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回忆篇合作

小说: 海贼王苍穹传 作者: 李宏悦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0:22 字数:10731 阅读进度:1691/1790

“再见,各位,后会有期。”烈火一闪之下已是消失于无形之中去了。

“他是解决东三省的烈火呀,大家跟着我大叫,烈火,万岁,万岁……”是驼队的其中一个成员,认出了就是将他们由沙漠之中救了出来的厉害剑客烈火,立时之下,全城沸腾起来了。

“原来他就是让人无法为之而敬佩的解放东三省的大英雄人物烈火,怪不得可以有如斯之能耐,能令摧测于风云于手中的一代大奸人高官击倒了,真是我们的救星呀,我们应该为了记着烈火而修一座大石像,并兴省同庆,并将这一天定之为救星烈火之日,让我们好好感谢烈火兄。”其中一个人说。

而烈火此时正于西北五省中的另外一个省于省之上了,据烈火的初步调查,于省的高官爱民如子,无不受人民欢迎。

不过,烈火可是一个十分之细心的人,就像对待西北五省的正宁省一样对待,不过,并不像正宁省那样,只不过是做一下表层文章,而是深入了内里去。

虽然并不太过于繁华。不过有这样的业绩已是不错的了,烈火离开了于省踏入西北省第三省的省界之时,就有两个武警挡着了烈火的前进之路。

其中一个武警托了托手中的枪大吼:“滚回你们于省,这个省并不是你们这些低下之人可以进入的。”

“兄弟,快回来,西北省有第三省之称的北剑省已为大鹰国侵占了,他们的是北剑省的原军人,但现已成为了大鹰国的手下了。”一个于省的军人说。

烈火想了一翻,暂退到了于省的军营中来,据军人所讲,大鹰国的国主残酷无比,杀人为已任,西北省的前三个省已为之而被攻陷侵略了,而大鹰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于省,而再接的是西北五省之首的正宁省,而后的是强横过沙漠,直接进攻东三省。这是大鹰国的初步计划,不过,经过多次的过去进攻,还是无法攻破于省的边界,大鹰国国主已是无比的大怒了。

这是军人所知的情报,还有那两个武警因是原北剑省的军人,才不对你下格杀,有许多人因这样幸免于难了,我们的司令将于计划明天设下关卡,不准任何的人向五剑省的界边而进。

“报军长,大鹰国的国主下令由歼剑率军十万向我军进逼,于五里之外,当下,我军只数千的兵力,恐怕难以抵敌。”一个军人向和烈火说话的军人报于此事。

“竟有这样的事,看来大鹰国国主对侵入于省就是急不可待的,败的是,我们的授军还未到,而我军又只有几千个士兵,兄弟,你刚从死神的边陲回来,我不想你又向死神迈进,你快走吧?”军长对着烈火说。

“军长,你和我已是朋友了,当下你的军队有难,我可以坐视不理而一走了之吗?这显然是不可能,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决定和你一起参战,我就是要看一下,这个大鹰国有什么的了不起。”烈火说。

“好兄弟,这是我省研制的最先进米59步枪,你拿去用。”军长亲自为烈火选了一把枪说:“好兄弟,我们认识了十多年,又分开了几年,想不到今天的见面竟在这战场之上。”

原来烈火与这个军长早已是认识了,怪之不得这个军长放下了自己的军威,对烈火这么的热情有礼了,烈火接过米59步枪说:“这把枪好就好,不过,就是缺了一点,不可以向天空散发子弹,如可以同天空散发子弹,到时那些空降师就不可以这么嚣张了。”

“是的,不过我们的科研人员还未有这种科学呀,兄弟。”军长如实而说。

“这个让我来,拿十支米59步枪来,让我将之改造,你就要选出十个身手极快,体强力壮的人对着他大鹰国的空降师的空降兵。”烈火认真地说。

“明白。”军长说:“还不快去。”

其实这个军长也一早知烈火的实力的,否则又会将之接入军营,将军事机密告之呢?无非是想烈火出手相帮助,烈火也自是看出了这一点来的,不过,他也有心相帮助于军长的,就不道破出来。

