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风光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08-19 13:53:40 字数:4540 阅读进度:217/569

少苦看到门外站在的人,非常意外,最近总是有非常意外的人到少苦家里了,意外多了就麻木了,周小美都能上门了,周小梅上门也不稀奇了。

周小梅看来真的过得不错,打扮的干净利落,关键脸上洋溢着自信幸福的神情,和上次来的时候那个脏兮兮畏缩害怕的周小梅完全是两个样子。

哎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少苦看到周小梅手里居然还拿着礼物,好像是几个糖果,天啊,周小梅来了这么多次,记得是第一次带东西过来,真是好大惊喜。

周小梅满脸笑容的说道:“小五,大哥和老三呢?我带了几个糖果,给老大的明明吃?”

周少成和林小思过来了,听到周小梅的话尴尬了一下,林小思很有眼色的接过周小梅手里糖果,不停替孩子谢谢她姑姑。

周小梅一点也不怯场,似乎忘记了以前自己的狼狈样子,满脸笑容的说道:“大哥,听说二妹和老四也要结婚了,真是双喜临门啊?”

周少成老实巴交的“嗯”一下,搞不清周小梅葫芦卖的的什么药,也不敢多说什么,真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少苦先捅破问道:“周小梅,你现在徐家过的怎么样啊?徐家没有为难你吧,为难你的话告诉我,我们周家的女儿不能被别人欺负,我前几天也是这么和周小美说的。”

周小梅好像忘记和少苦之前那么多的不愉快,听到少苦的话得意的说道:“没有,回去之后,他们徐家没人敢欺负我,现在他们徐家的前途都在我们周家手里捏着呢,要是欺负我,我就去举报,我要是举报的话,徐家全部都要完蛋,现在徐家是我当家,都是我说了算。”

我靠,还真的是这样?少苦的郁闷了,少苦上次只是随口说说,故意挑拨徐家和周小梅内斗,省的徐家总把目标盯着周家。

哎,徐家真的令人失望,那么多人居然斗不过周小梅一个人,居然被周小梅征服了,tmD,徐家这是太丢人了,怎么不去死啊,那多人居然斗不过一个女人。

少苦一点都不知道,徐家为什么斗不过的周小梅,因为周小梅后面有少苦站着,少苦要捏死徐家太容易了,要不然徐家再怎么没用,也不会让周小梅一个人爬到头上来。

哎,真的失算了?少苦心情很郁闷,幸好周小梅现在没有兴妖,要不然还没办法制她啦,看到周小梅春风得意的样子,少苦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错事。

少苦想了想出主意到:“你要对两个老的好点,只要两个老的过的好,你的妯娌想造你的反,他们也不会同意,你要学会借刀杀人,你在背后出主意,让你公公婆婆出面镇压你妯娌,他们出面名正言顺,你再去唱红脸,那样你才有好好名声,不要什么事情都是你出头,这样,回去的时候带点肉罐头,该装孝顺儿媳妇就是要装。”

周小梅目瞪口呆的看着少苦,觉得少苦说的真有道理,自己天天都在吵,吵的还真累,两个老的总是在看戏,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看来自己的五弟能够赶走王家,还是很有手段的,以后要好好学学。

少苦也不怀好意的想,好好学就对了,反正不能消停就行了。

不过少苦看到周小梅和周少成一股兄妹情深样子,这不是蛮好的吗,自己本来的打算不就是兄弟姐妹和睦相处吗?只要周小梅不惹自己生气,就是把徐家搞得天怒人怨,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时代不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吗?

周小梅是来参加周小美的婚事的,哦,对哦,周小美要结婚了,这真是野兽的速度了,定了啦就办酒,办了酒就交配,也不知道是谁担心夜长梦多,估计最后悔的应该是陆家吧。

周小美的喜酒还是要去吃的,周家本来就没什么亲戚,周小美都上门来请了,不去会被别人笑话的,周家内部斗的厉害不要紧,但是对外的时候还是要一致,要不然怎么有国共合作呢?

