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生日快乐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16 21:29:04 字数:2176 阅读进度:602/764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是沉重,童菡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面前的美景了,就那般安静的敛眸与他并肩而立。

双手紧紧搅在一起,心中所有想要安慰的话语全部都哽在喉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顾司皓将话说完之后,静默一会儿,激动的情绪才渐渐有所缓和。敛眸轻微扯动一下唇角,自嘲一笑。

“看来我还真的是疯了才是,竟然会傻呵呵的和你说这些。”

“不是这样子,有时候事情在心中挤压久了说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将你否认他的想法,童菡迫切的想要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我知道,那些痛苦难堪的过去一直都在哎折磨着你。或许你将它当做是一段耻辱的过去,刻意遗忘,但这分本就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

相反的,只有你努力的去回想,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才真正是你放下的时候了。”

顾司皓抬眸幽幽望着面前的童菡,今晚的月亮很好,皎洁的月光可以将人脸上细微的神态全部都照射的干干净净。

该死!他忍不住在心中低咒一声,人都说无酒自醉,看来还真的是没有说错。亦或者,他本身就已经禽兽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很容易会引火**的。”

听着他别扭的话语,童菡眼眸微怔,随即脸颊发烫。这个人还真的是一时一刻都不肯放过,逮着机会就随意言语调戏,还真的是令人无语的很。

“如果你不介意这个火烧到自己身上的话,尽管可以试一试。这三年我可一直都没有闲着,既然选择了法律的专业,自然也时刻承受着风险,学习了不少防身的技能!”

“能够有荣幸成为童律师第一个试手的人,顾某的心中很是乐意!”

月光下,顾司皓虚虚做出一个摘礼帽的自知,身子微微前倾,绅士十足。口中的话语,却完全不似动作那般优雅。

嘴角狠狠抽搐一下,童菡双手握拳,竭力克制着想要出手的冲动。这个人还真的是从来不肯被人占一分便宜的啊!

“当然,如果顾总真的这般希望的话,童菡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满足你的这个要求。只不过,作为你第一个被我揍的特权,你可以任意选择一个部位!”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你不准备生日礼物也就算了,难不成还要在这天揍我一圈,令我记忆深刻,终生不忘?”

顾司皓苦笑着摇头,看着童菡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情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变得不那般重要了。

看着她一直奋力挣扎的样子,这才是真正令他另眼看待的重要原因吧!这个这样子的她,很容易就能够在她的身上看到他的影子。

人都说的昔昔相惜,是不是就是他们这种情况?

错愕的看着面前脸色肃穆的人,童菡一只手指着他的鼻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看他这样子又不像是说谎的,难不成还真的是他的生日不成?

如果真的是他所说的那样子的话,那么今晚被她拉着吃了路边摊不算,差一点儿还要挨揍,还真的是天才之大无奇不有!

“如果觉得抱歉的话,那你不如补一份生日礼物给我比较好!你也知道我是一个生意人,满身的铜臭味,可不是乱讲的。

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一个俗人而已,太过贵重的生日礼物想来你也准备不起,不如就送我一个手表吧!”

最佳狠狠抽搐一下,童菡只觉得太阳穴跳动的厉害。向来都只有女人会斤斤计较生日礼物的事情,没成想,一个男人竟然也会这般在意。

“你确定要我在你生日的时候送表?你可一定要记得,在中国古代可没有表,而它另外一个名字可是叫做钟,你确定要我在生日的时候送钟?”

听完童菡的解释,顾司皓明媚的脸色瞬间晦暗不明。双手用力握拳,身体也在不自觉的战栗。

心中咒骂汪柠千遍万遍,对于他相处的这个异常浪漫的生日,还真的是不敢恭维。今晚也说了太多的违心话,还真的是浑身发麻啊!

“希望你明天将今晚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全部都忘记,真的是太令人难堪了。”

指尖摩挲着下巴,童菡欣赏着顾司皓懊恼不已的神情,只觉得好笑至极。这天底下只怕也找不出几个过生日,过的这般憋屈的人了吧?

不过,顾司皓本人就已经长得很是不同寻常了,能够有一些异于常人的生日晚会,应该也算是一种正常了。

“虽然你的这个建议很棒,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我,很抱歉,不予采纳!只不过,对于今天这么难得的一幕竟然没有录下来,还真的后悔的很呢!”

抬手捂着脸,顾司皓的心中欲哭无泪。平日里精明的商人形象毁于一旦,并且很是彻底。

他真的魔怔了,才会傻呵呵的按照汪柠的方法去做。若不是看着他追到了女朋友,他怎么会去相信?

汪柠,你就做好一直加班的觉悟吧!

然而另一边,苦逼加班的汪柠正在奋笔直书。桌子上的手机一直嗡嗡作响,却始终没有勇气接通。

“等到今天晚上一过,顾总的感情生活应该就已经稳定下来了。到时候他忙着陪女友,应该就不会再有精力整治我了吧?”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童菡悄无声息的向着古斯哈移动脚步,两个人的肩膀轻轻碰触在一起,轻微的摩擦着。

指尖摩挲着手腕上的那根细绳,独特的编制手法寓意着对于那个人的祝愿。这是妈妈儿时送给她的,一直视若珍宝。

“顾司皓,你能告诉我今晚为什么会特意路过那家路边摊?”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顾司皓眉心轻扬,对于她的问话丝毫不觉得意外。他今晚做的那般明显刻意,依着她的头脑又怎么会想不出来呢?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当我过生日就会去!”

“生日快乐,顾司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