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噩梦纠缠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8-01-30 18:56:11 字数:2237 阅读进度:686/764

童菡疲倦的叹口气,扶着门框才觉得终于有所缓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偏过头,幽怨的望着一眼悠然自得的林阳,心中戚戚。

她是真的有些搞不懂阳哥哥了,从回国那天起,即便他依旧对自己很好,但就是觉得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三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一直以来都默契的选择绝口不提。但是今晚,他却屡次三番的提及,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且又是当着戚锦川的面,还真的让她无所适从的很。

“今晚的事情,我是故意的。”

林阳面不改色的呡了一口面前的茶水,修长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闪,淡淡开口。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目光灼灼的望着童菡,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

心中一颤,在那样子的目光之下,童菡竟然微微有些胆怯。深吸一口气,镇定的在林阳对面坐下,眼帘微垂。

“为什么?”

静默片刻,她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却带着深深的质问。她从未想到有一天,竟会用这种语气对着林阳,就仿佛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一般,令她心中很是难过。

双手用力握拳,强行压制抑制不住的心境,目光灼灼的望着面前的人。

相较于童菡的激动,林阳倒是显得很是平静。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正巧阳光透过他的脸庞,越发凸显了他五官上的优势。

“童童,你打算这样避着到什么时候?”

简单的一句话让童菡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慢悠悠叹口气,随意坐在一旁,一瞬间倒是失去了一些生气。

自从回国之后,她从来都没有可以避着戚锦川,那么林阳的这句话到底是为什么?

“我没有避着!”

“是吗?”

林阳杨晨轻笑,带着一丝凄凉。看着童菡垂首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今天不过是随口一提,就让她方寸大乱,又怎么不是在刻意避着?

“童童,我不是傻子,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三年都已经过去了,难道依旧是不能提及的往事吗?

为了戚锦川你吃了太多的苦,难道就想要这么一辈子静静瞒着,不说出来吗?即便你自己不觉得委屈,我在一旁看着也会觉得心酸!”

童菡垂眸,看着交织在一起的手指,心中波涛翻涌,很是澎湃,与她此时此刻的平静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没有觉得委屈,也知道阳哥哥你是在为我抱不平!就像你说的那样,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就算当初绝望的要死,不也都已经成为往事了吗?

是你陪着我一步步挣扎着走出来的,难道现在又要拉着我重新走一回不成?”

“童童,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幽幽叹气,林阳复杂的望着童菡的侧脸,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的词汇,却没有一个是适合现在开口挑明的。

他希望她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彻底摆脱,却又害怕自己的推力又让她深陷其中。事情的处理有很多办法,但这种方法确实他最不想要看到的一个。

“你受过的苦,我看着心疼,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与他坐在一个饭桌上,若无其事的吃饭,你知道吗?”

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童菡垂首望着自己的手心,紧紧交握在一起。林阳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在装傻充愣罢了。

那件事情早就已经成为心病,这是她的软肋,摆在那里便轻易触碰不得。

“阳哥哥,你是因为心疼我,这一点儿我明白。只是,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直面面对!

你也不要逼着我必须要面对,我承受不住!”

林阳心神狠狠一颤,望着平静说着“承受不住!”的童菡,心中复杂难当。他猜不透这样子的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更加不清楚自己应该要怎么开口。

短暂的谈话之后,两个人安静的坐在一起,良久没有开口说话。室内洒满了灯光,不刺眼却照着人心中难受的禁。

“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恍惚间,童菡听到林阳沙哑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心酸。她自己到此时都难以平复,更何况是林阳?

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只觉得身心俱疲,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渐渐进入梦乡,并排着的还有那段早已经在时间碎河中浸湿了的过往。

许久不曾梦到的过往,紧紧扼着她的喉咙,胸中憋闷的很是难受,但却没有办法喊出声来。

额头上不满了汗水,浸湿了她梦中的恐惧,渐渐渲染开来。

看到了三年前的戚锦川,与如今这般模样无神差别。若是一定要有的话,也只是对他更加冷漠了吧!

“童菡,我说过这辈子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这个聋女。若不是因为我母亲临终前的那份遗嘱,不然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容忍你一直住在这里!”

“就是!”

司蔓琪娇小的身子挤在戚锦川的怀中,千娇百媚的依附着他,**裸的嘲笑着她如今的狼狈。

“童菡,做人不要自不量力的想要去招惹自己攀比不上的人,否则只会自取其辱。不过看在你为锦川接管戚氏做出的巨大贡献之下,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孩子的,放心!”

安静的听着司蔓琪将这番话说完,戚锦川眼眸凌厉的扫过来,堪堪落在童菡的身上,不带任何情感,冷冰冰的很是可怕。

“滚!”

吐字清晰,却轻易将童菡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击垮。摇曳着身子,狼狈的后退。因为泪水的缘故,面前的人纷纷有些失真,看着很是模糊。

她不会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会是如此狠决,她向来奉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怎么可以会这样子对待她呢?

“不,这不是真的!”

用力抓着头发嘶吼着,童菡苍白的脸色看上去宛如一只从地狱爬上来的一缕幽魂,孤泣冷绝。

双手死死拉着戚锦川的手,贪婪的汲取那一抹暖意。

“这是假的,锦川,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