少苦可以欺负周小美,但是陆家不能欺负周小美,周小美怎么说也代表着周家的女儿,要把战争阻挡在周家的大门外面。

周小美万一在陆家过的不好,到时候还是要回来骚扰周家,就应该让周小美以后也像周小梅那样,让周小美也在陆家折腾,那样周小美遇到困难的时候,发现周家还是她的后盾,那样在周家至少要表现的和周小梅一样,和和睦睦,兄妹情深,至于别人家的苦难,那就对不起啦,自己的幸福终究要建立在别的痛苦之上,反正每个家庭都要有一个做主的,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周家的子女做主呢?

少苦现在有点后悔了,周小美结婚的太急了,什么都嫁妆都没准备啊,少苦想了想,觉得这不行啊,该给还是要给的,一定要把周小美的面子撑起来,给陆家一个下马威,然后怂恿周小美夺权,周小美在陆家折腾,肯定要指望周家,那么在周家就要消停了。

少苦想到这里,急急忙忙的出门了,对着周少成叫到:“老大,你照顾周小梅,中午整个硬菜,晚上让她和小安住,我有急事,出去一下。”

少苦直奔市政府找到周全胜,要一张自行车票和缝纫机票,周全胜听说少苦给周小美准备嫁妆,赞许的看了少苦一样,二话没说,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了,还加上一张手表票,看来还是周全胜考虑的比较周到,对少苦不停夸奖,说少苦顾全大局,姐弟情深呢。

少苦白了周全胜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屁的姐弟情深,完全是担心周小美干不过陆家,被陆家赶回来,丢人周家的脸是小事,关键又要折腾少苦啊。

少苦把票和钱给了胡子,让他去商店都买齐了,少苦直奔做衣服的周师傅那里,周师傅看到少苦蛮开心的,少苦照顾了周师傅不少生意,也给周师傅提供不少粮食和肉,两个交情很深,听说少苦的二姐明天嫁人用的,停下手里活,保证少苦的新衣服晚上就能做好。

少苦还急着准备一些鞋子和其他的东西,转了一大圈,终于把东西买的差不多了,想到明天周小美要在老周家出嫁,王大美没有收到彩礼,估计连饭都不会管,既然这样就让周小美在新周家出嫁吧,一天时间也不知道来得及准备吗?

少苦马上去派人去通知老刀,让老刀去找厨师,鸡啊鱼啊都要准备好,少苦把小伙伴全部派出去了,各忙各的,一定要把东西准备齐全,还要通知一些亲朋好友,反正是少苦当家,就当嫁女儿了,只要去通知一下就可以了,来不来就不管了。

周小美在家里等着明天嫁人呢,老周家真的和少苦想的一样,冷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准备,连饭都不会管。

王大美穷的叮当响,加上什么彩礼没收到,一肚子火呢,虽然王大美嘴上说不在乎彩礼,但是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呢,任谁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要嫁给别人了,一分钱彩礼都没有,谁都不会甘心,王大美在家里发火呢,周小美也心凉了,也不在乎,反正明天自己就不是周家的人啦,不过觉得自己的婚礼好凄凉,和自己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伤心的流泪呢。

周小美听到猴子找到,周小美认识猴子呢,都是街坊,怎么会不认识呢,有点奇怪,侯天明怎么会找她呢。

猴子看到周小美,就急忙说道:“周小美,五哥说了,让你通知陆家明天早上去他的院子接你,让你明天早上早点到她的院子,五哥帮你办酒,还请了不少大人物呢?”

“啊,猴子,你没有骗我吧?”周小美被猴子带来的消息惊呆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大的惊喜呢,追问道:“猴子,小五真的这么说啊?”

猴子看到周小梅怀疑自己,生气的说道:“是啊,五哥让我们到处买东西呢,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五哥的话我带到了,你记得通知陆家啊,我还有很多事情呢,你记得啊?”

周小美兴奋的说道:“我记得,我记得,我马上通知陆明,谢谢你啊猴子。”周小美看到猴子跑去的身影,急忙大声谢谢。

周小美一转身,看到王大美阴沉的眼神,心里一凉,知道她和猴子的话,肯定被王大美听到了,

果然王大美破口大骂:“他们是的白眼狼,你也是白眼狼,妈对你多好啊,你居然背着我和那几个兔崽子勾结在一起,你想气死我啊?”

