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赶鸭

小说: 回到过去做家主 作者: 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11-19 05:13:25 字数:3900 阅读进度:518/569

少苦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想到去了一趟香港回来,国内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国内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了,像少苦这样比较擅长搞生产,搞实业的人,在国内越来越没用勇武之地了,讲的难听点,少苦这种实业兴国的人群,在现在有点格格不入了,感觉就有点悲哀了。

林同志为了拍一号的马屁,手段越来越低级了,做人越来越没用下限了。林同志为了大搞gè rén chóng bài,提倡什么走捷径,背警句,出版了一号语录,开始大肆宣扬gè rén chóng bài,开始了一号的封神之旅了。

现在全国上下,基本都乱成一团糟了,伟大的人民群众,已经没有心思搞生产,更别说建设现代化的国家了。现在所有人民的心思都是好好学习语录,打算拿着一本一号语录去解放全世界wcjj劳动大众了,一号语录,比飞机大炮坦克都厉害,可以解放全世界了。

现在的林同志的野心,就像已经燃烧的烈火了,已经开始轰轰烈烈的燃烧了,不但要烧着自己,还要烧着很多其他人了。

少苦拿着手里的语录非常感慨,一个伟大的英雄堕落了,多么睿智的伟人啊,现在居然被一群马屁小人硬生生的哄骗成了好大喜功的老头子。

以前的汉武大帝是这样的,唐太宗李世民也这样,唐玄宗李隆基也是这样,没有想到当年想和唐宗汉武相比高的现在伟大的一号,也已经变成这样,真的相信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全国人民要学习的榜样吗?一本语录,就可以建设好伟大的新中国吗。

林同志的野心现在已经昭然若揭了,就连少苦都看出来了,现在应该是刘同志树立自己威信度时候了,可是林同志却处处为难刘同志,大肆崇扬一号的gè rén chóng bài,利用一号的崇拜不停的打击刘同志的威信。一个充满智慧,威震天下的军人,现在居然轮到到政客的地步,真不知道是怎么评价。

少苦刚回到南都,就被老shū jì请到办公室,少苦非常奇怪,难道老shū jì打算对自己采取怀柔的政策。只要老shū jì对少苦的态度好点,少苦还是可以帮老shū jì卖力的,毕竟帮谁卖力不是卖呢?

老shū jì欣慰的看着少苦,和蔼的说道:“小周,你最近表现不错,明白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大道理。你还年轻,以后的路很长,会遇到很多坎坎坷坷,刚则易断,刚柔并济才是王道,遇到事情要多动动脑子,以后还是很有前途呢?”

少苦完全被老shū jì说的懵逼了,自己好像就是去一趟香港,除了帮赵峰和老刘走了一批货,好像没有做什么伟大的事情啊,怎么老shū jì的话,好像少苦做了什么丰功伟绩一样。

少苦一脸诧异的问道:“老shū jì,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明白啊?我最近可是没有惹事啊?”

老shū jì以前少苦和他装,笑着说道:“行了,不要装了。老陈已经告诉我了,你打算去云南开荒种橡胶,不要国家一分钱,不向组织伸手,要在云南种出万亩橡胶园,要填补我们红色战线的一场重要战略物资的空白。你这种向要帝国+主义宣战,打破帝国+主义对我们封锁,弘扬伟大的劳动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是值得表扬的,橡胶战略对我们的工业化建设,国防建设,有着巨大战略作用,我和老领导都无条件支持你。”

少苦一下子明白老shū jì什么意思,看到老shū jì一排高帽子戴过来,急忙解释说道:“老shū jì,这是没用的事情,我只是和陈局长了解情况,我没有打算去云南?”

老shū jì看到少苦改变主意了,立马严肃的说道:“小周,你该不会打退堂鼓了吧?老陈可是说你信誓旦旦的想放卫星呢,要超越大寨精神的?”

少苦急忙解释说道:“老shū jì,我真的没有答应陈局长,我那时候只是和陈局长商量。后来我打听了一下,种植橡胶至少要八年时间,八年啊,我哪里忍得住那种寂寞啊?”

老shū jì听到少苦的理由,立马开口教育到:“八年算什么啊?我们以前和光头党打了十几年,和小日本也打了八年,现在建国都十几年了。八年时间,只要能建设一片橡胶园,那你就是人民的英雄,国家的功臣。你知道我们为了这几个橡胶园,已经前前后后有好几代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完成,现在这个接力棒,要传到你的手上了,那是你的荣幸。”

少苦委屈的说道:“老shū jì吗,真的不行,我太年轻,你也知道我年轻气盛,万一在哪里在捅点篓子怎么办?”

老shū jì无所谓说道:“老陈和我商量了,云南那个天高皇帝远,你就是把天捅破了都没事,而且你的性子太急太冲,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磨磨你的性子,玉不琢不成器,经过八年的磨炼,你以后就是国家的栋梁之才了。”

少苦看到老shū jì一心一意要把自己赶到云南去种植橡胶,急忙求饶说道:“老shū jì,我错了,我以后好好改,我真的不想去云南种橡胶啊,那里可是南蛮之地,我哪里忍受得住那个寂寞啊?”

