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楼兰女王 两年后

小说: 娇宠之名门嫡妃 作者: 凌七七 更新时间:2019-04-15 17:24:43 字数:4933 阅读进度:749/756

娜宁公主终于回到楼兰。娜宁公主忍不住回想从天启回楼兰的一路,真可以用步步惊心来形容!娜宁公主根本不敢放松,每天都用别扭嚣张的态度对着奎木,就是担心奎木发觉她的异常,暗自杀了她。

现在回到楼兰,娜宁公主也并没有放下一颗高悬的心。娜宁公主第一时间去见楼兰王后,将奎狼死亡的真相告诉了楼兰王后。

楼兰王后听到亲生儿子死亡居然跟看奎木有关系,顿时大惊!但是楼兰王后心机深沉,再加上在王后沉浮多年,她很快就回过神。

“你说是天启的皇太孙告诉你,是奎木害死了奎狼?天启皇太孙的话可信吗?万一他只是在挑拨离间,故意这么说的呢?”楼兰王后一脸不相信。

娜宁公主笃定道,“女儿相信天启皇太孙的话。母后,女儿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一点没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得看证据,母后,咱们现在有了调查的方向,只要好好查一查奎木,女儿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奎木害死哥哥的证据!”

楼兰王后阴沉着脸点头,那张比娜宁公主还要美艳的脸上划过一丝狠辣,她发誓如果真的是奎木害死了奎狼,她一定会让奎木不得好死!一定会让奎木付出代价!

“母后,如果调查出是奎木害死了哥哥,您会如何做?”娜宁公主问道。

楼兰王后想也不想地回答,“中原有一句话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如果真的是奎木害死你哥哥,母后定然会让奎木付出代价!别说奎木的太子之位,本宫要他不得好死!”

最后一句话,楼兰王后说的狠辣无比,她不是光说说而已,而是一定会这么做!

娜宁公主得意一笑,她就知道以母后的性子知道奎狼死亡的真相,她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母后,奎木现在是父王唯一的儿子。女儿担心父王会护着奎木。”

楼兰王后狐疑道,“娜宁你想说什么?”

娜宁公主眼底划过一丝狠辣,“母后,楼兰曾经是有过女王的。女儿是您的亲生女儿,我为什么不可以当女王呢?”

饶是以楼兰王后的心志,在听到娜宁公主的话后都忍不住震惊了,“你想当楼兰的女王?”

娜宁公主重重点头,她就是这么想的!

“母后,奎木要是害死了哥哥,他就绝对不能当上楼兰王!要不然哥哥死后也不能瞑目!还有奎木要是当上了楼兰王,到时候咱们母女还有没有命活着,那都是未知之数。难道母后您会甘心吗?

母后,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女儿当上楼兰的女王,到时候咱们母女才有一条活路。母后,您说对吗?”

楼兰王后目光飘逸不定,一时看着娜宁公主,一时又忍不住双眼放空,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好!如果真的是奎木害死你哥哥,那母后就支持你当楼兰的女王!”

娜宁公主得意一笑,有了楼兰王后的支持,她的路才算是走出了一大步!她相信她以后的路会更加好走的!奎木,你一定不会是我娜宁的对手!一定不会是!娜宁公主在心里暗暗咬牙切齿。

楼兰王后果然去调查奎狼的死,这一切自然是在暗中调查。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奎木下的手,但是奎狼身边的那个叫青柳的女人果然跟奎木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楼兰王后还调查出来,奎木耗费了很多的心思培养女人,那些女人全都是按照奎狼的喜好培养的。

这代表着什么,楼兰王后心里太明白了。楼兰王后心里恨极,当初就不该因为奎木是一个低贱的舞女所生,就绕过奎木一条命!当初的心慈手软,竟然害的自己的儿子丧命!楼兰王后后悔极了!

楼兰王后恨不得立即让奎木给奎狼偿命,但是她知道她目前做不到。因为奎木现在是楼兰的太子,他更是楼兰王唯一的儿子了。楼兰王后对楼兰王很了解,他是倾向于让儿子继承王位的。至于女儿——

楼兰王后心知报仇的事情不能急,她要夺走奎木的太子之位,她要奎木亲眼看着娜宁登上王位,他要奎木在痛苦中死去!她一定一定不会放过奎木的!楼兰王后在心里咆哮着!

