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新生(五十)

小说: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万里龙城 更新时间:2019-04-15 17:27:25 字数:4271 阅读进度:1199/1243

从刚才芊芊的虚影分离出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代表她的光点颜色必然会减弱,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芊芊明明都已经分离出来好一阵子了,月尘身上的光芒竟然还在持续降低当中。

我急忙重新抬头朝月尘看去,这才发现她的唇色已经变成了一种相当难看的惨白色,而且她身上还在不断有灰黑色的气息朝外散发,这摆明了是能量在外泄。

再看探测仪上的光点色泽,我便发觉她现在的能量强度已经降到跟周围其他能量源“不相上下”的地步了。

……

奇怪了,这月尘好歹也是三个关键人物之一,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被一个芊芊的意识残留体弄成这样?

我握着手里的开山刀,发现自己现在已经下不去手了。

当然,这或许也和我自己喉咙上的伤口有关,因为现在那种撕裂的痛感也愈加严重了。

既然月尘已经失去了抵抗力,我似乎也没有必要动手了吧?我还在犹豫着,就听到月灵的求饶声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耳旁:“肖辰……求求你放过她……我会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任何条件……

我心中暗喜,因为这就等于是在按照我之前的想法来发展了。

月灵明显是在利用清明梦传音的方式和我沟通,当下我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应道:“让伏都教离开东口省!我自然会保证她的安全!”

这喉咙处的伤口已经有些影响我说话的力度了,不过我还是在强行坚持着。

“不……伏都教不是我能控制的……”月灵说道。

“你还在骗我?”我怒声说道,感觉嗓子眼儿都差点儿被挣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本来就是伏都教的人对不对!”

“这里边的情况比较复杂……但我并不能掌控整个伏都教的行动……”

我皱了皱眉,这时又伸头朝着峰顶之下看了一眼,发现那里的情况比刚才更加糟糕了,只见大量的面具人几乎都快把地下监牢出口击垮了,而且在其他方向还有不少的面具人在试图通过挖开地面的方式强行突入进去。

按照这个情况来看,要不了多久,地下监牢内外都会彻底沦陷,同时我也注意到下方的面具人凶狠程度要明显高于我们峰顶的这一批,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是没错的,峰顶的面具人以及怨念灵体之所以能被我们轻松击垮,完全是因为某种能量已经把他们提前削弱的缘故。

“那你总能让欧阳硕他们脱身吧!”我脱口而出说道。

“欧阳硕?”月灵还是和以前一样,似乎对了除我之外的人都漠不关心,而欧阳硕本来就是在相当后期才加入我们的,现在月灵记不住他的名字也太正常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以前其实就犯过一次这样的“迷糊”。

“就是那个从缅甸来的汉人蛊师!”我说道:“他还有一个姐姐叫欧阳菁菁!我们当时是把她从蓝鸟公司总部里救出来的!”

“哦……我知道了……”月灵果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他们两个现在就在山脚下对吗?”

“没错!”我心说这月灵居然这么快就锁定到了两兄妹的位置?

“没问题!”月灵立即说道。

现在我控制了月尘,就发现月灵对我的态度好多了,甚至好到我有点不太能接受。

我刚想问她什么时候开始,就听到从顶峰下方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风声,当我再度朝下看去的时候,就看到那边的面具人已经开始退散了。

“你用的什么方法?”我忙问道。

“就和我曾经控制比丘鸟的方法一样。”月灵回道:“但范围和数量都要少一些,因为我和他们的相性太低了。”

说完之后,月灵的声音便消失不见了,我连续追问了几次也没能得到她更多的答复。

不过现在底下的那些面具人散开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了,我立马单手把月尘抓起来,随手用旁边的绳索把她捆住。

以月尘现在的能量来看,她想要挣脱这种绳索也是很困难的,至少她不可能在我毫不发觉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此时其他的人也陆续返了回来,与此同时,我喉咙处的伤口疼痛也达到了极致,现在的我再也没法说出完整的话语了,因为我喉部只要一用力,就感觉整个人都要痛晕过去一般。

……

这时我感觉圣女蹲到了我身边,我刚疑惑她要干什么,就感觉自己的身上传来了一股热流,片刻之后我便反应过来她这是在给我传递灵能呢。

怪了……圣女居然还可以使用灵能?

“主人……你现在先别动……”圣女说道:“这里的能量禁锢已经差不多解除了,你现在需要的只是引导……”

话音未落,我便感觉到又一股能量接连注入了我的身体里,我立马感觉伤口的部位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这很像是伤口愈合的先兆。

此时我旁边的段晓晓似乎准备上前帮忙,不过被圣女断然阻止了,只见她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只能是我的能量……你身上的寒气能量难以应对这样的伤口,反而还会有副作用。”

看样子圣女也已经知晓了寒气的存在。

随着圣女体内能量的不断灌入,我发觉自己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轻盈起来,很快我便出现了那种体内能量翻涌的感觉。

而且这次并非是因为能量紊乱的缘故,而是因为我体内重新充沛了灵能的原因。

那么我喉咙的伤口也没不会有什么大碍了,果然,当我的手重新摸向喉咙的时候,发现那边的伤口早就恢复如初了。

再看文韵、晨曦还有段晓晓他们脸上的表情,发现他们居然没有太多的担心,估摸着是他们之前已经见过我的自愈能力了,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刚才的情况有多么凶险,如果不是圣女在紧急情况下朝我灌输了一部分灵能,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死了。

没想到这次轮到别人用灵能来救我了……

……

此时山峰下方的面具人几乎已经散的一干二净了,唯独有一少部分的怨念灵体还在附近游荡,而也正是因为这些怨念灵体存在的缘故,才导致里边的欧阳硕等人不敢贸然出来。

“走!下山救人!”我立马下了命令。

只见文韵指着月尘皱眉说道:“那她怎么办?”

