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哥哥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12-30 08:24:48 字数:2183 阅读进度:626/764

察觉到自己情绪的过分激动,林阳眼眸闪烁一下,缓缓放开了童菡的肩膀。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情绪,才慢悠悠的抬起头对上童菡的眼睛。

“不好意思,是我太过激动了。”

只要想到她被人跟踪的事情,心中既总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知道他得到司蔓琪出去的消息的时候,就应该派人暗中保护她的,后续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原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的,但都是因为他的一些疏忽才造成了这种局面,心中多少都有些自责。

唇角轻微上扬,童菡颔首,眼底略过一丝了然。阳哥哥之所以这么激动,不过是因为自责,自责他当初没有将事情考虑完整,自责他的失误。

“阳哥哥,刚刚还是你在开导我,怎么一会儿的时间,你和我的位置就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了?”

童菡看似轻松调笑的话语不仅没有让林阳的心里负担减轻,相反的倒是更加沉重了。她笑容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他无从得知,也根本无法做到心领神会。

只是看着这样子的她,觉得很是痛心。当初之所以会做下那样自私的决定,不过是因为不想要看到她痛苦。

可是现在事情演变成这样子,却是与他之前的意愿背道而驰。她和戚锦川之间虽然隔着一孩子,却根本就没有了任何联系,为什么还要承担这一切的痛苦?

司蔓琪那个人实在太过霸道,做事随心所欲,从来都不会反省自己,将过错算在他人的头上,确实很危险。

“童童,你放心!我今后绝对不会允许司蔓琪再对你做出不好的事情,一定会好哈保护好你的。”

耳边是林阳急切却又坚定的声音,童菡的心中缓缓注入一股暖流。即便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将她遗弃,阳哥哥也绝对会始终对她的好的。

她这辈子最好的运气就是遇到了林阳,始终待她这般好,经常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谢谢你,阳哥哥!”

这样的话语林阳听过很多次,但每次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心中不免还是有些心酸的。

只是,他没有任何立场去挑破,也根本没有勇气和她说,只能默默承受。

第二天童菡站在病房门口,手犹豫的放在扶手上,久久不曾有所动作。昨天竟然丢脸的在病房里晕倒了,不知道萧潇的心中究竟会怎么想啊!

虽然当初不觉得,可是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不忍直视。萧潇原本就一直担心她,现在好了,竟然这样子曝露在她的面前,她应该要怎么面对啊?

“童小姐,你来了啊!”

犹豫间,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小护士看着童菡纠结的面色,唇角轻微一扬,淡淡的说着。

猝不及防的看着那个护士,童菡面色稍微有些尴尬。根本不用看都知道萧潇已经向着门口看过来了,这让她的处境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原本之前还可以有选择的余地,现在搞得这么被动,还真的是令她手足无措啊!虽然心中遐想万千,但是有些事还是不免要面对的。

“童菡,你来了啊!”

一脸焦急的张望着门口的方向,萧潇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情绪才慢悠悠的开口。虽然很担心她的身体,不过也不想给她造成太大的心理负担。

认命的叹口气,童菡对着那个小护士微微颔首,推门进去。一眼就对上萧潇那双过分明亮的双眸,心中不禁有些发憷。

这么明显的意图,难道就不知道稍微收敛一下,给人一个缓冲的过程吗?

“我身体已经没事儿了,你不要担心!”

“嗯?”

莫名其妙的看着童菡,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售出这句话。萧潇眉心紧皱,伸手拉着童菡坐在她的身边。

“童菡啊!你昨天在病房晕倒了,林阳可是很担心呢!原本那样高风清月的一个人,因为你竟然慌不择路到那种程度。

啧啧!我身为一个局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啊!”

“额,你这么兴冲冲的看着我,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童菡眉心轻皱,缓缓吐出这句话。合着她在外面纠结了那么久,人家的心思压根儿就没有再她晕倒的那件事儿上,这个现实令她有些郁闷。

还是说,在萧潇的心中,她的身体竟然还抵不过一个八卦来的重要?

“不然呢?”

白了一眼状况外的童菡,萧潇懒洋洋的靠在病床上,栓手换在胸前。

“你也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林阳那么好的人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三年都过去了,你们两个还是这个样子,我看的都很心急的好不好?”

看着萧潇激动的手舞足蹈的样子,童菡抬首一脸紧张的看着她,急忙制止了她的行动。她现在可是孕妇啊!不能有这么激烈的动作。

“嗯嗯!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反省,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啊!汪柠因为那件事现在看到我就是衣服苦大仇深的样子,难不成你是觉得他对我太好,想要火上浇油不成?”

“切!”

不屑的扬眉,萧潇对于童菡的这句话很是不赞同。汪柠那个人就是一副小心眼儿的样子,不过他要是再敢对童菡阴阳怪气的,她第一个不会放过。

只是,现在的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细小的东西了。

“你不要试图打岔,汪柠那里我可以帮你解决。现在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交代一下你和林阳的事情了?

都磨蹭了三年了,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么好一个男人摆在你的面前,难道就没有任何感觉吗?”

童菡微微颔首,及腰的秀发柔顺的垂下,遮住了她的面颊,让人看不真切她的神色。感情的世界里,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就像是她之前那般爱着戚锦川,也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说清楚。

“阳哥哥他是我哥哥,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