、军长的属下立时将最新的十支米59步枪拿了来,59步枪到了烈火的手中,烈火十分之巧妙地拆开又组装而上,很快地就让烈火将十支米59步枪弄好了。

烈火作了一个实验之后说:“不错,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了,你们十人用一次给我看一下。”

烈火将米59步枪交到了十个由军长所选的军人手中,军长和所有在场的人都吓呆了,惊呆于烈火竟可以有此一技术,一发而已,天空中最布下了千发子弹,而且千发子弹像会感应似的,无不浪费之下将烈火扔起的石子击碎。

但十个军人却做不到,“不紧要,练习一下了。”烈火简短说。

“是。”这十个军人果不愧为军长的心目中精英,并不因办不到的事情而失去斗志。

“军长,派千个人同扔石头,只要他们十人意志坚定,一心想着击碎某一物体,那么枪里的子弹定向装置就会随这个队员所想的去击中物体,首先练习向天上扔石头,而后是向这十个拿枪的军人扔石头。看他们是否有坚强的意志,不为外界之所乱。”烈火说完,将一块巨大的石头变成了石块,用气凝于空中。

“发。”立时无数的石头变成了石头向空中飞散开来。

“射。”烈火说。

“是。”十个军人立时举枪而射,但并不能达至烈火所射的理想境地。

“算了,派一千个兵加强他们十人的练习,其实,练的好,不但可以用来对于天上的空降师,更可对付海军及地上的陆战队的。一定要加强练习。”烈火向后一跃,上了一个尖塔的塔尖之上,虎视远方,已是隐隐地见到了大鹰国的军队了。

“烈火,有什么中心事重重呢?”跃上尖塔的正是军长。

“军长?是你,并没有什么的心事。”烈火说。

“还军长前军长后地叫,听起来怪是多么的远呀,你还是直呼弟的名字就可以了,又何必这么见外呢?”军长说。

“那在下实在有一件事不多大明白,军长,我真是不知应不应该问的。”烈火说。

“有事尽管问,都说了,直叫我的名字格王剑,不要再叫军长了。”想不到的竟是世界政府大将格王剑,那么高官自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没错,高官的确是了不起的人物世界政府大将孙悟龙,否则以大鹰国比这个于省强千万倍以上的军力,又怎会攻多次也是无法可以攻破这个于省呢?

有相当实力的人并不止于格王剑与孙悟龙两个,还有另外的一个人,那就是北凤莉圣魔导师司令军了,以孙悟龙为高官,北凤莉司令军,格王剑为总军军长的三人管辖的一个省又怎么会不兴旺发达呀。

其实格王剑也会将米59步枪改装成厉害的武器,不过,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欢让朋友发挥。

“只是我不明,你以前不是以行侠为生吗?为什么会当上了军长呢?”烈火问。

“这个吗?我们三人原的确是以行侠为生的,只是遇上了这里的暴政,我们将之斩杀了,又面临了大鹰国的侵略,我们就推了孙悟龙为高官了,群雄不可无首呀,我见这个军长不错,就推了个司令军给北凤莉北家族的大姐去做了,本来我们是不愿接这么的军职的,只是逼于无奈之下,只可以这么做了。”军长格王剑叹了一口气:“还有,这个大鹰国的人无比残酷,只留下有战力的军人为他们卖命,其他人杀之,有谁不服者,可以之后出来,站出去军人被带入内殿,出来之后,已是成为了一具金属杀人狂,所以,大鹰国里面没有多少个正常人的了,尽皆是一些金属人了。不过,有一个好处,我们经营研制的米59步枪子弹可以击毁他们,刚才你见的那两个武警还是很会说话的,才不致于被改装成为一具杀人金属的。”

“这个大鹰国的国主竟可以这么残酷,我一定要歼灭他。”烈火义愤无比。

“并不紧急于一时,待我们将这些金属歼灭了才说呀,因为,去杀仔个国主也是没有用的,这些金属军只遵于一个程序去办事,不可改程式,就算杀了一个国主,也是不可以改变这一战的事实,只是会由另一个的国主出场,但这个国主也没有多大的实权,只不过是一个傀儡,因这个大鹰国只有一个终极的命令,不服者改造成机器军,并对其他的领土加以侵略,永无休止的大侵略行动,没有人上台可以阻止,除非这个大鹰国于世上永远地消失了。”烈火明白到了这一个道理之后,并不再打算去夜杀什么国主了。