楼兰的一滩水不平静了,楼兰王后开始行动了,而娜宁公主也跟着开始了抢班夺权的准备。

祁云在得到这些消息时,勾唇一笑,他对这些真的是太满意了。看来楼兰那里都不需要他派人煽风点火,楼兰那儿自己就能闹起来。这样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转眼就是两年多过去,楼兰那里的王位争夺落下帷幕,楼兰王后和娜宁公主胜利。奎木造反杀了楼兰王,被楼兰王后当场拿下,成了阶下囚。

楼兰王后和娜宁公主这些年也不是白准备的,楼兰王后手中本就握着不小的势力,娜宁公主自己也掌握了一些势力。楼兰王后和娜宁公主压下了国内反对的声音,娜宁公主登基成为楼兰女王!娜宁公主也是楼兰历史上的第三任女王。

奎木是眼睁睁地看着娜宁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王位宝座!这让奎木心里恨极!

楼兰王后见奎木红着一双眼,整个人犹如暴怒的野兽,如果不是冲冲的铁链,还有侍卫压着,他怕是早就暴怒而起了!

楼兰王后来到奎木面前,抬手狠狠给了奎木两巴掌,“阶下囚的滋味儿如何?你害死奎狼时,可有想过你会有今天?”

奎木大惊,“你是如何知道的!”

奎木这算是不打自招了。不过奎木现在也没什么好怕的。楼兰王后知道便知道吧,他莫名其妙地造了反,如今他就是个叛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保住自己的一条命。现在多了杀奎狼这条罪,其实也不算什么。多一刀,少一刀的区别罢了。

楼兰王后美艳的脸上狰狞一片,“如何知道?呵呵——中原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奎木你以为你干得那些事,就真的没有任何人知道吗?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你的报应来了,奎木你睁大眼睛看看,你如今都成了什么样子。你现在是阶下囚啊,你的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想你如何死,你就得如何死!你连求饶的资格都没有!

奎木,你杀我子,我不止要你的命,还有你妻子,儿子还有女儿,甚至是你的那些妾室,我都不会放过的!我会让他们陪着你一起上路。奎木,你说是不是很高兴啊。不用感激我,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恩典了。”

“啊!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你凭什么伤害我的儿女!”奎木可以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是他无法不在意他儿女的生死!

见奎木被激怒,他害怕了,楼兰王后心里不禁更加高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这样的畜生是不知道害怕,不知道伤心难过的。没想到你奎木居然还是一个慈父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更得要你的孩子陪你一起死了。”

“毒妇!毒妇!你就是个贱人!”任凭奎木如何叫嚣,都改变不了他一家人全都陪着他一起上路的事实。

娜宁公主登基一月后,处死奎木,以及奎木的妻妾和儿女。楼兰王后故意让奎木最后一个死,因为她要奎木看整整看着他的妻子,小妾还有儿女一个一个的死在他面前。等到奎木死时,死亡对他来说甚至是一种解脱。

楼兰自此平定。

祁云看到楼兰的情报后,不禁挑了挑眉,他是真没想到就短短的两年多功夫,楼兰王后和娜宁公主两个竟然就能拿下楼兰,该说巾帼不让须眉吗?

祁云将楼兰的消息放在一边,他对楼兰的事情还真的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有那功夫不如好好去陪妻儿。

东宫

“母妃,母妃!”两个穿着天蓝色水纹衣裳的孩子急匆匆朝着乔伊灵奔来,他们身后跟着一群伺候的下人。

乔伊灵低头看着抱着她腿的阿瑾和阿瑜,无奈笑了。

只见阿瑾原先那白白的小脸润湿脏污一片,混合着泪水,别提有多邋遢了。再看阿瑜,她脸上倒是干净,衣裳却是脏了。

“阿瑜,你又欺负阿瑾了?阿瑾是你的弟弟,哪里有当姐姐的总是欺负弟弟。这当姐姐的就该保护弟弟。”乔伊灵板着脸,有些不悦道。

阿瑜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母妃,我没有欺负阿瑾。阿瑾是男孩儿,他怎么能连我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阿瑾怎么能这么没用呢!我就是想多打打阿瑾,让他知道怎么打架?我这是为了阿瑾好!他该感激我!”

三岁多快要四岁的阿瑜话说的流利极了,顿了顿,阿瑜又加上一句,“况且,我也不是打阿瑾啊。我就是推了推阿瑾而已。”

阿瑾可怜兮兮地靠在乔伊灵的腿上,嘟着嘴巴道,“姐姐力气大,老是欺负阿瑾!”

