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讨厌的人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11-19 05:12:31 字数:4355 阅读进度:454/569

少苦正准备开着卡车去三爷家呢,三爷家里今天办喜事,周少阳终于结婚了,邀请少苦过去喝喜酒,周少阳的老婆早就定下来了,本来年初就准备办酒了,可是那时候周少阳忙着果园的事情,出了周少伟的事情,周少阳对果园的事情格外的用心,所以结婚的事情,前前后后耽误了怎么久,这次终于要办喜事了。

少苦刚出办公楼的大门,看到一个自己非常不愿意见到的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呢。

张雨欣过来找少苦,可是门卫不让她进大院子,他们家的成分不好,属于下放人员,看管的非常紧,一直都在沙子场里面劳动呢,而且还是经常被人欺负的那种,没人撑腰,张家在沙子场过的非常惨。

张家两个兄弟带着儿子儿媳和女儿,下放到农场进行再教育,少苦现在怕了张家的人,张家现在就是狗皮膏药,少苦都不敢搭理他们,直接打发到沙子场去劳动改造了,没有想到,居然还是找上门了。

张家的一帮少爷少奶奶原来都在城市里面养尊处优,哪里干过什么重活,别说沙子场这种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强大非常大的纯体力活,就是别的生产队的活都受不了,所以来了沙子场才干几天活就受不了了,顿时又成了落后的典型。

砂石场可没有张家的亲戚,大家都不会惯着他们,黄令辉为了突出自己的能力,都是把男人当做牲口再用,把女人当做男人用,对着张家这帮偷奸耍滑的,黄令辉可不会客气。

一顿棍棒和皮鞭,加上没饭吃,几下把张家的人收拾的没有脾气了,张家的人明白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张家被黄令辉这条恶狗欺负了。

张家的人都恨死少苦了,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到少苦身上,认为少苦打击pò hài他们张家人,当年张家人嫌弃少苦,把张雨欣许配给别的男人看来,少苦这次报复张家呢。

其实张家太看得起自己了,少苦要报复张家,张家肯定过的比现在惨多了。张明晨和张明鑫两个兄弟以前毕竟被dǎ dǎo过,那时候也参加过劳动,虽然没有沙子场这么惨,可是到底锻炼过的,咬着牙还能坚持。

可是张家的几个孙子,张子龙,张子光,张子胜他们三个都顶不住了,他们可是从来都没有干过任何活,在家扫地都不扫一些的,现在要拿着挖锄挖石头,怎么可能干得了呢?三个男人连乡下的女人都不如,连挖锄都拿不到,差点把自己脚腕给挖断了,自己把自己吓得直哭,把周围的人差点笑死了。

黄令辉可不会客气,干不了活就没有饭吃,连着饿他们两天,饿的他们头晕眼花,张子龙干活的时候,直接一头栽倒沙子场,幸好不是大石头,要不然小命就直接玩完了。

张家人都吓坏了,砂石场真的会要人命啊,张家的三个孙子吓得直哭,张家两兄弟也没办法,不管找到黄令辉怎么求情,都是白扯。

张家的几个女儿也在沙子场干活呢,两天下来,晒得这帮千金大xiao jie都叫苦连天,皮肤晒黑了,手指磨破了,脚底板也磕疼了,腰板也累断了,一堆毛病,把大xiao jie娇滴滴的性格发扬光大了,可是没人心疼她们,就连他们的亲爹,也至少先顾着儿子。

前一段时间,农场秋收抢收,沙子场的所有人都去生产队帮忙干活,张家的一帮人有搞笑了,人家都的光着脚下地干活,张家的孙子,孙媳妇和孙女,居然不敢光着脚下地,要农场给他们准备胶鞋,差点把生产队那帮干活的人笑死,第一次看到这么搞笑的人,这哪里是来干活的,是猴子请来搞笑的吧。

黄令辉的脸色当场挂不住了,黄令辉自认为在农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那些生产队长鄙视的看着自己,直接拿着扁担吵张家几个孙子腿上敲过去,打的张家孙子跑的比什么都快,再也不敢说什么没有胶鞋不下田的屁话了。

