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对不起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9:06 字数:2179 阅读进度:536/764

眼神慌乱的四处张望,童菡此时此刻很庆幸自己是被压在墙上,不用与身后的人面对面。 但是情况好像也好不到那里去,半身**着的情况下,她是在是有些太过被动了。

手臂微微动了一下,尝试着摆脱他的掌控,却动弹不得。

“这位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又或者,我们之间存在着什么误会吗?要不,您先放开我,让我把衣服穿上怎么样?”

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童菡心中起伏颇大。只她现在只想要摆脱身后的男人,永远不予他有过多的纠缠。

“你到底要演戏到什么时候?”

戚锦川的声音低沉,带着丝丝凉意,沁人骨髓。钳制着童菡的手用力收紧,怕她趁着自己不注意逃脱掉。

他永远都忘不了在电视上看到她身影的那一刹那是什么样子的心情,大脑空白一片,身体彷如被掏空的那种无力,让他记忆深刻。

然而在看到她身边的顾司皓的时候,他又气愤难当。三年前的耗尽心机的离开,现在又突然出现,到底是什么意思?

童菡眉头紧皱,心中的怒火瞬间点燃。她又不曾欠过他什么,凭什么现在处处受人限制呢?

如果真的要追根究底的话,他才是最应该来还债的人。她两个孩子都间接的因为他而死去,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质问她呢?

“什么演戏,请你放手,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听着童菡的话语,戚锦川弩机干笑胸腔剧烈颤抖着。眼眸幽幽望着她的后背,心中几位复杂。

想念了这么久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却没有预想中的欢快,这种心情到底有几个人能够体会。

鼻翼间全部都是熟悉的气味,令他贪恋至极。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更狂叫嚣着想念,这一切的失控全部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女人。若不是因为不死心的想要确认,他也不会傻傻的等候在法院门口。

就在他劝慰自己不过是一个长相相似的人而已的时候,就看到她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足以令他血液停滞。

急忙下车,循着她的步伐追上去,静默的站在一旁观察。熟悉的背影,熟悉的面容。即便化着精致的妆容,却依旧掩盖不了她就是童菡的事实。

“童菡,你怎么敢,你怎么敢那样对我!”

怎么敢三年前自称死亡,怎么敢扔下孩子消失三年,怎么敢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莫名其妙的蹙眉,童菡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竭力控制着自己暴走的情绪。双手紧紧握拳,手背上青筋凸起。

明明是她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怨恨她?若不是伤心到了极致,又怎么会想要离开。

三年前的自己确实是一个胆小鬼,受到伤害之后,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可也正是最最愚蠢的办法,让那些伤害自己的人心情舒畅罢了。

“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

被她突如其来的凌厉之气给震撼到,戚锦川一时晃神,手中的力道微微舒缓。心绪一下子飘远,令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童菡抓住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脱他的桎梏。干净利落的将衣服套在身上,反手打在了他的脸上。

力道之大,让他的脸颊瞬间就出现鲜红的五指印。愤愤的怒视面前的人,就仿佛是一个登徒子一般。

“这是给你一个教训,不要随便将一个女人压在墙上,尤其是陌生女人!现在请你出去,亦或者我叫人过来请你出去!”

口中瞬间腥甜一片,戚锦川目光幽深复杂的望着面前的人。那样子张牙舞爪,一点儿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的童菡一直都是温润大方,从来不曾针锋相对。即便后来两人关系僵化,也只是采取冷战,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难道是我搞错了吗?”

不确定的喃喃自语,瞬间迷茫起来。明明所有的一切都说明她就是童菡,可为什么却又那般陌生?

“呵!”

童菡嘲讽的看着戚锦川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底的不屑丝毫不加掩藏。双手环胸,傲慢的睨着他的眼睛。

“这位先生,如果你认错了人的话,就请你为刚才的行为道歉!”

与她的眼眸直直对上,戚锦川眼底略过一丝暗沉。双手用力握拳,一双清冷的眸子平静的没有任何情绪。

纵然她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童菡的影子,但是他却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个世界上纵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也绝对不会完全一样。

显然,面前的人除却性格秉性与童菡不同之外,几乎就是她的翻版。

“我不管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还是假装的,不过既然让我碰到了,自然是不会放手的,请你做好这个觉悟。

如果你真的想要玩游戏的话,我也会奉陪到底的!”

幽幽吐出这番话,戚锦川唇角轻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转身离去。他现在没有办法让她亲口承认自己就是童菡,但迟早有一天,她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目光坚决的望着戚锦川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不见,童菡的身子才无力的瘫软的滑坐在地上。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带着淡淡的痛意提醒着她刚才的一切都是这是存在,而不是梦境。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双臂紧紧环绕着,蜷缩在角落里,心中很是无措。

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破绽,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心底真实的想法。抵触,强烈的抵触,不想要和他有过多的纠缠。

只要看到他,就会想起自己那两个可怜无缘的孩子。她不是一个好母亲,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

口中反复呢喃着这句话,仿若一个魔咒般将她紧紧的束缚其中。三年前的她不是沉溺在悲痛中,而是自责,来自对孩子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