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解决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11-19 05:12:56 字数:3523 阅读进度:479/569

小安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失恋,那个伤心难过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少苦让周小梅带周小安回汤山老家散散心去了。徐峰的二姐要生了,可是徐峰的二姐夫上次通过周小梅的关系,安排在农场做临时工呢。

现在农场正是春耕的时候,一个人恨不得当做两个人干,人家本来就是走关系进来的,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呢,这个时候不方便请假,所以周小梅和徐峰都打算回去看看她二姐,周小梅就把小安也带着过去。

要是以前肯定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现在二姐夫靠着少苦吃饭,小安去了他们家,肯定十分欢迎。正好带着小安出去走走,可以散散心。

少苦把小安打发了,就安心对付徐有成了,周家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拿了周家的东西,肯定要付出代价。

少苦先去找蒋家松,上次小安为了丢掉的自行车去派出所做了登记,蒋家松看到少苦没有追究的意思,也没有认真追查。要是马上丢掉了自行车,立刻追查还有希望,可是一个月前丢掉了自行车,人家拆也拆光了。再说,那是在东城区地盘丢掉了,还要案情通报,相当的麻烦了。

蒋家松诧异的问道:“小五,你说你的自行车已经找到了啊?”

少苦叹气的说道:“蒋叔叔,其实不是丢掉的,是被人骗走的,不好意思说啊?”

蒋家松不以为然的说道:“你和我客气什么?直接说啊?”

少苦丧气的说道:“有人骗了小安啊?”少苦有长长的叹一口气,然后一五一十的和蒋家松说了事情的始末。

蒋家松可是老公安,见惯了这种事情,叹气说道:“哎,这种事情太多了,没有想到发生到小安身上,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少苦凶狠的说道:“趁着小安生气的时间,刚好又不在南都,一劳永逸,直接让徐家滚蛋?”

蒋家松同意说道:“你这是治标不治本啊?最好的办法是小安心里转过弯,明白了徐有成不是托付终身的主,主动和徐有成分的干干净净。”

少苦没好气说道:“那估计是不可能的,大家都清楚小安是什么人,徐有成掉几滴眼泪,小安肯定就心软了。再说,哪能有那么完美的事情。把徐家赶走,随着时间流失,让小安慢慢忘记他那个人吧?”

蒋家松无奈的说道:“目前只能这样了,担心徐有成不死心,到时候还来找小安怎么办?你总不能不让他们见面吧?”

少苦嘿嘿坏笑说道:“到时候特别交代地方zhèng fǔ,不给徐有成开介绍信,我看看徐有成怎么进城?万一进城抓住了就不客气,到时候送的更远,距离和时间,会解决很多问题。”

蒋家松有没好的办法,只能同意的说道:“好吧,反正上次有案情记录,我直接去抓人吧,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搞定啊?”

少苦做了一个ok的手势,蒋家松直接进去喊人了,然后带着几个公安,气势汹汹的去抓人了。

徐有成被抓了,据说是偷盗的罪名,消息传得非常快,很快大家都知道了。

徐有成坚决不承认自己偷盗的罪名,非说自行车是小安志愿卖掉的。可是蒋家松把小安报案的记录拿出来,小安很多天之前,就已经报案说自行车是被偷了,徐有成的说话不成立。

胡子的小跟班交代,自行车是徐有成抵债给他们的,从来都没有见过小安的,但是徐有成说自行车是他自己的。当初为了避免纠纷,双方签的有协议,协议上写的清清楚楚,上面有徐有成三个字,没有周小安三个字。

徐有成一口咬定小安把自行车送给他了,可是口说无凭,没有证据,你在大街上偷一辆自行车,然后非说别人送给你的,然后理直气壮的卖掉。天底下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没有证据证明自行车是小安送给你的,那你就是偷窃。

蒋家松以找不到周小安为理由,找到了少苦来作证。少苦一口咬定不认识徐有成,而且就是徐有成偷了小安的自行车。

徐有成这时候豁出去了,非说小安是他的女朋友,男朋友处理女朋友的自行车,这个不要紧吧?