老shū jì看到少苦可怜兮兮的样子,得意的教训说道:“年轻人要抗得住压力,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挑战,这样以后才是一个对组织有用,对国家有贡献的人。8年时间很快的,只要你能耐得住八年,把橡胶园搞出来,到时候你也成功放了一颗大卫星,那时候你至少一个厅级干部,甚至还是副部级干部,你不是羡慕大寨人的火箭干部吗?没有付出哪有回报?八年时间,换一个副部级,我想就是一个傻瓜,都会勇往直前向前冲。”

少苦很伤心的说道:“我不想当副部级干部,能不能找别人去啊?八年的时间,我会疯掉的,估计到时候我就跑路了?”

老shū jì提醒说道:“不去云南你能干嘛?在苏省你是没有前途的,你干过你的事情你心里没谱吗?我告诉你,你最好快点去云南,糠生最近得势的很,糠shū jì有点蠢蠢欲动了,你上次打了人家的脸,人家要和你算账呢?”

少苦听到糠shū jì想算账,有点紧张的问道:“我不是已经被撤职了,他还想怎么办?一个省里的shū jì,心胸也狭窄了吧?”

老shū jì无奈的说道:“人家就是心胸狭窄,人家就是小鸡肚肠,你能怎么办?只要你去了云南,万亩橡胶的的大卫星放出去,那就是你的附身符,别说糠shū jì了,就是糠生都不敢动你,那可是一号和二号都盯着的项目,那可是中国几代人的梦想,谁敢破坏,那就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少苦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橡胶园有那么重要的作用,居然上升到国家的高度,非常怀疑的眼神看着老shū jì。

老shū jì提醒说道:“为了这个橡胶园,一号亲自下达密令,调集五万家乡子弟去云南最艰苦的环境中去拓荒,这个在一号的一生中,从来没有的事情,你说重要不重要?”

少苦郁闷的问道:“我去云南能干嘛呢?万一种不出来橡胶怎么办?”

老shū jì不在乎的说道:“你去云南肯定能种出来橡胶,你的农场都经营的非常好,这点大家都看在眼里的,既然在苏省可以干的这么好,到了云南的新天地,肯定可以干的更好?”

少苦看到老shū jì铁了心想把自己赶到云南去,十分诧异的问道:“老shū jì,云南不是西南派系的地盘吗?我可是属于华东派系的人,我可以为我们华东派系搞农场的,为什么非要我去云南,那不是便宜西南派系的人吗?”

老shū jì嫌弃看着少苦,十分认真的说道:“国家利益至高无上,一些d派和团体的利益,都要服从国家利益的大局。我们党内是有派系,也有利益斗争,但那不是绝对的,老市长就是四川人,以前可是担任我们华东局委员,南都军区政委,而且对我们华东派系一直都是照顾”。

老shū jì说的老市长,是解放后南都第一任市长,是我们赫赫有名的刘总,是西南派系的领头人。西南的人才比较多,华东派系的领头人陈总,也是四川人,d内很多高层,都是出自四川,他们都家乡比较照顾,所以西南派系比较独立,一夫派和林同志,都很少插手西南的事情啊。

少苦委屈的问道:“老shū jì,我还是不想去云南,那个地方太远了,真的要去的话,我选择去东南,现在海南岛不是种植出来了橡胶吗?我去哪里行不行啊?”

老shū jì幸灾乐祸说道:“晚了,老陈已经和老领导都协商好了,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关系到国防建设的大事,已经上报了中y办公处,这可是中y的命令。”

少苦诧异的问道:“就一个小小农场,要上报了中y,这也太夸张了吧?”

老shū jì瞪着眼睛说道:“那可是省里农场,而且是关系到国家的战略物资的大局,肯定要报中y备案的。老领导可是考虑再三,才下定决心同意的,说实在的,要不是为了国防建设的大局,我们才不会同意,你这个小混蛋虽然惹事的本事是有点大,可是赚钱的能力也不错,可是为了国家国防的大局,我们也必须同意,你可不能丢我们华东派系的脸面,一定把橡胶园给我搞起来。”

少苦委屈叫到:“你们就这样把我发配到云南去了啊?”

老shū jì生气说道:“你不要鬼叫鬼叫到,你小子掉到福窝里面还不满意,你在云南熬个几年,把橡胶园给我们搞起来,那是一号和二号都关注的项目,把卫星给我放上天,到时候让你也体验一下什么火箭干部。留在南都,你只能惹是生非,耽误你的前途不说,还要我们给你擦屁股。”

少苦不甘心的说道:“不能改变了吗?这种好事情可以便宜别人啊?”

老shū jì点头说道:“想改变?可以啊,等你把橡胶园建起来可以换人?建不好,你就这样云南搞一辈子橡胶吧?”

少苦鄙视的说道:“行,到时候你让人来摘桃子就行了。不过走之前,我和糠shū jì要好好算算账?”

老shū jì动容的问道:“你想干嘛?你都要走人的人,就不能低调点吗?”

少苦豁出去说道:“我都要走人的人,我还怕他呢,有本事到云南和我算账啊?把我撤掉更好。”

老shū jì担心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么?”

少苦随意的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就当做不知道吧,留着糠shū jì,我的家人太危险了?’

老shū jì提醒说道:“人家可是副部级干部,你的哪些小手段,就是给人家扫痒的份,不能伤筋动骨啊?”

少苦咬着牙齿说道:“那我就给他来个狠的,伤筋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