要客气了,赶快趁着现在的机会,去看看李恒吧!”

“好,那我先去看看李恒。”

知道自家儿子还在法庭,王芹急忙点着头,抬眸看着童菡,一脸的感激。

看着王芹慌乱的背影,童菡突然间觉得心好酸。可怜天下父母心,而王芹作为一个单身妈妈自然就更加不简单了。

一个人拉扯儿子长大,本身就依旧不容易,现在又遇上这样子的事情,还真的是曲折啊!

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童菡的身子踉跄一下,差点儿就要摔倒,却正好落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

林阳将她仅仅抱在怀中,无奈的叹口气。秀气的眉心轻微皱起,嗅着她发间熟悉的味道,令她很是安心。

“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耳边是他轻柔的低喃,童菡眼眸闪烁一下,缓缓闭上了眼睛。修长浓密的睫毛上,带着晶莹的泪水。

不自觉回想起昨晚凌晨所看到的那一幕,依稀间仿佛还能够听到他的那句“我不能没有她!”

那样子深爱一个人,将他视为天地,注入自己毕生的情感,深沉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不能给予他任何的回应,心中曾经受过那样子的伤痛,对于爱情二字,自然敬而远之。不是因为没有良心,而是因为他不忍心看到他也承受自己曾经的受过的痛苦。

“对不起,阳哥哥!”

嘴角翕动,无声的吐出这句话。童菡痛的不能自己,却依旧死死咬牙承受。

等到情绪完全平复下来着之后,童菡和林阳才缓缓走了出来。林阳揽着她的肩膀,微微颔首,脸上噙着一抹浅笑,温润如玉。

李老站在大厅,正在与相熟的极为法官寒暄。眼角的余光瞟到缓步走来的童菡,抬首抱歉的说了声“抱歉!”就走了过来。

童菡见到迎面走来的李老,身体下意识笔挺的站直,态度恭敬的颔首。

“李老!”

一脸浅笑的看着童菡,李老满意的颔首。后生可畏,这句话放在她的身上倒是很适合。他们这一辈儿的老律师也应该退位了,将这个天下交给年轻有为的他们才是。

“童小姐,还真是年轻有为,我很看好你!”

不同于法庭上的犀利凌人,私下里的李老倒是很和蔼。虽然外界传闻他的脾性古怪,但名人一般不都是这样子的异于常人吗?

“李老您真是过奖了。”

童菡才不会傻乎乎的将客套话当真,一脸谦和的笑了笑,看着他微微颔首,态度不卑不亢,却也不至于让人感觉到突兀。

“今天真是感谢您,从您的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小丫头初出茅庐,心高气傲难免会有发生!但是我还是劝你一句,年轻人想要闯出一片天地,还是应该要脚踏实地的将法律条文背下来,不至于当庭被人问的哑口无言!”

李老突然一改之前和蔼的态度,凌厉的眼眸微微一眯,缓缓吐出这句话。精于算计的眼眸漾着浅浅的寒意,令人后背发麻。

林阳上前一步,将童菡护在身后。他最是看不过有人这样欺辱童菡,哪怕一言半语都不允。

她原本对案子的事情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像这样子的话语无非就是扰乱她的心智,为下面的开庭造成一些困难。

人本身就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因为有心有思想,自然也就燃生了一些心魔,在一些必要的关头会限制你的行为举动,令人痛苦不堪。

“李先生,您现在相当于助纣为虐,难道就不觉得心中有愧吗?”

童菡一脸紧张的握住林阳的手,微微用力。虽然李老说话很是不客气,但他终究是长辈,他们自然是不能够口出狂言的。

而且,这位李先生的性情古怪,到时候事情闹大的话,岂不是有些尴尬?

“这位先生,年轻人容易狂躁我很了解。但是作为长辈,我还是有必要劝你一句,做人要懂得认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认为自己在国外待了几年,就有资格对长辈大呼小叫!”

李老的脸色未曾发生任何变化,依旧是那副精明能干的神色,让人望而生畏。虽然年近五十,却丝毫不逞能有过一丝老太。

“李老,是在很抱歉!阳哥哥也不过是一时情急,可能说话有些难听,还请您见谅!”

“哼!”

冷冷的哼了一声,李老眼眸深邃的瞟了眼童菡,转身离开。

一脸无奈的看着李老的背影,童菡表示无可奈何。

“看来,还真的如传闻那样,百闻不如一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