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绞尽脑汁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08-18 15:04:02 字数:3664 阅读进度:112/569

十二月份,大家的日子更难过了,粮食又少了,其他包菜,萝卜之类供应也非常少了,每次供应都特别紧张,得到消息跑得慢的人家基本抢不到。肉类和鱼类基本看不到,稍微有点营养的商品,市面上都看不到了。

江边挖野菜的队伍更加强大了,老人孩子,姐姐带着妹妹和弟弟都去江边挖野菜,都12月份了,江边还有野菜吗?

那么多人都去挖野菜,现在只剩下野草了。

于是很多人都跑很远的南山去挖野菜和找吃的,为了一点吃,来回跑十几里。真是为了一张嘴啊。

人们说常说一句话,八十老头砍芦蒿,一天不死要柴少。现在改一下,九十老太挖野菜,活着一天就为嘴。

江边和河边晚上越来越多人影了,都是偷偷的来捞鱼,,认识的不认识的,反正都低着头,见面不敢说话。

捞到鱼的人飞快往家里跑,捞不到还在那里冒着寒风继续捞呢,12月份的江边有多冷,而且还是夜里的江边,大家都可以想到的。但是鱼肉也是肉啊,给老婆孩子吃了补补也好啊,有营养啊,再冷的江风也挡不住鱼肉的 诱惑。

铁厂也遇到困难了,厂部开了几次会啦。会议唯一主题就是想办法筹粮,铁厂的劳动强度大,目前铁厂正式工标准供应一个月只有16斤粮食,而且七层以上是粗粮。跟以前的28斤粮食相比,少了快一半了,别说工人,就是自己这些干部都吃不消了。

铁厂的供销科和采购科的人,全部放了出去,唯一任务就是筹粮,但是目前看效果不大,全国范围的内灾难,全国粮食都在调剂,调剂外的粮食很少,十多个人筹粮十多天,才几千斤粮食,而且全部是粗粮,几千斤听起来挺多,但是和铁厂2000多人相比,每人才多几斤,派不上什么用场。

厂部可是给周全胜军下令的,2000斤肉,必须完成,不管你周全胜想什么办法,坑蒙拐骗偷,只要把肉给厂弄回来,就是大功一件。出了问题,厂里担着。

周全胜接到厂部的重要任务在头疼呢。想办法筹一批肉,2000斤,也不求猪肉了,是肉就行,鱼肉也可以,就是老鼠肉,只要你找到,大家不说,放在窝里也一样吃的开心的很。

不光周全胜遇到这样的问题,薛大勇同样遇到这问题。能者多劳,谁叫你薛大勇有能耐呢。

别人搞不定的事情,薛大勇出马就搞定,现在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啦。涉及到工厂里工人的健康,薛大勇也不能推迟,只能想办法。

两个老家伙很有默契的见了面,喝了几杯小酒,就开着小吉普车来了西门口,敲开了少苦的大门。

少苦正在和胡子还有二根在家商量事情呢,最近胡子和二根贡献不少好玉给少苦。

最近大家的日子不好过啊,胡子虽然过得不错,但是后面还有很多小跟班啊,大家都是讲义气的,不能不顾不管吧。

胡子和老刀最近商量呢,是不是请少苦再去老山干一笔呢,老刀已经请老土把老山其他山头的路都摸熟悉了,打算最近再干几票呢。

老土经过上次的事情,也是热心的很,谁不想吃肉呢,听到老刀的吩咐,跑的比谁都快,老土对付不了野猪,但是吃野猪肉可不含糊。

胡子和二根今天来探探少苦的口风,几个人还没有商量好,听到很野蛮的敲门声,少苦只好去开门。

少苦看着两个老狐狸走到一起有说有笑,顿时觉得自己要倒霉啦。两个老厚脸皮显然是联合起来了。少苦一个都对付不了,何况是两个呢。少苦看着两个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周全胜很霸道推开少苦,直接和薛大勇进来了,很熟悉的客厅去把水壶拧出来。胡子一点没有脾气,居然还跟着后面,屁颠屁颠的的把茶杯放到外面的石桌子上面,一脸十分殷勤的样子。

周全胜瞪了胡子几眼,很嫌弃的样子。胡子居然一点反抗都没有。

胡子摆好茶杯,在少苦十分鄙视的眼神中,然后带着二根,很没有义气的跑掉啦。

少苦后悔啊,刚刚还在夸胡子和二根讲义气,结果看到两个黄鼠狼上门,屁都放一个,跟孙子一样跑掉啦

少苦后悔的叹气到:交友不慎啊。

少苦还在感慨呢,还没有感慨完呢,周全胜不耐烦的说:小五,过来喝茶。

少苦无可奈何走过去,坐下下来,一副任杀认剐样子,端起茶杯,喝了几口。

薛大勇看着少苦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很满意,一副狼伯伯的样子,和蔼的开口说:小五,我和你周伯伯遇到困难了,所以你不能袖手旁观?

少苦一脸鄙视的眼神,意思很明白:你都解决不了找我干嘛?把我架在火上烤?

