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风生水起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08-18 15:03:08 字数:2732 阅读进度:45/569

谢工终于搬走啦,昨天少苦和老三帮忙把谢工送到车站。

少苦送给谢工一大筐鸡蛋还有一只下蛋的母鸡,加上一条大草鱼,把谢工乐的眉开眼笑,还特意留了上海的地址,让少苦有空去上海家里玩。

清早,周少立骑车带着少苦去了胡棚子,本来打算直接去红山大队的,想了想先去一下胡棚子又没有损失,无非一个两个西瓜的事情,反正空间西瓜多,

胡支书可是土霸王,以后还要让胡琏多照顾二根,少苦打算在胡棚子帮二根安个家呢,狡兔三窟麽。

少苦这次直接去了胡琏家里,胡琏不在家,去大队部啦。

现在农村好啊,吃饭不要钱,吃饭不定量,放开肚皮吃,吃饱搞生产,家家户户老的老小的小全部去大食堂放开肚皮吃,也是农村为数不多可以全家吃饱肚子的日子。

少苦去看了看二根的牛棚,墙上一个大洞,不过被人用木头稻草和泥巴糊住啦,出了没门,房子还不错,不过味道就难闻啦,也服了二根找了一个离牛比较远的还比较干燥地方做个窝。

为什么叫一个窝呢,应该就是一个窝,用几个木头靠着墙斜撑着,上面盖了一个稻草和塑料纸,和后世的狗窝差不多,可能连狗窝都不如。两面是墙,一面是稻草帘子,还有一个门,稻草抱住几个木片,就是门,也不担心小偷,不过也不会有小偷光顾的。

二根不在,少苦通知了他今天要来,也不知道去哪里啦,估计上山打猎去了,和少苦学了好几个月打石子,可水平不怎么样。

上次听二根牛棚有个坏分子,可是也没见到,不过牛棚的另一个角落明显还有一个窝,不过比二根还不如就是一堆稻草帘子,顶上盖一些稻草,下面还铺厚厚稻草说狗窝还是名副其实。

少苦等了一会,看见二根浑身湿湿回来,手上拿着野鸡,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看来对自己今天的收获很满意。

听说少苦今天要来,一大早特意去了芦苇荡,想打只野鸡给少苦做烧鸡呢,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逮到一只。

二根,你说的那个坏分子/少苦问到

去干活了,劳动改造?二根学会了新名词。

那为什么被打为坏分子啊??少苦好奇问道

听说好像是中医,看病看死啦,宣传封建迷信,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二根记得挺全,真为难他啦。

去哪里干活的???少苦问道

跟着收粪队去收粪啦。晚上才回来?二根知道少苦想了解坏分子的情况,这几天特意问的很清楚。

少苦带着二根一起去了大队部,这时候胡支书肯定在大队部。胡琏看见少苦很热情,看到少苦拿出两个西瓜和几根甘蔗的时候眼睛都绿啦,甘蔗还好 ,别的生产队也种,经常见到但是西瓜,这个季节的西瓜可真是见不到啦,态度更热情啦。加上两瓶好酒,少苦说了说二根事情。

胡支书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不就是批一块宅基地吗。何况二根的户口还在他们村,到时候把二根的户口单独立户就可以了,有了户口可以申请宅基地。

村里空地多,少苦愿意帮忙出钱,到时候打着帮助幼小儿童旗号,让社员帮几天忙就可以啊,胡棚子砖头挺多的,只要出钱都可以拉,木头什么也不用担心,胡棚子靠山,连木头都没有会被人嘲笑的。

这时候胡支书可是土皇帝,基本都是一言堂,他确定事情肯定没问题。

不过现在二根的事情也急不得,估计要得到12月才能开工啦,每年秋收之后,农民就进入了农闲时间,晒晒太阳、唠唠家常。那时候大家都猫在家里过冬呢,农闲啊,帮忙盖房子都还是愿意的。