“留着。”我立即说道:“我来亲自看着她!”

“留着她干什么?”文韵似乎有些疑惑:“看样子这个月尘现在应该已经失去了能量,但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些能量只要条件成熟,就是有很大几率重获新生的,你把她留在身边,那无异于是一个定时炸弹。这样的一个强能量源,随时都会把我们灭掉!”

“所以我才需要你时刻注意这个探测仪。”说完之后,我便把刚刚的那个探测仪归还给了文韵:“能量的再生就算再快,那也是有个过程的,至少在今天天黑之前为止,你都要时刻留意上面的能量颜色变化。”

“我不懂……”晨曦这时也在旁边说道:“她……就算不杀……也应该丢掉……”

“不能杀,也不能丢。”我做了个重度摆手的动作,然后又看向其他的人,尤其是文韵说道:“现在我们只有抓住月灵的妹妹,才能遏制住月灵的行动!而且她刚才已经和我达成协议了,只要我不伤害她妹妹,她就答应帮我们!”

“帮我们?帮我们什么?”文韵一脸的怀疑。

“你以为下面的那些灵体生物为什么会离开?”我说道:“这都是月灵做的!”

文韵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依旧用质疑的语调说道:“这可说不好,这个女人我虽然没见过,可我对她的了解并不比你们少,她可不是个轻易服软的人,你得小心不要上当!”

“不服软那也得有前提条件,那就是在她妹妹绝对安全的时候,而现在月尘在我手上,就由不得她了。”我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道。

然而……我并不自信。

因为刚刚月灵的那些话的确不符合她自己的风格。

可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就算我能再次用能量的方式逼走下方的面具人,那也难保不会在回到生命二号据点的路上出什么幺蛾子,毕竟这个鬼地方现在除了伏都教的人就是缅甸蛊师了,而这两拨人现在对我们的态度都是敌对。

我现在不仅仅是在救欧阳硕和欧阳菁菁的人,也更是在救我们自己。

文韵等人已经不再反驳了,不过我也很理解他们脸上的不安,我现在也只能强作镇定,让大家伙开始跟随我搭乘最后的一部完好升降梯朝底部落下。

降落途中,我们一直都在死死盯着探测仪上的光点,我的右手也一直把着月尘的手腕,现在的月尘差不多已经失去知觉了,但我依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的意思。

她的光点亮度最终定格在了比其他周边能量源稍强一点点的程度上,而芊芊虚影所代表的光点早就已经飞出了探测仪的最大范围之外消失不见了。

文韵告诉我说像这种能量残留体一旦离开原宿主的身体太久,就会自行消亡掉,让我不必过于担心,而且芊芊在临死之前,其实已经朝很多人的体内注入了她自己的能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月尘并不特殊,最多也就是在月尘体内留存的能量强度比较大而已。

而且文韵也否认了月尘作为强能量源是因为芊芊虚影的缘故,因为这种能量残留体在宿主体内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之所以刚才探测仪上出现两个光点分离的情况,一部分是因为芊芊的那一部分能量的确足够强大,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这股能量毕竟是脱身于月尘本体,上边带了些许月尘的能量也是情理之中的。

对于这种理论化的语句我其实并不感兴趣,但是文韵的优点就在于此,于是我在降落过程中还是耐心听了一会儿,当升降台好不容易落到底部的时候,我便示意其他的人都别说话,只跟在我身后行进就好。

然而我这命令下了还不到一秒中,文韵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接着就见她一把掏出射钉枪做出一副要朝月尘头部射击的动作,我急忙将她拦住,接着便听她说道:“快!她苏醒了!”

我皱了皱眉,要知道月尘一直都在我手上,她如果苏醒,或者说是能量有增幅,我其实是应该第一时间感觉到的,而现在的月尘明显要比刚才还要更加虚弱几分,以至于我都有些担心月尘会不会就此死去呢。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质疑呢,文韵自己也跟着“咦”了一声,接着就见她突然低头朝探测仪仔细看了过去,最后才抬头用惊恐的眼神朝我说道:“肖辰……你有没有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

我皱了皱眉,低头朝自己身子周围看了一圈,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我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你自己看……”文韵说话间便将探测仪递给了我。

我这才发现在屏幕中央,也就是代表我的那个光点现在已经呈现出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了,周围的其他能量源都是小星星,而我就是中间的那个月灵,不对……甚至要达到太阳的级别了!

然而我身上除了刚才圣女灌输给我的一部分灵能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多余感觉。

我看向圣女,本想从她身上找到些答案,可她也是一副疑惑的模样,她甚至还一脸怀疑地看了看探测仪,一副认为探测仪有错误的表情。

“这仪器是不可能出错的。”文韵用略带惊喜的语气说道:“现在看来……你身上的能量肯定有大幅度的增强!要不……你试验一下?”

我刚想说现在哪里有这个时间去浪费,就听到从我们侧方的林子里传出一阵巨大的响动,接着便是一只浑身散发着戾气的太岁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