烈火认真地说:“单凭十支米59步枪的散发型是并不足以应付如此庞大的金属军的,我军现下实有多少兵力,援军有多少?援军什么时候会赶到?敌军的进攻兵力多少?离我军有多远?前进速度如何?后备军又如何,什么时候可以到达进攻我军?敌之武器的火力?这一连串中是你格兄率先应知的,派十来个精英探子去探一下对方的实际情况,而且这十来个精英探子绝不能外泄于我军的情况出去,这是格兄你首要去办的事,你去吧。”

第15八章完,请看下一回。

大鹰国,全名大鹰人体改造帝国,从事着科技最先进的前面,是人体改造为前提,所有被攻下的国家的百姓都会被投入帝国最大的可怕实验室之中,进行机体强化成为改造人,或可以称之为金属人或人造人,同时进行着可怕的洗脑,只会对大鹰国的国主唯令是从,是可怕的作战机器……大鹰帝国就是代表着最为邪恶与黑暗再加上个残酷的代名词。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定当依烈火兄所言去办。”世界正义大将格王剑从尖塔上俯冲而下,却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上。

于瞬间之后,“向烈火兄报告,我军现下实有兵力大概五千左右,援军由司令圣魔导师北凤莉亲率,有十来万人左右,三天后可以到,敌军的进攻兵力大概十五万左右,有空中和陆军,离我军只有五十里左右,大约半天就到,后备军无数,十天也进攻不了我军,火力并不太强,只是胜在兵多将广。”格王剑向烈火作出了这一报。

“你之报可准确无误?”烈火实在是细心,不无担忧地问。

“准。”格王剑只以一个单字加以回答。

“既如此,那就行了,不惊于敌方的了,立即研制米59步枪散发型,一定要挡隹援军来为止。于省的这个边缘市一破,那么整个于行省就十分之危险了,纵使我们后备强劲也好,但在自己的境内打仗,是造成永久性的损坏的,这是另一个我们要挡隹大鹰军的原因之一。”烈火说。很快地米59步枪散发型已是出现了数十支之多。

“格兄,你做事的速度真是快,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领导呀,相信我刚才所说,格兄早已办好,就只是想听一下我这位朋友之意见。”烈火说。

“格兄,此言差矣,在下确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据计敌军也快到了,我军与之交战是在所难免的。”格王剑正说完之时,立有一兵入内报:“敌方无数的侵略军已是踏过了山头领,正向于省的边境前进,两个武警在大吼,你们这些死金属军,竟敢侵我省,而下又侵我们领省,我射死你们,两个武警射下了十几个金属军,一个不心,其中一个武警被金属军击中了,晕了过去,被踩成了肉泥,另一个武警边扫射,边跑向我方,是否开防护拦让他们进来,军长大人。”

“开防护拦让他入来。”烈火说。

“听烈火军长之令。”格王剑见兵不想,下了令之后,兵立去办。武警一入内,就如一堆泥一样靠边而躺下了。

“这些金属军真是没人性,竟将我的好兄弟杀了,我要为我的好兄弟报仇。”武警又托起了枪,向金属军扫射,几十个兵也跟之加入狂射,但金属军也有火炮武器,防护拦被一层层地射破。

“这些简直不是人,是一群怪物,眼见前排的倒下而不惧,反加快了速度。”一个兵说,武警中枪而倒下了,防护拦再也支持不了多久,兵排长下令,一路开枪掩护,一路撤往第二护拦,两个队员去扶武警一并离开,其他作掩护,传一个口号给军长,叫他加快多派人手,,更近距离筑起防护栏,第一防护栏已为敌军所击毁。”排长对着身边的一个士兵说。

士兵火速前往,军长立采取了排长的意见,第一岗位已失,立时又派了许多的民兵去筑防护栏,十几个士兵死去了三个,其他的撤入了第二防护栏里去,子弹依然是你来我往,并没有停下来之势,金属军踏碎了第一防护栏,很快之下第二防护栏也损坏了不少。

