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假清高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18:28:36 字数:3543 阅读进度:414/569

这个五月还真一个头疼五月,一连窜的精简基本让人崩溃了,谁知道还有更狠的在后面呢。19日,教育部。确定全国高校从原来845所减为400所,中专从原来的2,724所减为1,265所,共精简教师员工34万人,学生45万人。

这下次南都北京,上海,西安,武汉这几座城市算是遭殃了,谁让这几个城市的高校和中专最多呢,

一直都自视清高的知识分子不能独善其身了,现在也不能笑看风云。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你们家了吧。这次惨叫的地点又换到学校了,学校面临一个精简和合并的问题,留下来的肯定是好事情,可是被精简的那些人怎么办?

老师和学生都一直都是大爷的角色,学生还好点吧,哪里来回哪里去,回到户口所在地,由当地政府安置,招工是不可能的,现在地方上都在精简呢,至于学生怎么活下去,那是他们父母和当地政府考虑的问题了。

可是老师就比较麻烦了,古话说手无缚鸡之力,废话啰嗦一大堆,就是说他们这种人。现在到处精简,这帮老师能干嘛呢?也没有地方安置这帮干活不行,耍嘴皮子都是高手,坐着等饭吃的大爷呢?

只能都回农村了,国家的政策就是这样。至于老师回到农村能干嘛?这些不是我们该考虑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活得下去是你的命,活不下去是你的思想有问题。反正农村有的就是土地,回去种田吧?

这个时候,南都又是人心惶惶的,南都要好多大学呢,南都大学,河海大学,师范学院,农学院,工学院,东南大学等等十几所呢,这次基本要精简掉一半,一半的老师和学生都要被赶回家啊。

这可是好几万人啊,省里和市里又在又疼呢,这一帮大爷,真的回到农村,基本就是废物一批,学生还好点,毕竟年轻,卖点力气还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可是教职工就真的是废物了,会种田吗?能养活自己吗?

这一下南都哀叫的更加惨烈了,一批没有走,又来一批,现在还有加上一批天生就会鬼叫知识分子,反正除了哀叫就是讲大道理,天天废话没完没了的讲,到头来还是改变不了被精简的命运,大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认命吧。

少苦回到南都这几天,日子过得还行,都精简的差不多了,高峰日期已经过了,该滚蛋的都滚蛋了,剩下的都是关系户和钉子户,钉子户打算强推过去,关系户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

毛专员最近忙着学校的头疼的时候,没有时间来骚扰少苦了,其他人很自觉没有过来骚扰少苦。

少苦今天在食品厂像模像样的办公呢,看着不请自己来的姚朝云教授,就知道肯定没有好事情。现在南都在合并和精简教职工和学生呢,大家都知道事情,哪次精简不是死伤一大片,学校的精简力度基本是50%,两个人里面要干掉一个,标准的刺刀见红,你死我活的斗争,非常残酷。

这时候很多大学流出很多口头语:天大地大,没有自己的工作大;爹亲娘亲,没有自己的工作亲;老师学生都重要,没有自己的工作重要。

还有什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格更高,若是为了工作,两者皆可抛。为了一个留下来的名额,多少"qingren"爱人恋人,都"chiluo"裸的翻脸。人性本恶,充分的显露出来了。

姚朝云一身疲惫,神情焦脆,最近实在被烦的吃不消了,一帮清高的知识分子,为了保住铁饭碗,都撕破脸皮在闹了。男人还好点,那些女人太疯狂了,比农村的老妇女骂街都疯狂,什么脏话丑话全都骂出来了,有的直接动手打起来,这个危急的时候,什么面子里子都没有工作名额来的实在。

最近农学院打的一塌糊涂呢,为了谁能留下来,大家都刺刀见红,把大家的以前的丑事破事都揭露出来,原来所谓的知识的殿堂,也是这么乌七八糟,原来很多老师都是道貌岸然的禽兽呢,哄骗女学生的,骗取科研费用,抄袭别人研究成果的,比比皆是,这时候大家发现天下乌鸦一般黑。

姚朝云最近也被大家攻击了,以前和女学生不清不楚的关系,去年少苦送过去的水果和猪肉都成了污点,老姚同志非常干脆,这次来找少苦,就是厚着脸皮过来求收留的。

少苦听了姚朝云的来意,十分震惊的问道:“老姚,你是有教授职称的吧?据我所知,教授级别不在精简范围之内吧?精简教职工,不包含教授吧?”

老姚同志无奈说道:“学校现在一团糟,哪有心思做学问搞研究。大家都忙着内斗,除了院士,都在攻击范围之内。为了一个位置,基本斗翻天了。我让出一个名额,也让大家少闹点。”

少苦摇头说道:“你就是让出来,估计没什么用。说实话,你愿意到我农场来,我双手欢迎,我们农场的待遇不比你们学院差,我担心你放不下?”