蒋家松嘿嘿的说道:“当然不行,你也知道那是你女朋友的自行车,既然不是你的,你有什么权利处理呢?现在问题比较严重,那个自行车也不是你女朋友的,是她弟弟的自行车,有发票做证据。你现在没有经过人家允许,偷偷卖掉人家的自行车,现在人家已经报案了,你已经构成了偷窃罪。”

徐有成傻眼了,要是小安的自行车还好说,可是那时别人的自行车,这个问题就比较麻烦了。

这个时候徐家的人满城找小安了,希望小安出来作证,把徐有成捞出来。徐有成的妈妈带着两个弟弟气势冲冲的杀到西门口,到处造谣,非说小安是他们家的儿媳妇,把自行车送给了他儿子,现在两个人闹脾气,把他儿子给告了。

少苦可不是小安,要哄着巴结着徐有成的一家人,少苦直接告诉他们一家人:什么是祸出口出。少苦让胡子找鼓动街坊直接把人暴打一顿再说。

小安在西门口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再说街坊邻居为了拍少苦的马屁,看到外人过来造谣中伤周家的人,那当然不会客气。

西门口的街坊邻居真不客气,那些大妈大婶对着徐有成母亲的两张脸,使劲的扇耳光呢,那张嘴不是会造谣吗?打的话都说不清;西门口的小伙子对着徐有成的两个弟弟,更是不客气,打的他们的妈妈都认不出来。

一帮人打的差不多了,再去派出所举报,公安过来直接抓人,理由造谣生事,破坏街道安定团结,这个罪名可不轻。至于徐家的人被打,那是人民群众的力量,你们既然到西门口造谣,人民群众为了维护正义,教训一下你不是活该吗?

张大妈看到有人找少苦的麻烦,马上义愤填膺的跳出来,到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张大妈一直在西门口蹲守着,就像养了很长时间没有肉吃的饿虎,那是会咬人的啊。

张大妈和少苦商量一下,代表着西门口居民委员会,直接杀到徐有成父亲的单位,和人家单位的领导沟通几下,徐有成的父亲倒霉了,为了给城市减轻负担,为了不给城市抹黑,徐有成的父亲哪里来的到哪里去吧?

徐有成的父亲顿时懵傻了,不是精简风波过了吗?怎么还精简到自己身上,仔细打听一下,得到的消息更懵了,原来是自己儿子和老婆惹的祸。

少苦想要捏死徐家还不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一力降十会,徐有成的花言巧语再多,都是建立在小安的感情之上,没有小安的日子,徐有成一家在少苦面前,就像一只蚂蚁一样。

少苦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千万不要等到小安回来又生事端,直接干脆让张大妈出面,让徐家滚蛋吧。

现在的徐有成已经豁出去了,好几次偷偷过来找小安,想让小安帮他洗脱罪名呢。以少苦对小安的了解,真的让徐有成找到小安,徐有成几点眼泪的攻击之下,小安的同情心肯定又要泛滥了。

徐有成连着好几个晚上都偷偷的躲在周家不远的地方等着小安呢,可惜小安去了乡下,根本不在南都。徐有成眼看着自己要背着盗窃的罪名回农村了,心里更加着急,好几次过来找少苦,想和少苦好好解释一下,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年终于豁出去了,冲开胡子的几个兄弟的阻挡,跑到少苦面前,结果马上被几个人按在地上。

少苦挥挥手,让胡子的兄弟让开,不屑的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徐有成已经打听到了少苦的身份,食品厂的厂长,难怪小安的生活条件那么好呢。徐有成激动的说道:“周厂长,自行车真的是小安送诶我的?我和小安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请你相信我?”

少苦摇头说道:“我三姐说她没有男朋友,她十分清楚的告诉我,她的自行车被偷了,请你听清楚了,是被偷了。”

徐有成急忙解释说道:“小安是担心你骂她,故意骗你的啊,其实抵给别人了?”

少苦鄙视的说道:“我相信她不会骗我,但是你会骗我?难道你不相信你的家人,去相一个外人吗?何况这个外人还是一个小偷?”

徐有成看到少苦一口咬死他是小偷,急切的说道:“周厂长,你可以等小安回来给你解释,小安的话你总会相信吧?”

少苦看到徐有成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嫌弃说道:“那是我们家的事情,不用你担心,你还有什么话说啊?”

徐有成哀求的说道:“周厂长,请你给我几天时间,等小安回来就真相大白了,万一我真的是小安的男朋友,你把我冤枉了,小安肯定会很生气的,你也不想小安怨恨你吧?”

徐有成还会学会威胁了,也有点狗急跳墙了,把本来的面目都露出来了。

少苦提醒说道:“你可是有对象的人?听说马上就要结婚了?就你这样的人品,实在不敢相信,小安就是被你气的才回乡下的吧?”

徐有成激动的说道:“那是误会,我只喜欢小安一个,小安会原谅我的?”

少苦叹气说道:“你的脸皮真厚,有了女朋友还来招惹我们家的小安,看来把我们周家当做软柿子,今天教育教育你怎么做人,胡子,给我打,打烂他的脸,让他以后再勾引我们家的小安?”

胡子看到少苦那么客气的说话,早就窝里一肚子的火了,听到少苦终于说动手了,还客气什么啊?直接一脚把徐有成踢出好几米,带着几个跟班,对这徐有成的脸,使劲的招呼呢,一定打的小安认出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