“空军呀。”天空中出现了无数的空降兵,空降兵向下扫射,很快就击毁了不少的防护栏,不少军兵死于空降兵的枪下。

“米59步枪散发型团出发,对付空降兵,团长听令,指挥各排,连,营作地面掩护,你们唯一的职务只是对付空降兵,立即出发。”格王剑下令,并和烈火向着前线出发。

烈火将筑防护栏的艰巨任务交给了一个师长去处理,在米59步枪散发型步枪团还未到前线之前,前线的士兵可累了,一边应付地面上的陆战队,一边还要应付天上的空降师。

“呀,杀光你们这些不是人的怪物。”托隹枪之下的武警又站了起来,向着天上连连扫射,最为搞笑的是,那些被射穿了降落用具的金属兵,在天空中手舞足蹈摔下来成了一堆烂铁,有的烂铁金属兵被射穿了身体。

有的成功空降下来的金属兵使用一把弯形尖刀,以刀背挡开了子弹,一尖刀一个之下刺杀了格王剑其下的军兵,吓的不少的军兵向后,但后面是庞大的金属军,不少兵被斩杀了。

很明显,那些使用弯形尖刀的空降师生前是一个个的武士,只不过是被改造成了大鹰国金属军。

“呀。”武警又托起了巨枪,枪柄击中了武士金属军的头部,金属军武士一尖刀刺入了武警的手臂中去了,武警奋力一脚踢开了金属武士。

“你去死了。”一个士兵大吼,叭的一声解决了金属武士。

“心后面。”武警拔出手臂上的尖刀,一尖刀刺入了欲袭士兵的背后金属军的身体中去,金属军应声而倒下了,一排长,二排长及三五个士兵围成一团,受了不伤的武警被夹在中间去了。

“边战边退,退到第三防护栏中去”殊不知,第七到十的防护栏已为空降师击毁了。

“你们的死期到来了,金属空降师,米59步枪散发型团发挥你们的优势。”一长官大叫,立时天空中布满了跟踪型的子弹,在无声无色之下就令到了不少的空降兵死于非命了,而地上的格军则负责对付地面上的金属军,不过,这样的况下,也是存在着危险的。

“啊。”一个米59散发型团的团员死于金属军弹下了,世界政府大将格王剑一手执起枪交到了一排长手中说:“一排长,集中精神,其他什么事也不要理,专注对付于天上的金属空降师。”格王剑说的十分之认真。

“明白。”一排长立照吩咐去办,虽然不太适应,但运用的不错了,而烈火则大剑在手,杀入金属军之中去,一剑一个金属军,令到本来整齐的金属军大乱起来,又一剑刺杀了左一个金属军身体中去,抽出大剑,显的是那么的大方得体,烈火以快为标之下冷说:“你们这些全无感觉的金属,不但不怕死,还不断地杀人,留于这个世上,只会为祸人间,实是留之不得也,不杀你们绝对是不得的。”而格王剑手中的剑在不断地回斩之下,金属军也纷纷头下地。

“回敬你们。”用气将子弹凝于空中之下,格王剑的手掌押之下,子弹回敬了金属军。

“我们的军长与他所认识的一个远方而来的朋友竟可以这么厉害?我们还未见过军长如此厉害过呀,他的友叫烈火是解放了东三省及西北五省之首的正宁省的那一个大英雄人物来年,怪之不得了,可以这么厉害,这一次我们有救了,大家竖起士气,杀光这些金属军。”二排长大吼,手中之枪也是大快起来,其他士兵也是士气高企,于第三防护栏的后面,不断开枪击杀金属军。

“所有人退到第四护栏。”看来被金属空降师破坏了防护栏又建起了?格王剑见到第三防护栏已是不支了。

紧接着的是第五,第六防护栏,二百人去做火头军,专做煮饭,洗衣裳等杂活。

军长格王剑与烈火越战越强,很快地竟令大鹰国的前锋军十五万金属军只有一万空降师,几千个陆战队了,而格王剑军只是牺牲了几百个士兵,但战争并没有因此而结束,这些金属军只有前进,不断前时的想法,绝对地说是没有后退的想法,筑防护栏也好,作战也好,皆力尽了。

