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难以接受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8-02-02 05:54:59 字数:2245 阅读进度:723/764

童菡站在一旁,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内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这样子无助又痛苦,她曾深刻体会到,也明白他的内心有多痛。

“您……节哀!”

刘老爷子紧紧抓着童菡的手,不肯松懈半分。就仿佛频临死亡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不肯松手。

“诗尔,我的诗尔……”

听着老爷子的低喃,童菡眼眉低垂,努力将眼底的泪水逼回去。多了亲人自然是好事,只是看着他这样难过,却很是不忍心。

“爷爷,您别难过了。”

刘子安轻轻安慰着,转移着老爷子的注意力,刘焕拿着针剂悄然靠近,不动声色为老爷子注射了镇定剂。

小心翼翼的将老爷子放到床上,贴心的为他盖好被子。刘子安轻声呼了一口气,抬眸瞟了一眼童菡,头疼不已。

这一个人就已经够让他头痛了,偏生一下子来了两个。

幽幽抬眸,对上刘子安意味深长的目光,童菡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这句话。对于一些事情,她终究是要弄明白的。

“刘子安,我想要一个解释!”

刘宪煜抬眸望了一眼刘子安,轻微颔首。看童菡这个样子,想来诗尔也没有和她过多说过刘家的情况。

现在人都已经找回来了,也应该让她好好了解一下才是!

得到父亲的授意,刘子安微微颔首,缓步率先走出卧室。童菡也随后跟上,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庭院中的亭子里,各执一边坐下。

“你的妈妈叫做刘诗尔,是名门望族的刘家小姐。而你的爸爸他不过是一个佣人,妄图攀龙附凤,哄骗着你的妈妈与他私奔。

而爷爷为了阻止他们,曾经做了很多能力,却仍旧让他们逃了。爷爷一气之下便勒令刘家所有人都不许去找,甚至在家里更加不允许提起她的名字。”

刘子安抬眸望着童菡,语气轻缓的说着。前尘往事虽然过去,但毕竟与她有关,多指导一些总是好的。

“之后的事情你就全部清楚了,包括你被收养还有戚夫人的计谋。当然,如果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的话,我也能够全部理解。

但是,作为刘家的儿女,便不懂得卑躬屈膝的讨要别人的爱怜。童童,无论如何,你一定谨记这一点儿,不要忘记!”

童菡怔怔望着刘子安,心中复杂难明。这样子的话,从未有人与她说过。自小都大,她从来不懂得争抢,只一心守护着自己的小天地,独自隐匿在角落,恨不得所有人都将她望去。

因着耳朵的缘故,别人说她的坏话也不清楚,还傻呵呵的陪着人家玩儿,被人当做是一个笑话在看。

起初是因为年纪小不懂,后来学习了唇语,明白他们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的笑的时候,便渐渐淡出了那个圈子。

之后,便遇到了如天使般的戚锦川,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陷入自己编织的美好梦境中,随即伤痕累累的痛苦爬出来。

这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嘲笑着她二十几年的人生。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扔下这句话,童菡便起身离开。身形微微踉跄,看得出来她是在强撑。瘦弱的背影在风中摇曳,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吹走一般。

恍恍惚惚来到卧室,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闭上眼睛,脑子乱糟糟的一片,让她很是痛苦。

粗重的呼吸声渐渐响起,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在这寂静的房间中渐渐弥散开来。

次日清晨,童菡头昏脑涨的醒来,赤脚下床,站在窗子旁边,看着宅子里的佣人忙进忙出,觉得很不真实。

是了,从昨天起,她也是有家人的了。指尖轻轻摩挲着窗边的绿植,眼底闪过一丝暗沉。期盼了这么久,可为什么却感觉这般沉重?

“表姐,你醒了吗?”

门外传来顾安安的声音,带着一丝小小的试探,生怕会打扰到她一般。

童菡清潭,抬手捏着眉心的位置,微微摇头。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对她小心翼翼的,难不成她是洪水猛兽不成?

将门打开,想要笑一下,嘴角却沉重的要死。

“有事?”

顾安安看着童菡沉静的面容,喉咙被紧紧扼着,难受极了。甚至于连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忘记了。

“哦,那个外公已经醒了,想要见你!”

想到昨晚哭得孩子似的老人,童菡眉心轻微一扬。自她被掳过来之后,便时常会带给她很多惊喜,比如不苟言笑的老人,也会有那样子的一面。

只是,平时都是自己被人看笑话,她却不是很会安慰人。昨天那句话还是她硬着头皮说的,那今天应该要说些什么?

看出童菡的犹豫,顾安安也不敢让外公等太久,拉着她的手边匆匆离开了房间,一路狂奔到刘老爷子的卧室。

“外公,表姐来了。”

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扬起一抹甜美的微笑,微微颔首。

“嗯!”

刘老爷子轻哼一声,虽然脸色依然不是很好,但是比昨天相比实在好太多了。安静的躺在床上,眼睛为诶泛着红色的血丝,正目不转睛的望着童菡。

“过来坐!”

童菡下意识点头,抬脚缓步走到床边坐下,目光飘忽不定,躲闪着他灼灼的目光。实在不是她懦弱,而是真的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自小到大,她唯一接触过的异性就是戚锦川,其次便是阳哥哥。前者伤她最深,后者宠她至深。

“难道你还不肯叫我一声外公吗?”

看得出她很是紧张,手指也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刘老爷子轻叹一声,眼底闪过一丝痛意,轻缓的开口。

“不是!”

童菡快速反驳,对上老人红肿的眼眸,泛起丝丝酸涩。微微耷拉着脑袋,望着手指,眼眉轻扬。

“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只有妈妈一个亲人,却没有想到时隔多年,竟然会冒出这么多亲人,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