张家的几个孙女和儿媳,看到黄令辉阴沉的脸色,咬着牙下田了,被田里的虫子吓得鬼叫,像田里想兔子一样蹦来蹦去,把所有都逗乐了。

这次秋收沙子场的表现非常不好,什么奖励都没拿到,还被别人嘲笑的一番,黄令辉憋着一口气呢,回到农场,那一团怒火,都发到了张家头上。

黄令辉本来还对张家有点顾虑呢,听说张家的三孙女是省里第三shū jì的儿媳妇,张家和少苦的关系也不错。

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次少苦点明了是照顾陈家,而且还把陈家两个姐妹调到纺织厂去了,可是对张家,摆明是不闻不问。而且省里打听回来的消息,袁家的已经和张家划清界限了,袁家的儿子和张家的孙女都在闹离婚呢,张家的孙女也要发配到农场来了,那黄令辉都不客气了。

这几天的日子,张家的人被黄令辉折腾yù xiān yù sǐ了,张明晨两个兄弟带着张家的三个孙子,差点改姓黄了,就算给黄令辉做儿子都没用,张家的几个儿媳,差点爬到黄令辉床上去了,可是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张雨欣实在没办法,好不容易找到理由出来,今天又来堵少苦,张雨欣知道少苦非常讨厌他们张家,明显和张家不想有什么联系,要不然张家也不会到这个地步了,可是为了自己的爸爸和哥哥,张雨欣又硬着头皮过来了。

少苦看到张雨欣,顿时满头都是无奈,张家怎么这么讨人嫌呢,癞皮狗也没有张家这个癞法吧,少苦既然不待见他们,他们应该有点知识分子的骨气,就应该和少苦断绝往来。

张家的表现一点不像知识分子,有点像政客,没脸没皮,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整天让人女人抛头露面,整天想着用美人计,尽干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勾当,张家真的没落了,一旦失去了知识分子的骨气,就连少苦都看不起张家了。

少苦十分嫌弃的说道:“张雨欣,你这次跑过来干么?你何必干这种自讨没趣的事情呢?”

张雨欣又开始演戏了,眼泪呼噜呼噜往下流,凄惨的说道:“小叔叔,我们张家实在太惨了,你看看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皮肤,我实在受不了了?”

少苦鄙视的反问道:“据我所知,和你张家一起过来的,还有其他的女孩,她们有的比你们张家出身还好吧?她们都能坚持下去,你们怎么那么娇气呢?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呢?”

张雨欣可怜兮兮的说道:“小叔叔,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你看到我们两家的情分上,就可怜可怜我们家吧,我哥哥都快饿死了,每天吃不饱,还要干那么重的活,就是没有饿死,也要累死。”

少苦摇头说道:“怎么可怜你们家?你们家到最艰苦的环境中接受再教育,这个是上面定下来的,难道为了你们张家,把我搭进去吗?”

张雨欣急忙求饶说道:“你就黄场长打个招呼就行了,让我们吃饱肚子就行了。而且陈家的姐妹不是调走了吗?你把我和我姐姐也调走好不好啊?”

少苦当然不会同意,反问道:“陈家姐妹是精简人员,犯了错误的,时间到期了自然可以调走,陈家兄弟马上也要调走。可是你们家的问题,是上面定性的,我怎么可能徇私呢?”

张雨欣急忙求情说道:“小叔叔,农场是你做主,你开口了,别人哪里敢反对呢?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我给你做"qingren"好不好?”

少苦急忙摇头说道:“我开口没有用,黄令辉和我的关系不好,以前还举报过我呢,他父亲是省里的干部,不会给我多大的面子的。再说你们张家的女人我可不敢碰,你们张家可以找袁家,袁家不是要和你三姐离婚,你可以把这个做条件啊?只要省里的领导开口了,你们张家的日子就好过了,省里领导罩着,谁敢惹你们张家啊?”