但无奈之下,格王剑的军队战不能停,停下就是等于奉上自己和自己家人的生命,再累也要战,全场只有两个人不会累,那就是军长的格王剑和军长的远方好朋友解放东三省及西北五省之首的正宁省的大剑烈火这两个人了,这两个人战的就好像不会累似的。

第159章完,不会累的格王剑与烈火是否可以战胜大鹰国的金属军呢?请看下一回。

而大鹰国这时的新任国主却发起了全国性的号令,执意已见,将大鹰国改国号为闪烁帝国,这个新任的国主比起前任国主更加为之疯狂。

因这是一位斩杀了前国主的人物,虽然于大鹰国上来讲,一般的国主并没有什么实权,但可以成为一国之主却是不多不少地拥有着一些权力的。

新任国主黄闪烁一上任就用手中不多的权力将国号为大鹰的国度改为以自己名字命名为闪烁帝国,这可是前几任的国主所没有勇气去办的。

黄闪烁知道前几任的国主的亲兵团皆为那些可怕的改造科学家歼灭了,令到国主的实权不断地消失,科学家就会将国主连同其下的所有军人改造成唯令是从的金属军,受令于这一群变态的科学家。

由于前几任的国主皆是不能胜大任的垃圾之辈,以致科学家们可以为所欲为,黄闪烁本是前任国主其下的左军统帅,见前任国主只沉迷于科学家提供的酒色之中,曾多次劝告其重处理政事,不要再受制于科学家,但国主只知酒色,对于黄闪烁的劝告一开始还是礼敬有加,后来就到达了爱理不理的地步。

这个黄闪烁本也是一个野心家来的,非常残酷不仁之人,曾次派手下去暗杀手握实权的改造科学家,但去的人,第二天就会在金属军的押解之下游街示众。

科学家令到前去杀改造科学家的人受尽一切的凌侮辱,至于那一群变态的科学家自是乐在其中。

杀手往往是被用于极残酷的刑具折磨至死的,所以几次下来,黄闪烁也不敢派人去刺杀改造科学家了,黄闪烁在一次的会议之中,其下一个将军提出了一个早已在黄闪烁心中形成的想法了,那个将军所提出的是:“现任国主昏君无能,何不将之斩了,斩他简直是易如反掌。我们一致选贤能无比的黄统帅为国主。”在众多其下的将军所言之下,黄闪烁的斩帝之心更加坚定了,当下,黄闪烁手握长剑,跟随于其后的是两个不弱的将军。

“黄统帅及两位将军请留步,陛下他并不想接见任何人,包括你黄统帅在内。”一个门口狗大大叫。

“你这只门口狗也敢在我的面前乱叫,死开。”黄闪烁愤然大怒,但这两只门口狗却不知死活,还在狗仗主人势大吼大叫。

黄闪烁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大将军大踏步向前,拔剑各斩一个,有一个眼一番之下就死去了。

但加一个却大叫:“你,黄闪烁,竟连圣上的亲兵也敢斩杀?”这个门口狗说完就此完了。

“胡话。”两个大将军跟随于黄闪烁背后,气势极强地直奔国主的所在,沿路上黄三人斩杀了不少国主的亲兵,来到国主之所在,又由两个大将军代劳,二个国主亲兵又倒下了,黄闪烁一脚踢开了国主所在的大门,直奔而过去,一剑一个,三剑之下就送了国主身边的三个美女上西天了。

黄闪烁剑指国主说:“交出所有的兵权,你的大势已去了。”

“你,姓黄的,平日我待你不错,但你为什么要反于我?”国主大吼。

“死到临头,还不知语气收一点,掌嘴,老老实实地交出你所有的五万多军的兵权来,我就让你死个痛快。”黄闪烁说。

“什么五万军,我的军队最过百万以上。”国主大叫。

“你连我这个左军统帅的十五万兵马在内,在杀了前任国主之后,归降之兵加上你的原军也只不过是九十几万军,何有百万?我的十五万兵马被我保护着,至于你的五万兵马被右军统帅护隹了,不过,那五万多的兵马可也是精英,至于你的那七十几万军马已是成为拥护你反前任国主的变态科学家的金属军了,枉你还浑然不知,只沉迷于酒色,你根本上就和前几任大鹰国国主一样,不配做什么国主,你们全是一些垃圾,受科学家的控制。”黄闪烁大吼大叫。