老姚心累的说道:“放得下,现在学校是在太乱了。我可以带几个学生过来吗?都是非常棒的小伙子,一身的才华,回家种田太浪费了。”

少苦干脆说道:“可以啊,你觉得不错的都可以带过来。给你30个名额。在我这里享受铁厂工人一样的待遇。”

老姚激动说道:“真的?那真的万分感谢周厂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呢?我早点办理手续,大家也能放心,再耽误下去,流言蜚语要把我吃掉了。”

少苦开口说道:“沙洲农场正在拓荒搞果园和西瓜呢,都是你的强项。你去的越早越好,到时候你到食品厂,我们安排卡车送你过去?”

老姚同志发现自己还是有用武之地的,心里还是比较开心的,知识分子麽,总是担心别人嫌弃自己。老姚开心的问道:“后天就可以过去,我们自己坐车过去,不用你安排卡车了?”

少苦提醒说道:“来了这里就要服从我的领导了,到时候就没有退路了,你要想清楚啊?”

老姚同志变得很快,马上配合着点头说道:“明白,那行,听从周厂长的安排,我们后天做卡车过去?”

少苦担心问道:“那你在农学院的房子是不是也没有了,我在食品帮你安排一套房子吧?集体宿舍,回头我再建一栋住宿楼,解决你们住宿的问题。”

老姚同志马上拒绝说道:“周厂长,不用麻烦了,家人都跟我一起去农场。”

少苦拒绝说道:“别啊,你的孙子他们留在城里比较好,小孩子还在读书吧?去了乡下去哪里读书啊?”

老姚为难说道:“这样太麻烦了吧?”

少苦摇头说道:“不麻烦,回头我们农场建一个农场小学,到时候让大家的孩子一起读书,现在就让他们在城里读书,粮食的问题不用担心,你的粮食补贴足够养活他们了?”

老姚感谢说道:“谢谢周厂长了,家里的事情麻烦你了。”

沙洲农场有老姚在,少苦一下子省心不少。再说,老姚可是带着不少学生下去,都是技术骨干,技术问题以后不用担心了。

少苦打算收拾下乡了,马上春收了,今年可是种了不少油菜呢,要看看收获怎么样?少苦还没有来得及跑路呢,被毛专员抓住了,毛专员看着少苦欲哭无泪的表情,苦笑着说道:“哎,少苦,不是我为难你,是领导让我来请你,一起去省政府吧?”

少苦到了省里发现是何副省长找自己,少苦只能一副任杀任刮的样子了。

何副省长把毛专员打发了,只留下来少苦,和蔼的说道:“少苦,我们找到你肯定是相信的能力。”

少苦心里想说:不要相信我的能力,我没办法啊。可是嘴上只能婉转说道:“何伯伯,我的肩膀小,挑不起太多的责任,你不要期望太高?”

老何同志夸奖说道:“你有这个小心和警惕是好的。可是这个事情非你不可?”

少苦惨兮兮的说道:“您太看的起来了,那您说吧,我听着呢?”

老何同志直接说道:“国家的政策你也知道了,我就不废话了。有几个老教授,想放到你的农场,你帮忙照顾点,一定要照顾他们啊?”

少苦奇怪的问道:“教授不在精简范围之内吧?”

老何解释说道:“他们的情况有点特殊,你一个人知道就行了,这是他们的资料,修改后的资料,原来的资料你就不用管了,以后就按照这个资料存档。记住,一定要保护好他们?”

少苦看到老何同志说的那么严肃,也不敢嬉皮笑脸了,肯定说道:“你放心吧,农场范围之内还是安全的,有问题我就把他转移走。”

老何同志点头说道:“有人打听他们情况你要及时告诉我?在没得到我的同意,任何人不能带走他们?”

少苦严肃说道:“放心吧,想在我手里带走人没有那么容易。肯定照顾好他们?”

老何同志再三提醒说道:“一定要保密知道吗?”

少苦点头说道:“这次有不少教授到农场,混到一起,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老何同志欣慰说道:“那行,这个事情交给你了。那你去忙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直接来找我啊?”

少苦出来的时候,毛专员还在等着少苦,一脸期待的样子。

少苦警惕的问道:“你这么还不走啊?你想干么?”

毛专员一把拉住少苦,惨叫到:“少苦,我实在太难了,日子没话过了。”

毛专员的日子是没法过了,那么清高的,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知道自己要被精简了,天天跟疯子一样,在市政府撒野呢,仗着自己的老资历,还是读书人,牛气的一大糊涂,陈书记和毛专员快疯整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