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19:35 字数:2220 阅读进度:566/764

嘈杂的脚步声缓缓靠近,司蔓琪双手环抱着腿,紧紧蜷缩在地上。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身后,整个人笼罩在阴影处。

“她在这里,大家快点儿过来!”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紧密的脚步声急速逼近,将司蔓琪团团围住,却又没有人敢上前将她扶起来。

自从她住进疗养院之后,已经有很多名护士被她打伤了,偏偏她的身份特殊,每每被打伤能够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大家索性也就随她去了。

但是她下手一般没有轻重,久而久之,大家遇上她都会很小心翼翼,生怕会遭遇不测一般。

众人屏息之间,坐在地上的司蔓琪缓缓提起头,面色清冷的一一扫过众人如临大敌的样子,唇角轻微上扬,带着一丝嘲讽。

“我自己会回病房,打电话通知我父亲,我要见他!”

淡漠的扔下这句话,司蔓琪从地上站起身,没有理会身上的灰尘,在一众人诧异万分的情况下,转身离开。

护士相互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跟上了她的步伐。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后背僵硬,冷汗直冒。

司蔓琪站在窗边,望着外面茂盛葱郁的树林,心境突然间变得很是沧桑。她用尽力气去爱的一个人,竟然对自己这般不屑。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想,只觉得无比可笑。自己捧在掌心的人,竟然对他丝毫不屑,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还真的是令他无所适从。

“将房间收拾一下把!”

转过身,对上那人害怕的目光,唇角轻微上扬,莫名有种温和的气质环绕。

小白匆匆忙忙的推开房门,正好看到林阳一脸婵娟的看着童菡,那样子的画面静谧美好,让人不忍打破。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林阳眉心轻微一扬,眸色带着淡淡的责备,转过头望着来人。

“我我是来帮童小姐检查的。”小白神色紧张的望着林阳,口齿有些不伶俐。在那样子的目光之下,就仿佛她自己本身做了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令她无地自容。

林阳的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但脸色有所缓和。放开童菡的手,站起身,微微颔首,文质彬彬。

“那就麻烦你了。”

对上那人眉眼含笑的样子,小白只觉得心跳加速。林阳逆光而立,就仿佛是坠落凡间的天使,充满着圣洁的光芒。

“不麻烦!”

舌头打着哆嗦,缓缓吐出这句话,她你自己听了都觉得好丢脸。自己竟然会沉迷在一个男人的美色之中,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

唇角含笑,林阳没有留意到护士微微泛红的脸颊,眼眸幽幽望着童菡,心中不免还是有些后怕。

“我出去等结果!”

淡淡的扔下这句话,林阳依依不舍的离开。欣长的身子慵懒颓废的依靠在墙壁上,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望着地面安静发呆。

似乎是想到什么了,眉心皱了一下,目光缠绵眷恋的瞟了眼房门,缓步离开。

“你好!请问司蔓琪住在哪个病房?”

护士站的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林阳,自从司蔓琪住进来之后,就很少有人来看望。除去最初的时候她的父亲来闹过一次,便再也没有音讯,默认般的住了下来。

“你是她什么人?”

林阳敛眸轻笑,指尖轻轻敲打着台子,温润的面色噙着一抹笑意,带着一丝暖意缓缓流入人的心间。

“我只不过是一个故人而已,没有丝毫恶意的。今天只不过是凑巧路过,想起来这位故人就想要来打声招呼。”

护士看着林阳英俊的外表,心神荡漾,眼睛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紧紧望着他,却又有些害羞,不敢直视。

“司小姐住在顶层的ip客房,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过去的。”

婉言拒绝了她的好意,林阳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毕竟不想要和这里纠缠太多,更加不想要随意招惹一些麻烦。

走在空荡无人的走廊里,林阳脚下的步伐很是缓慢。停在一间病房外,眼眸幽幽望着里面的人影,眼眸微微眯起来。

“打扫干净了,就出去吧!记得告诉我父亲,让他快点儿过来看我。”

司蔓琪站在窗边,整个人隐匿在光亮里让人看不真切。但从她的语气总,还是不免让人胆寒。

抬手随意整理了下自己的凌乱的头发,尽量维持着自己表面上的端庄优雅。即便现在的处境很难能够做到一些其他的事情,但不免还是有些许的狼狈。

双手环胸,一派悠闲自若的看着林阳。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

护士不明所以的看着司蔓琪,慢慢转过身看向窗外。眼眸微微有些惊讶,但却颔首转身离开了病房。

林阳敛眸,缓步走进病房,漆黑如玉的眼眸紧紧望着司蔓琪,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国内的情况,她一直都备受关注。知道戚锦川将她送进了疗养院,却不知道她现在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久不见了,林医生!”

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没有丝毫仪态可言,司蔓琪直接忽略掉心底不适的感觉。嘴角轻扬,露出一抹苍白的微笑。

淡淡颔首,林阳眼眸幽幽望着司蔓琪,姿态慵懒的站在一旁。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仿佛面前的人一如从前。

“司小姐,看来您最近的日子不大好过呢!”

心猛然一震,司蔓琪双手握拳,胸口剧烈起伏。深吸一口气,将眼底肆虐着的情绪悉数压制下去。

她现在即便是落得如此下场,也绝对不会人有人随意践踏。天之骄子的她,没有人能够小看她。

“人焉知鱼之乐,林医生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的日子不好过呢?亦或者,为什么不觉得我是喜欢这种生活呢?”

“呵!”

冷然一笑,林阳看着她那副样子,最觉得可笑异常。姿态悠然的站立在一旁,目光灼灼。

“像司小姐这般喜欢自虐的乐趣,在下是在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