“你犯上作乱,来人呀。”国主简直已是语无论次了。

“不要再在摆什么官威了,你的三个垃圾女人死时的惨叫已是足以令到对忠心耿耿的护兵冲入来了,你现在叫的再响也是没有用的了。”黄闪烁背后的一个大将军大叫道。

“将军,礼貌一些,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国主呀。给人家几分面子。”黄闪烁还在故意侮辱着这个国主。

“大元帅,这种无能之人也配做一个如此强大的帝国的国主吗?受到几个科学家的控制就不在话下了,还只理于酒色,死不足吼。”另一个大将军抱剑于胸前说。

“既然两位大将军如此评论这位得道的国主,请问两位当下作如何处置于他呢?”黄闪烁问。

第160章完,黄闪烁等将如何处理这个得道的国主呢?请看下一回。

求大帅放的一马,的当立即交出所有的兵权,只要大帅答应不杀死我,放我一马。”国主从床上滚了下来,对着黄闪烁不断的求。

“可以,我可以不杀你。”黄闪烁说。

“好,我立即交出兵权。”当国主交出所有的兵权的那一瞬之下,黄闪烁使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将军上前一剑刺入了国主的身体之中去。

“你姓黄的,你太不讲信用了,你不是说不杀我吗?我……”国主倒下了。

“我的确没有杀你呀,国主大人,我可没有失信于人呀,只是我的大将军可没答应于放你一马,我也没有办法呀,你还是死去吧,不要再撑下去了,这样对你而言,只不过是无尽的痛苦而已。”黄闪烁表面上是这样说,但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思索:“这等人物如此无能,但却难免其会改革自新,从此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杀了一个后患,总比留下一条刺在心中的好。”

黄闪烁一手夺过了国主手中还紧握的兵权对手下一个将军说:“派十来个兵,将国主埋了,还有那些死去的国主护兵。”“还有你,带这个兵符去见右军统帅,令其率五万多精兵去攻打科学院的那些怪物。”黄闪烁对着其下的一个大将军说。

右军统帅对着黄闪烁的帅印来一个视而不见,对着来传令之人大叫:“回去复你的主子,我右军统帅并没有这个能力可以攻破科学院那些金属军,还是请左军统帅另找贤能,在下实在是难以担当得起此任。”右军统帅气势无比,以至来传令的左军统帅其下大将军不敢再加以言语。

当下立回复于左军统帅,将右军统帅的话语重复了一次,“看来这个右军统帅要作壁上观战,来一个明哲保身,手握五万多人的兵权,以为我就不敢对他怎么样了吗?但我就是要会他一会,两位将军,随我一同前往。”黄闪烁这次又是带上杀国主的两位大将军,国主之死已是全国皆知,黄闪烁接理国主一职,右军统帅虽不服,但无奈于手中兵马并不多。

至于其他人,自是无一人敢发言以示反对,虽有不少人知道国主为黄闪烁所斩杀,但手中没有一兵一将军,难道你想去送死吗?

这些官员显然是不会去送死的,所以帝国的其他官员也只可以放任于黄闪烁的无法无天之所为了。

“右军统帅,多时不见,别来无恙吧?”黄闪烁的亲自出现,的确令到右军统帅心中为之而一惊。

“左军统帅?不,不,应为新任国主,未将没能亲自出迎国主的到来,实在有失远迎,未将向国主行礼。”右军统帅作了一标准的军式礼。

“你我本是同为将军,共待一主,只是主子过于酒色,无能无道,在下实在看不下去如此强大的帝国如此下去,才手起剑斩杀了国主,只是跑不过众人之选,才被选为国主,右军统帅兄弟,你我本是各管理一方的军队的将军,素来皆是平起平座,右军统帅又何必过于行君臣之礼呢?还是叫我左军统帅或黄闪烁更加为之亲切。”黄闪烁这个家伙实在是一号了不起的人物。