周小美看到王大美翻脸大骂,也不在乎说道:“他们是我的亲哥哥和亲弟弟,我不和他们亲近,难到和王家的那些表亲亲近吗?”

王大美不甘心的骂道:“你忘记他们帮你赶出去,是王家的人收留你,你们已经断亲了?”

周小美可是现实主义,厚着脸皮说道:“断亲了也是亲人,再说,你什么嫁妆都不给我,我嫁到陆家怎么抬得起头,难到我以为指望王家那帮怂货帮我撑腰吗?”

王大美听到周小美骂王家,气的愤怒的吼道:“那你给我滚,滚去他们家,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周小美听到王大美的话,冲到房间拿起她早就准备的大包袱转身就跑,边跑边叫:“妈,我名下的一间房子送给你了,就当孝敬你了,反正我以后不会和王家的来往。”

王大美气的拿起来扫把就跟着后面追着周小美打,王大美要把这几天受的的窝囊气,全部撒在周小美身上,吓得周小美跑得更快。

少苦忙了一圈回来,看到周小美居然已经过来了,眼泪索索和周小梅,周小安一起一股姐妹情深呢,周小美看到少苦回来了,打算过来解释一下,少苦摆摆手让她什么都不说,少苦也不在乎这点破事说道:“行了,行了,早点来就早点来,晚上你和小安你们三个挤挤吧,明天等陆家过来接人吧。”

周小美生怕少苦把她赶走,听到少苦的话,也不敢再说什么,又和小安,周小梅一起低声叽咕呢,很快回小安的房间啦。

第二天一大早,老刀带着厨师过来了,猴子刚子马家兄弟都过来了,很多都是扛着桌和椅子过来了,这时代,家里办大事的时候,桌子、椅子,碗和锅都要借的,自己家的肯定不够,幸好周少成结婚的时候,周家办过喜事,街坊邻居都很自觉来帮忙。

少苦在街坊的人缘比较好,小恩小惠的一直保持着,少苦家有事情,大家都乐意来帮忙,令人遗憾的是董洁和李冉冉,左小青还在生少苦的气,不愿意过来帮忙。

陆家的人很快来了,少苦看到那个所谓的陆明了,长的高高大大的,挺帅的,难怪周小美看对眼了,陆明有点害怕看着少苦,幸好少苦也没为难他的想法,少苦的想法最简单,吃了饭早点滚蛋。

过来一会少苦请的人都来了,少苦为了死撑场面,把周全胜,薛大勇,杨书记,工会李大姐,还有铁厂的很多同事领导都请来了,陆明他爸虽然是服装厂副厂长,但是厂长的含金量不一样,看到这么多大人物,还是有点紧张,同时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儿媳妇娶得好,还是老三有眼光。

周少业来了,带着恐龙妹过来了,周少业现在到了血霉了,倒霉的原因等会再说,周少业一副自己是主人公的样子,看到那么多领导,周少业激动啊,不停的领导前面献殷勤呢,搞了半天少苦打的台子,周少业过来唱戏,幸好少苦没有打算找茬,要不然周小美的喜事又成了闹剧啦。

周小美仪亲的时候,很多同事和街坊都对陆家说,周家的女儿要不得,周小美在家做姑娘时候,就闹得家里不可开交,都说嫁过来之后,陆家就不得安宁啊,陆家的人也犹豫,可是儿子非要娶,他们只能认啦,早知道周家的背景这么强大,陆家早就把周小美娶回家了,有本事的儿媳,折腾点,自己也愿意接受。

少苦把两部卡车都开出来了送亲了,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三大件做嫁妆,把周小美美的差点乐翻了,出门的时候真的像害羞的女儿,哭着闹着不肯走,气的少苦差点一脚把她踢出去。

少苦花了这么大血本,还不是为了风风光光的送你去陆家折腾,临了临了就还要作怪,真的想气死少苦啊?哎,少苦终于把周小美送走了。

少苦看着周小安,心里想到,周家都剩下一个周小安没嫁人了,等周小安嫁人了,自己真的轻松了,不过周小安也是头疼的人啊,看来以后没事经常逼逼周小安,让她学会斗争,不能智商高情商低吧,那不是被人骗死不偿命吗?真到那时候,周家真的丢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