张雨欣被少苦说的有点心动,死马当作活马医,有了救命的稻草,哪里还顾得那么多啊?张雨欣犹豫的问道:“可是我们现在出不去啊,你可以给黄场长说一下吗,给我请几天假好不好?”

少苦同意的说道:“可以啊?我回头给你黄令辉求个情,我的面子没有用,可是看到袁shū j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张雨欣急忙问道:“可不可以今天就说,耽误一天,我爸爸就多受一天罪的。”

少苦干脆的说道:“行,我等会回老家,正好路过你们沙子场,帮你和黄令辉说一下,你先回去找关系吧?一定要找到可靠的关系,要不然黄令辉肯定会加倍整你们张家的,黄令辉的父亲是省里的领导,和省委李shū jì家是亲戚,我也拿他没有办法?一切要靠你们自己啊?”

少苦看着张雨欣急急忙忙离去的声影,脑袋开始飞快的运转,张家现在就是一条死狗,没有想到这条死狗还有一点用处,用他们来给袁家添点乱也不错。

袁家可不是什么好人,上次顾炳暗地里面收集少苦的材料,就是袁家被指使的,袁家估计是想借着少苦的手对付省里的一号或者二号。

幸好少苦发现的早,要不然被省里的三号人物盯着,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虽然发现了袁家的一个棋子,不过袁家有没有其他棋子就不知道了。

张家是没什么用处了,可是只要张家死死的咬着袁家,求袁家帮忙就行了。只要袁家敢开口,一个徇私包庇fd分子的罪名就跑不掉了。

少苦可是那种打不还手的人,袁家干的好事情,少苦早就告诉了李shū jì和陈省长,虽然少苦说的不明不白,可是他们可是经过斗争活到现在的人精,只要给他们两个人一点提示,他们心里已经一清二楚了。

省里的三号人物盯着少苦,少苦只是一块敲门砖,用来砸谁家的大门啊?难道用来砸开铁厂杨shū jì的大门吗?杨shū jì不归省里管,老袁同志吃饱撑着;难道是上海区委shū jì薛大勇吗?苏省的省委手再长,也伸不到上海去啊;更不可能是远在几千里之外羊城市长周全胜了,周全胜和苏省有什么关系呢?所以袁shū jì收集少苦的材料,盯着少苦的目的非常显然了。

李shū jì和陈省长他们两个可不是纸老虎,都长期斗争中胜利而出佼佼者,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只要逮到机会,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少苦担心了,少苦不想整天被省里的三号人物惦记着。

少苦在剩下的日子,就要干两件事情,一是帮张家做做宣传,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张家找袁家走关系了,袁家要帮张家徇私,抵制上面的文件了;二是加紧逼迫张家,张家只有过得惨,觉得袁家开口有用处,那样才会死死的咬住袁家。

少苦的小伎俩对于省里三号人物可能没有多大作用,可是只要有污点,总会有办法了,污点添上去容易,洗掉就难了。

少苦到了沙子场,找到黄令辉,故意大声说道:“老黄,给张家的所有人都放几天假,人家可是省里袁shū jì的亲戚,人家要去找袁shū jì求情了,总要给点面子吧?”

黄令辉听到省里的三号人物,顿时吓一跳,小心的问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省里领导不会找我们茬吧?”

少苦无辜的说道:“哎,领导不发话,我们这些小人物也难啊?你说说,他们有省里领导这个亲家的关系,早点说啊?让领导打个招呼,要不然以为领导故意以身作则呢?这不是为难我们这些办事的吗?”

黄令辉点头说道:“是啊,有关系早点利用吗?这不是坑人吗?”黄令辉可就是用关系当上场长的,所以对关系比较看重的。

少苦苦恼的说道:“省里的三号人物,我们都要小心点啊?给他们放假吧,大人物我们惹不起啊?”

黄令辉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少苦一走,立马给张家所有人都放假了,让他们回去找袁家疏通关系了,很快整个农场都知道张家去找省里的袁shū jì讨人情去了,估计要不了南都都知道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