少苦搞定二根的事情,就离开了胡棚子去了红山大队,去了才知道,红山大队很大,比胡棚子大多了,但是人口没有胡棚子多。

李福田刚安排完社员的工作,在大队部喝茶呢,听见有人找他,出来一看,原来是当初的毛孩子,乐的呵呵大笑,请少苦进了大队部。

少苦可不是空手来的,西瓜两个,李福田看到西瓜的表情比胡琏强不了多少,当成一个宝啦。几根甘蔗给家里孩子吃的到不稀罕。少苦还给李福田带了一瓶罐头,乐的李福田屁颠屁颠的 藏起来。

李福田听说少苦还要小鸡和小猪,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和少苦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安全可靠,收钱发货,没有字据没合同,想查账都没有查的。

少苦问问李福田知道哪里有毛驴卖,想卖一头,看看李福田一愣一愣的。

少苦早就打算好了,买一头毛驴,加上一个磨盘,自己可以吧山芋和玉米磨成粉,做点粉条吃吃,有了毛驴出门也方便,做一个驴车,省的每次出门都是老三拉车和二根推车。

板车问题不大,南汽车报废的汽车轮胎多得很,让薛城弄几个过来,找人帮忙焊铁杆中间链接一下,做成板车轮胎,然后找几个木头做个骨架,不管是汽车厂还是铁厂,帮忙做个骨架还是小菜,以后自己出门就方便啦,现在就缺一个毛驴。

汽车轮胎做的推车比铁厂那个铁架独轮车好用多了,省力还抗震,人坐着也舒服。少苦打算好久啦,现在谢工搬走了,有了自己的院子,可以提上日程啦。

毛驴,这个我们这里少?成年的毛驴很少有人卖,卖的也都是小毛驴,汤山哪里可能多点,那里石场比较多,毛驴用的多?李福田想了想回答

哦,那我改天去问问吧?少苦知道哪里有卖的就放心啦,打算回头再问问老刀,他做黑市的,人脉应该比较广。

。。。

二根和黄石日落的时候到了北城火车站附近,北城给人感觉就是和南城西城东城不一样,首先是乱,房子基本都又矮又破,街道是又脏又乱,来往的人是又黑又瘦,脸上看不见精神,只能感觉疲惫和忧虑。

二根向人打听老刀,果然挺有名,马上有人给二根指明方向,在一个破落的街道中,看见一个破落的棚子,二根傻眼啦,眼前一大片全是破落的棚子,怎么找啊?

二根找了大爷问了一下,大爷又指了指中间一个不起眼的棚子,二根还没走进,就看见有人对他招手,仔细一看,是老刀,老刀指了指方向转身就走,二根和黄石跟上。

走到一片倒塌的乱石堆附近,老刀停了下来,笑呵呵拱了拱手:对不起小哥,不知道你来找我,刚回来听说有人找就找我,马上赶了过来?上次的事情谢谢大哥,帮了我大忙啦,晚上请你喝几杯。

谈正事?二根不擅长和人说话,特别是老刀这样老江湖。

老刀立刻竖起耳朵听到二根说“黄豆200斤,花生200斤,冬瓜 200斤,茄子也200斤,吃得下吗??

哎呦,你没说错??冬瓜200斤,还茄子???老刀怀疑这孩子来都自己玩的把,这个季节有冬瓜和茄子吗?

冬瓜和茄子不要算了,那就大豆和花生吧。二根很果断说

别别哥我打嘴,我多话啦,全要,全要,老刀急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到时候见到不就知道了,先答应再说,大豆给你2.毛,花生3毛。 冬和茄子瓜都给你2毛,这个价格可真是天价啦?老刀虚呼到

行,明天晚上,老时间老地方?二根利索到

行,明晚见。老刀很干脆到,也没有留他们,这么多活,老刀要去凑钱啊,这可是大买卖,也要多找几个人啊,万一对方玩阴的损失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