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掰腕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11-19 05:13:01 字数:3769 阅读进度:487/569

袁shū jì三番五次找少苦的麻烦,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啊,何况少苦一向自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这次袁shū jì打算下狠手了,在这个时代投机倒把的罪名比较严重。

中央已经三申五令禁止投机倒把,严厉打击投机倒把,自从建国到现在,一直都是坚持不动摇的政策之一,一旦把抓住,那可是要坐牢的。

人家都要置少苦与死地了,少苦就算不想和对方斗一斗也不行了。这个时代就是典型的肉弱强食,你要是好欺负,人家就摆明吃定你,虽然少苦在大家的比较像一只羊,可是少苦可不是一直绵羊,而且头顶有角的山羊,也非常有攻击性的。

既然要斗,那就要不要客气了,少苦开始收集材料了,袁shū jì虽然是省里高高在上的第三位shū jì,可是上面还有两位shū jì压着呢,虽然老shū jì和少苦没有什么交情,可是省长和少苦的关系不错,就算明面上不帮忙,可是暗地里面还是非常少苦照顾的,少苦有信心斗一斗,毕竟少苦可以调动的人脉也算非常可观的。

少苦马上吩咐吴刚对张家进行调查,当初少苦无意间的一步棋子,现在终于有作用了,张家国内的首批佑派,虽然píng fǎn了,可是去年的中+央的新政策,他们一家很多人都被定性为fd分子,本来应该下放在农场进行劳动改造的,可是袁shū jì私自干涉省里清查委员会的处理结果,抵制上面的清除jj敌人政策,包庇那些fd分子,少苦有理由认为他发现了一个隐藏在人民内部的jj敌人。

张家的事情是省里清查委员会定性的事情,可是袁shū jì缺私自打招呼,把张家的人从劳改队伍,调到了其他正常的工作岗位,讲轻点是干涉司法公正,上纲上线就是jj立场的问题。

袁shū jì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把张家从农场调走,既然张家还在农场,那么少苦收集证据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吴刚的暗示下,张家更是死死的咬着袁家,只有抱住袁家的这条大腿,张家才能安安稳稳的生存下去。

吴刚从张家出来,满脸都是欢喜,看来有巨大的收获,兴冲冲的直奔少苦的办公室去了,看到少苦激动地收到:“周厂长,大喜啊,在张家有非常意外的收获?”

少苦看到吴刚非常激动,期待的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激动啊?”

吴刚兴奋的说道:“周厂长,刚才我对张家的审讯中,发现一个大惊喜,张明鑫的二女儿不是和袁家的二公子袁弘划清界限了吗?可是他们两个还经常勾搭在一起,你说,这个算不算大惊喜啊?生活作风严重有问题,严重的点说就是袁家仗势欺人,逼迫良家妇女啊?”

少苦意外的问道:“啊?还有这种事情啊?那个袁弘结婚了吗?”

吴刚摇头说道:“这个还不知道,要等章shū jì的消息,不过,袁弘这个事情,我们可以把它定性啊?只要张家二女儿那边咬紧不松口,袁家有一百张嘴都没有,这种事情只要就是看女方的证词,女方是受害者,男方的证词是不用考虑的?”

少苦想了想说道:“他们这是利益交换,张家的女儿出来卖,袁家给张家提供保护,哎,大家族真的比较黑啊?”

吴刚开心说道:“管他什么利益交换呢,我派人盯着张雨琳,抓奸要抓双,给他人赃俱获,看他们怎么狡辩?”

少苦好奇的问道:“他们在哪里干好事啊?要是在外面怎么的保卫干部去不了吧?”

吴刚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信心十足的说道:“借口跟踪可疑分子,张雨琳现在还是农场的改造分子,农场有权力跟进跟踪,实在不行还是有公安吗?周厂长,你看看这个办法行不行,要是行的话,具体怎么操作我来处理。”

少苦想了想说道:“先跟踪调查,我找一部相机给你?抓人再等等,一旦抓人,袁家肯定疯狂反扑,我们在找找其他证据,一旦证据多了,就不怕袁家狗起跳墙了。”

吴刚觉得少苦的想法比较稳妥,仅仅靠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有污点的女人,想搬到省里的大员,基本是不可能。到时候袁家弃子保父,老家伙果断和儿子划清界限,结果少苦他们就要悲哀了,一帮人信心十足打老虎,结果dǎ dǎo小兔子,那样大家不是白忙活一场。

关键是老虎打不死,会chī rén的,而且少苦本来就处于劣质,更要小心谨慎,争取一招干死老虎。

少苦悄悄的回到城里了,要真要对付袁家,农场太远了,消息传递不及时,没有城里方便,万一耽误了事情,哭都来不及。

章剑利用政法委shū jì的权力,帮着少苦收集到不少袁家的消息,看来袁shū jì这个老狐狸比较难对付啊,权力华贵啊。

三个儿子,大儿子是军官,联姻的对象是苏省军区的高层的女儿;二儿子不成器,在省里物资部当一个副科长,和张家的女儿划清界限之后,现在又有新的对象了,联姻的对象是华东局一个高层的女儿;三儿子还是北京读大学呢,大女儿嫁给徽省一个地区shū jì的儿子,一家人都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妥妥的实权干部。