“你一个男人竟然对着母妃告状,你可真是好意思!要是父亲知道你做的事,肯定会生气。”阿瑜朝着阿瑾挥了挥小拳头。

“你啊,就仗着你父亲宠你,所以才成天没大没小的。你抓周还真是没抓错。一抓就抓了把小弓。你小时候我就担心你会太暴力,没有个女儿家的样子。现在看来,还真不是我想太多了,你还真是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乔伊灵一时间不禁感慨极了,她还是很希望有个女儿的,白白嫩嫩的,能让她好好打扮。可是她生的女儿还真是一点样子都没有。

乔伊灵的心伤极了,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父亲说我是世上最最可爱美丽的姑娘。母妃,我说您是偏心。您偏心阿瑾,不疼我。”阿瑜同样抱着乔伊灵的腿,嘟着嘴巴说道。

乔伊灵没好气地捏了下阿瑜的鼻子,“你父亲就够宠你的了,要是我再宠,你就真的要被宠成无法无天的小魔女了。慈父严母,要么慈母严父,必须得有一个严厉。”

“谁说阿瑜不好了。我的阿瑜将来定然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雌!”祁云笑着进来,然后一把将阿瑜抱起来,惹得阿瑜“咯咯——”笑。

乔伊灵也将阿瑾抱在她的腿上。

祁云坐到乔伊灵身边,伸手从点心盘子里拿了一块桂花糕喂阿瑜。乔伊灵这里放的点心全是夏荷亲手做的。

无论是阿瑾还是阿瑜,他们都喜欢吃夏荷做的食物。

说起夏荷,一年前,乔伊灵见夏荷和东风的感情实在不错,而且东风和夏荷的事情也算是传开了,再遮遮掩掩的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乔伊灵就给他们办了小型的婚礼。现在夏荷已经梳起了妇人的发髻,但她还管着东宫的厨房,但是更多的,夏荷比较喜欢给阿瑾和阿瑜做各式各样适合小孩子吃的点心。

乔伊灵也从点心盘子里拿了块酥饼喂阿瑾让,这是阿瑾最喜欢吃的。原本还羡慕姐姐有桂花糕吃的阿瑾,这会儿他不羡慕了,跟只小松鼠似的吃起了香喷喷的酥饼。

乔伊灵又吩咐人给他们打水,吩咐下人给阿瑾和阿瑜两个擦脸擦手。这两个人浑身脏兮兮的,等擦完了脸和手,待会儿还得带他们下去换衣裳。

在阿瑾和阿瑜吃完糕点后,乔伊灵就吩咐人带阿瑾和阿瑜去换衣裳。

祁云也和乔伊灵开始说起话,“皇祖父有意调你二叔回京。”

乔伊灵挑挑眉,“二叔在安阳知府呆的也够久了。当初祖父去世,皇祖父对二叔夺情,二叔还能好好地当着他的安阳知府,现在二叔也终于熬到能进京了。”

乔子言的才干不足,他能依仗的就是熬资历。这也是乔老太爷当初去世,章平帝允许不必乔子言夺情的原因。章平帝这是想抬举乔家。

祁云点点头,对章平帝的想法,祁云也能猜到。对乔子言来说,回京城做官这对他很有利。京官比起地方官的确要有优势,天生的要高出一筹。

不止如此,乔子言的两个女儿如今都在京城。不过情况都很不好。

乔伊妍不说了,如今她还在庵堂静思己过。乔伊涵在忠勇侯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更准确的说是付明浩和乔伊涵的小家日子过得不是多好。这两年多来,忠勇侯府的人可是想方设法地想要给付明浩纳妾。甚至给付明浩下药的事情都做过了。

不过好在付明浩都没有中招。付明浩一直坚守着对乔伊涵的承诺。至于那六指孩子现在也有了大名,叫付坚。这是付明浩取的,他希望付坚能如他的名字一样坚强!不畏任何的磨难,勇往直前。

乔伊灵也见过付坚,那时候付坚刚满三岁。

应该说乔伊涵和付明亮将付坚教导的很出色,小小年纪面上就透着一股沉稳。乔伊灵在见到付坚时,还是挺喜欢他的。一来付坚是她的侄子,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二来是付坚的确出色。

扯得有些远了,乔伊灵顿时拉回了思绪。

“我二叔要回京城了,不知道五叔会不会一起回来。”提起乔子言,就不能不提乔子洋啊。

乔子洋对卓氏那绝对是真爱,不过过去那么多年,这所谓的真爱还剩下多少,那真的是未知之数了。乔老太爷阿红想是留过话,只要乔子洋不休了卓氏,那就不许他进京。

这一次乔子言都要来竟成了,乔子洋是不是打算继续留在安阳老家不来京城呢?乔伊灵忽然有些好奇了。

“你五叔?这还真是不清楚了。你五叔这些年对卓氏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淡了,他们成天吵。对了对了,还有那个叫——莫什么来着。”祁云对无关紧要的人从来不怎么记名字。

“莫施蓉。”乔伊灵的记性还不错,主要是这人还给她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

“对,就是她,这些年你五叔还有卓氏因为这莫施蓉可是热闹的很。”祁云忍俊不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