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收徒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9:06 字数:2206 阅读进度:535/764

被李老这突如其来的夸奖给搞得有些晕乎,童菡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就那么站在他的面前,静默无语。

“人活得久了,总是会忘记当初的一些梦想。想我纵横律法界多年,却被名利蒙住了眼睛,几乎断送了一个年轻人的一生。”

听到这句话之后,童菡敛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对于李老的这番话,她很是受感触。在这个圈子里,见过太多追名逐利的人,自然知晓其中的一些道理。

“对于这件事来讲,您本身就没有错。只不过凑巧的是您站在了事情的对立面,人都有先入为主的思想,您会认为李恒有罪也是情理中事,根本就怨不得您。”

“呵!”李老低沉一笑,苍老的面容噙着一抹浅笑。他的性情乖张,旁人不会随意上前搭腔,只怕自己一时心情不畅而祸及无辜。

“你这丫头倒是有趣的很,也是一颗好苗子。对事情执着认真,也很有责任心,只是经验摆那里,有些事情考虑不周到也合情合理。

正好我这个糟老头子现在无事可做,不知道你肯不肯做我的徒弟呢?”

虽然李老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傲慢,但却又有一些别扭。童菡唇角轻扬,带着一丝浅笑。让一个老者说出这样子的话,确实也有些强人所难了。

不过李老一生接手了无数大小案件,对于她今后的律师生涯一定是有益无害。能够得到一个前辈的相助,对她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

“谢谢您的抬爱,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学习,不让您失望!”

李老不屑的撇嘴,完全没有了之前颓然丧气的样子。苍老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得意,嘴角止不住上扬。

“哼!真是便宜你了,我轻易不收徒的,你可是我的第一个徒弟呢!今天天色不早了,等明天再举行拜师仪式吧!”

“好!”

得到童菡的应允,李老站起身。可能是因为长久蜷缩的缘故,他的身子摇晃了一下,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稳。

“明天早上八……十点来我的办公室,如果你迟到了我可就不要你这个徒弟了。”

原本想要说八点半的,但想到现在的年轻人作息都不怎么规律,硬生生的凹成了十点。

“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童菡忍着笑意,应着李老的话。伸手扶着他的胳膊,刚才的踉跄她看的清楚,生怕他回出什么事情。

“那我送您出去吧!”

“不用了,我还没有老到不中用的地步。原本看你已经离开法院了,既然现在折回来一定是有事情的,你快去忙吧!”

李老拂开童菡的手,抬眸看着她,眉心轻微一皱。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过是年纪到了,年轻时不注意保养遗留下来的病根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一脸担忧的看着李老,童菡的心中很是不放心。在庭上的时候受了那么大的刺激,不可能会没事儿的。

“可是……”

脸色一摆,李老不悦的望着童菡。“我这才打算要收你为徒,就不听我的话了吗?我说过自己回去,你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童菡好脾气的看着李老,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误事才果断拒绝的。语气不急不缓的解释着,眼帘微微垂着。

“我原本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凑巧衣服落在休息室了,来取而已,不耽误事的。”

听到她的解释之后,李老的态度也不再那般坚决。默默闭上嘴巴,由她搀扶着走出法院。做进车子里,抬眸看着她笑盈盈的神情,面色稍稍有所缓和。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快点儿回去取衣服吧!”

“那李老您慢走!”童菡将门关上,挥手向他告别。一直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子离开之后,才转身走进法院。

来到自己之前的休息室,拿起放置在一旁的袋子,来到休息室的小屋子里。随手将门关上,也没有插门。

童菡将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抖了一下,上面的在褶皱有所缓和之后,才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

“嘭!”的一声,门外传来一些响动。童菡紧张的双手环胸,随手拿起放置在一旁的一旁,急忙穿上。

“啊!”的一声惨叫,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来基地穿上,就被人生生按压在墙壁上。胸口传来阵阵窒息感,让她的耳边轰轰响着。

“你是谁?这里可是法院,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童菡的声音微微发颤,语气中的威胁意味却丝毫不减。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弱势,但绝对不能输掉气势。

这里毕竟是法院,与其他地方不同。如果歹徒真的敢在这里动手的话,只怕还是要掂量一下的好。

静默良久,耳边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喷洒在耳边,炙热难当。童菡不适的动了动,却又瞬间被他禁锢住。

深吸一口气,纵然她现在的形势出于弱势,也丝毫不能忍受他的所作所为。

“你究竟是谁,想要做什么?我警告你,这里是法院,只要我大声呼救,下一秒就会有人冲进来将你制服的。”

话落,安静的等待五秒钟之后,却依旧不见那人有所反应。童菡额上的青筋突突跳着,让她恍然间有种暴走的冲动。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呵!”

身后的男人终于出声。冷笑一声,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间,湿漉漉的很是难受。

“你怎么会认不出我是谁呢!童菡!”

随着男人开口的第一句开始,童菡就案子后悔她为什么要和他在这里废话这么多。原本还在纳闷为什么他身上的气息胡纳闷熟悉,不想竟然是他!

心跳陡然间在哪一秒钟紊乱不堪,上下跳动不停,难受的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放开我,否则我会告你故意袭击!”

听着她近乎咬牙切齿的语气,却唯独没有预想中的慌乱与不知所措。戚锦川冷冷一笑,附耳在她的身边。

“怎么?不认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