薛大勇看着少苦幽怨的眼神,一点忏愧都没有,继续说:我们和周伯伯可是立了军令状的,每人2000斤肉交给工厂,价格好商量,你有大买卖啦。,

少苦吸了一口气,实在忍不住了,反问道:你们那么能吃,国家知道吗?不是才给你提供了猪肉吗?两个月?20头?国家还养得起你们吗??

薛大勇不管少苦的讽刺,看着少苦居然点头理直气壮的说:是啊。所以我们不能给国家增加负担啊。自力更生,自己想办法解决啊?

少苦看着薛大勇的厚脸皮,小声提醒的补充道:自力更生后面是艰苦奋斗,就是多干活,少吃肉,最少不吃肉。

周全胜听到少苦这么说,“啪”的一下,给了少苦一下,无视少苦反抗的眼神,很霸道说:那次吃肉忘记你了,你还不是想吃就吃,想拿就拿。现在找上门了,磨磨唧唧的,一点不干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把家的存货都拿出来。

少苦看着周全胜不讲理的摸样,只能感慨道:现在日子不好过,大旱啊。早都枯死了,人都没有吃的啦,谁还喂猪啊?

周全胜听到少苦这么说,也默默叹了一口气,哎,现在全省甚至全国都这样,别说猪了,人都没有吃的。

周全胜和薛大勇一直以为的猪肉来自红山大队或者窑口大队,毕竟那两个大队都靠近山里,偷偷的在山里养个几十头猪不是小意思。

违反国家政策??那和他们没有关系。

私买私卖??哪有那回事,只是交换而已?国家允许交换的。

至于钱吗?那好解释。我们只是猪换猪啊,铁厂现在没有猪,只有把钱压在哪里,等铁厂的猪养大了,再拿猪把钱换回来,这不是交换吗??

再说了,他们以前打仗的时候每次打完仗,谁不留点私活?一切缴获要归公,是啊。我们又不是自己用的。

不留的是傻子。傻子是没有肉吃的?要不怎么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呢。

周全胜可不管你的猪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只要有猪卖给他们,管你哪里来的呢?你就是抢来的,到了他们嘴里,给你的只有一堆大便。

大便不要是吧? 那就用钱抵债吧。反正猪是没有了。

再说现在各个工厂自己想办法搞点私活,上面也在睁只眼闭只眼,你有能耐,你就去搞,搞到是你本事。要是有富余最好支援点给上面,吃人家的的嘴软,上面更不和你计较了。

上次铁厂的肥猪都支援了工业局和市政府好几头,上面也不追究你们哪里搞到的猪,也不来劫你的胡,只会表扬你不给组织增加困难,充分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风格。

领导最讨厌那些天天向上面张口伸手,领导也难啊。这个年代的领导还是很清廉的,没有那么多等级观念。所以下面的人也不怕领导,有事没事找领导。

听过一个很搞笑的故事:市长每天上班的时候,都向门卫的一个瘸腿大爷敬礼。

为什么?因为瘸腿大爷以前是市长的老班长,老连长,后来受伤了退伍做了门卫。你说说他会怕市长吗?

全国人民都很难,都在勒紧裤腰带还债的时候。现在又要和灾难做斗争,你还天天给领导找麻烦,领导看见就要躲啦。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该干么干么去,自己想办法。

这个年代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上面不管你,只要不违纪乱法,自己谋福利,谁也管不着。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薛大勇还是开口到:肉都事情你还是要想办法,没办法啊,要是有办法也不来找你啊,不说猪肉事情,鱼肉也可以,你就是搞到老鼠肉我也要。

少苦被薛大勇的疯狂震惊,老鼠肉也要??饥渴都什么程度啊??

少苦才不上当,今天给两个老油条开个小口子,明天他们就能它扒成一张门,少苦坚定的摇了摇头:没办法,搞不定,就是过年的猪肉也没有了?

周胜利听到少苦油盐不进,不想办法,生气的又是“啪”的一下,故作生气是说:别和我说那些没用的,鱼肉怎么没有办法,虽然干旱,但是水里还是有鱼的把。就是数量少点,几千斤没有问题吧。

少苦很无语,看着周胜利天真的眼神说:我的大领导,你出去看看。现在那个湖里,晚上不全是人啊,都偷偷在捞鱼呢。现在出去捞鱼不是找死啊,人家看到你捞那么多鱼,会放过你??就是不抢你的,也会举报你啊。鱼还能到你嘴里??

周胜利恍然大悟,薛大勇也是一脸如此的表情,对少苦的话没有怀疑。

两个人来的时候都在打鱼的主意呢,现在看看确实挺麻烦,估计不能实现了。要是真的大张旗鼓的捞到那么多鱼,自己还不知道分到多少呢。

两个人都是人精,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都是懂的,以前有点好东西都是东藏西塞,生怕别人看见。

两个人都长长叹了一口气,渴了几口茶,周全胜不甘心的说:你的馊主意比较多,想想办法,还有其他门道没?

少苦很郁闷的说:谢谢夸奖,要是你要20斤自己吃,我可以想办法,可是这个实在无能为力啦。

周全胜和薛大勇都在默默喝茶,喝光再加水,都在沉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