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宿命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30 08:24:46 字数:2201 阅读进度:621/764

“什么故意的?”

童菡换好衣服,就迫不及待的跑到萧潇所在的病房。之前是因为害怕自己一身血腥味,会令她不舒服。

这才出去换了一身衣服,不想竟然会听到这句话。

林阳随着童菡的步伐缓步走进来,抬眸与汪柠对视一眼,眉心轻微一皱,眼底略过一丝沉思。

“啊!那个,我是说汪柠,明明知道我现在难受,却还是故意在凶我!”

没有想到童菡会突然间进来,萧潇头脑空白了一下,急忙转过话题,将所有矛头全部指向了身边的某人。

让他每天都对自己凶巴巴的,关键时刻还是要牺牲一下才好。

猝不及防间被自己亲爱的老婆点名,汪柠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却还是乖乖地颔首,巧妙的配合着拙劣的演技。

“刚刚我让她今后小心一点儿,不要总是毛毛躁躁的让人的担心。可能是觉得我太烦躁了,这才忍不住爆发了。”

童菡唇角轻微扯动了一下,看着汪柠面无表情的脸,心中默然。能够陪着萧潇演戏的男人,还真的是世间罕见啊!

“哦!”

看着他们三个人心照不宣的说着话,林阳忍不住颔首轻笑。安静的站在童菡的身边,就仿佛是一个背景一般,不骄不躁,看上去很是稳重。

“萧潇小姐刚刚才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应该多多注意休息才是!”

“对对!萧潇你才醒,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太过劳累了。”

赞同的点点头,童菡压根儿就对林阳言听计从。他可是专业的医生,说的话自然很有分量。

“童童,我之前嘱咐了护士要好好照顾萧潇小姐,你去护士站一下,看一下具体负责的是哪一位,也好提前认识一下!”

“哦,好!”

童菡一脸懵懂的看着林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间提到这个。不过还是乖乖的应下,起身离开。

“我看的清清楚楚,那个人真的就是冲着童菡去的。”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萧潇才一脸笃定的看着林阳,吐出这句话。她不是一个心机深重的人,从来都不会将事情闷在心中。

刚刚若不是因为童菡突然间进来,她还是要和汪柠争辩一下的。

“你都看到了什么?”

林阳眉心轻微一皱,缓缓吐出这句话。童菡那个时候根本反应不及,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可是萧潇就不一样了,正好与那个人正面交锋。

神色怔然的看着林阳,萧潇的心中微微诧异。外表那般温和的一个人,想不到竟然也会有这样子的神情。

求助般的望着汪柠,心中突然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些害怕。

“萧潇才刚刚醒来,你不要因为这个吓到她!”

淡漠的抬首,对上林阳幽深的目光,汪柠轻飘飘的开口,顺势将萧潇揽进怀中。他的女人宠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hi任由他人随意欺凌?

即便只是问话,但是态度不好,他也绝对不能原谅。这是他的原则,对于宠妻一事从来都未曾有过底线。

唇角轻微一扬,林阳望着地面,眸色复杂。抬手放在唇边,轻微咳了一下,知道自己可能是有些过分了,却又没有办法做到冷静自若。

“抱歉,是我太过激动了。”

这句软绵绵的话语落在萧潇的耳中,禁不住引起她的同情心。安稳的靠在汪柠的怀中,淡淡的与林阳对视。

“我虽然没有赖得及看清楚他的脸,不过我敢确定是一个男人,而且那辆车子的车牌号我也记下了。”

眉心轻微一扬,林阳心中一颤,唇角嘲讽的上扬。看来司蔓琪还真的是不择手段,这才刚刚挣扎着离开了疗养院,竟然这么快就闲不住了吗?

“我会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你就安心养胎就好,其他事情暂时不用操心了。”

汪柠拦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带着一丝不可抗拒。颔首,甚是温柔的拢着她的秀发,轻声说着,语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诱哄的意味。

“为什么?童菡可是我的朋友,都已经是这种危机时刻了,我又怎么能够放任不管?”

愤愤不平的看着汪柠,萧潇的心中很是不平衡。事情都已经演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还怎么能够令她置身事外呢?

无可奈何的看着萧潇愤然的神情,汪柠敛眸轻叹一声。从来都是沉不住气的性子,原本以为怀孕了会好一些,不过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如出一辙,没有任何改变呢!

“我知道你很担心童菡,可是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你所谓的猜想全部都交给我来去验证好不好?

我保证,一定会认真调查,不漏掉任何一点儿线索,给你一个安心的答案好吗?”

即便是心中愤懑,但是那人竟然狡猾的在子耳边轻声诱哄,萧潇坚决的心瞬间摇摇欲坠。这个人还真的将自己吃的死死的,知道怎样做才能够消除她的戒备。

“好!”

病房外,童菡背靠在墙壁上,身子缓缓滑落。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隐约有些疼痛,但她就仿佛感觉不到一般,安静的坐在这里,没有任何反应。

萧潇明明就是害怕她担心,才临时改变了话锋,就连阳哥哥也随意寻了一个借口将她支开。若不是因为护士的行动效率高,她提前回来,还真的听不到这段对话。

突然间有种想要大哭的冲动,为了她自己,更加为了那些在她身边默默关心的人。生来不祥概括她的人生,还真的是丝毫未差。

手用力捂着嘴巴,竭力控制着崩溃的情绪,匆忙离开了病房门口。站在洗手间,望着对面镜子中的人,唇角轻微一扬,带着淡淡的无力之感。

“童菡,你究竟还要害多少人才甘心?是不是身边所有的人全部都离开了,你的宿命才会结束?”

言罢,打开水龙头,任由冰冷的水扑打在脸上,刺激着跳跃的神经渐渐冷静下来。他们都还在等着她,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出任何异常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