竟然这么地会说话,实在不能不令人为之而敬佩,不过,右军统帅也绝非等闲之辈,见过不少的世面,左军统帅黄闪烁的话哪有不明之理,这只不过是客气的话来的。

“这样可不合规则。”右军统帅连说。

“有什么规则不规则的,斩除。”左军统帅说。

“国主,有什么话请直说,没有必要斩除历来的制度,这样只地让世人冷嘲热讽于我们。”其实右军统帅早已是知道左军统帅亲自来访的目的所在了,只不过是故意这么说而已。

这个左军统帅自也是明白反说:“相信右军统帅也是明白到我亲自来访的目的,就不必要我明说了吧?右军统帅。”

“至于出兵一事,国主,你以为单凭我的五万多的兵马就可以对付得了金属军的无数兵马吗?如果你硬是一意而行的话,岂不是要我们去送死?”右军统帅终于道出了一个道理来。

“这也是一个道理,总不能白白牺牲重要的人马,这事一定要从长计议才行。”国主说。

而于此时,在暗处暗笑的是烈火,金属军自是无当可以挡得隹圣魔导师北风莉的援兵,很快就完全被消灭了。

援军中的杂工立去建护防,而格王剑军长的重要任务是整理战后的军队,出钱出力去安抚已故的军兵的家属,这是首要的任务,同时也是得民心之重要所在。

“我们不如联合西北五省的于省的军兵一齐对付这些金属军。”右军统帅说。

“联合他们?你可以担保他们不会倒向而行?反过来对付于我们,如果他们和我们联合在一起,战胜之后,我们的实力定当很弱,再也难对付得了于省的军力了,现下,我们作虎观战,看金属军为断进攻于省,待双方的兵力皆达到弱不禁风之时,我们大军出击,这才是稳操胜券之术,你说是不,右军统帅。”黄闪烁说。

“只怕计划并不如你所想像中的那么容易完成呀。”右军统帅说。

于省的军队就是烈火他们这个代表着正义的军队。

“山人自有妙计,我们不会鼓动于金属军去对付于省吗?”黄闪烁说。

在暗处的烈火气的直抖动,抖动下了不少的灰尘,“什么人在上面偷听我们的主子与臣之间的对话?”黄闪烁左边的大将军举剑向着烈火直刺过去。

“你们的计划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你们这几个狗之人。”烈火双指夹着了左大将军的剑一按之下,剑就断了。

“你是于省派来的人?”右军大将军拔剑而进。

“少在我的面前玩弄不切实际的剑法。”烈火起脚一踢之下就令到右军大将军飞出了几米之远,右军大将军又站了起来。

“国主,右军大统帅快走,警卫员,护兵,快来。”右军大将军大叫。

立时就冲进来数十个人。

烈火大剑一现,剑气已是令到右军大将军也几十个黄闪烁这个邪恶之人的士兵无法接近了。

烈火大剑直击黄闪烁,左军大将军举剑而挡,震憾的左军大将军虎口无比的痛。

“这个于省的人实在太厉害了,我们实在是难以跑得了的。”左军大将军跪下了,因他已是失去了战之心了。

他出生以来,还未遇过这么厉害的人物,一出手令到剑断,再令右军大将军与几十个士兵无法近其身,三不但断其剑,更以暗之力震憾的自己虎口无比的痛,左军大将军知道对方已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又怎么会有自己继续生存下去之理了。

“你这个垃圾,枉我这么器重于你,你竟来一个临阵退缩?留于这个世上也没有用了。”黄闪烁一剑就刺入了左军大将军的身体之中去了。

“弟弟,左军统帅黄闪烁,我的弟弟左军将军确是有其不当之处,但罪不至死,你为什么要杀他,我杀了你。”黄闪烁身后的一个将军剑在手中,直向黄闪烁冲过去。

“反了,反了,全部反了,护兵,杀了他。”黄闪烁大叫。

“这些护兵是我的手下,可不是你的,黄闪烁,他们只会听令于我,黄闪烁,你为人蛇蝎心肠,死不足惜,我要合作的对象并不是你这个残酷之人,一个杀主之人,而是于省的正义之军,我还尊你一声国主,黄国主。”右军统帅挥了挥手之下,几十个护兵退了下去。

“好,好,一切都来的这么快,我反别人,别人反我,理所当然,哈,哈……”黄闪烁狂笑。

第161章完,黄闪烁这个杀主之人将会有如何的下场呢?请看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