少苦看着这份资料,心里发凉,什么叫高干?袁家这种情况就是高干,上面有着老领导,省里有着老shū jì撑腰,自己也是苏省的第三位shū jì,儿子和女儿都是非常重要的关系网,这一张大网,压得少苦喘不过气了。

什么叫暴发户,少苦就是暴发户,虽然看起来人脉也非常强大,可是那是利益的关系网,肯定比不上血缘的关系网,血缘关系网应该是所有关系网种最稳固的。虽然少苦开着外挂,可是还是顶不上高干的威力。

少苦拿着袁家的材料看来半天,觉得突破口还是在袁弘身上,先破坏掉他的联姻对象再说,既然已经有了对象,还有张家的女儿扯不清,这个应该就是很好的突破口,少苦一定要他们亲家成不了,反而成仇家才行。

男人么,初尝女人美妙的男人,有几个收得住手的,何况张家那种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女儿,摆明就是用来折服男人的。

袁家就是泥腿子进了城而已,虽然位高权重,名副其实的高干家庭,可是才十年时间,袁家连自己身上的泥巴都没有洗干净呢,哪里指望他们能有多高的境界,看到资本家大xiao jie,而且还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家闺秀,从山沟里面派出来袁弘哪里还忍得住那种yòu huò啊?

虽然为了权力,袁弘和张雨琳划清界限了,而且重新找了对象,华东局高层领导的女儿。可是华东局高层领导说的好听,威名赫赫,可是还不是和袁家差不多,都是泥腿子出身,高层领导的女儿还不是一样,山沟里面爬出来的野女子,身上的满身都是泥巴,性子还野得很,哪里比得上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呢?

袁弘和人家女孩见了几次,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回想起来,还是资本家的糖衣炮弹比较好。郎情妾意,袁弘有这个心思,张家也有个打算,两个人都偷偷摸摸的混到一起做交易了:张家的女儿出来卖肉,袁家给张家提供保护。

吴刚安排到一个老侦察兵出身的退伍军人,最近一直盯着袁弘呢,拍下两个人很多火热动作的相片,结果还发现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

少苦惊喜的看着这张相片,相片的那个人少苦也熟悉,胡子的一个兄弟,主要混东城的黑市的,袁弘和这个人在一起,企图非常明显了。

少苦气的直想打自己的脑袋,少苦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年前的胡子还给少苦提供一个消息,很多高干的子弟,都纷纷利用手里的权力,到处搞批条,批条上的物资,基本都到了黑市上,胡子的很多兄弟,和那些gāo gān zǐ dì都有过交易。

袁弘也不是什么好鸟,凭他的那点工资,怎么承担他自己那么奢侈的生活,现在还要养活张雨琳和张家的这个吸血虫,张雨琳既然卖肉,总要收点钱做生活费吧?

少苦在农场虽然没有为难张家,可是张家不去赚取工分,少苦也不会给粮食和工资给他们,那么他们的生活费从哪里来呢?

少苦发现自己真的好笨,这么重要的线索比较忘记了。袁家还想利用投机倒把要整死少苦呢,自己的儿子屁股都不干净。

少苦立刻把胡子喊过来,让他马上去找相片上的那个人,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袁弘干的勾当调查的清清楚楚,少苦要给袁家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胡子很快回来了,都自己的兄弟,几下子都问的清清楚楚了。袁弘利用自己在省物资部科长的权力,经常在下面的单位上交的物资数量做文章,总是为难下面的各级单位,后来下面的单位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也自觉的在数量加一点点,本来这写加的部分应该是物资部的小金库的,可是袁弘缺悄悄的黑下来,把物资投放到黑市,把钱装到自己的口袋里面。

两个人合作不是第一次了,已经有两年多了,以前的数量很少,也没有当一回事,可是去年年底几个月的时间,两个人合作几个大买卖,袁弘至少黑了好几万元,难怪把张家养的好好的呢?

少苦听到这个消息比较开心,胡子比较精明的人,已经把物资的去向打听清楚了,只要想查,物资的来源和去向都可以查的清清楚楚,就这批物资是哪几家单位生产出来的,胡子都打听的清清楚楚了,只要找人对质就清楚了。

少苦立刻把材料收集清楚,就连时间地点人物都写得清清楚楚,然后准备好几份,万一一份被压下去,还可以利用另一份材料做文章,少苦还不知道这一份材料递上去会怎么样?

按照老战友的情分,省里的一号是袁shū jì的老领导,肯定是轻拿轻放,实在不行,少苦直接把材料递到上面去,反正想整死袁家的人也有不少。

不过现在袁弘的罪状有点大啊,几万元,打靶几次就够了,只要把袁弘的罪状钉死了,老袁再想包庇就难了,亲儿子成了fd的坏分子,加上老袁自己干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想洗干净就难了。

那些虎视眈眈的老袁位置那么久的人,肯定会痛打落水狗,到时候肯定会有动作的,少苦现在要的打听的就是老袁有那些冤家,提前给他们一些暗示,让他们把工作准备的充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