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一场密谋

小说: 剑仙神捕 作者: 怀橘客 更新时间:2019-03-15 04:16:12 字数:4184 阅读进度:463/474

“终于认出来了?”华月贞也是冷冷地笑了笑后开口说道,“没错就是我,华月贞。而你现在就安心的去吧。”华月贞说着也是帮这书生抹上了眼睛。书生也是就这么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楼主似乎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茶,待到将这茶杯放下后说道:“为了杀他一个人,至于算这么多步吗?”

“他不该把主意打到六扇门身上。”华月贞也是将这书生腹部插的bǐ shǒu拔出后,擦拭了一下后,小心的收了起来。

“你不打算杀我?”楼主也是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

“杀不杀你,重要吗?”华月贞也是轻笑了一下后开口说道,“反正我也杀不掉你,而你的命有人保下了。”

“是吗?那我倒是要感谢一下了,但是你却可能走不了了吧。”这楼主也是阴沉地笑了后说道。这楼主也是站起来继续说道:“杀了我夜色沉的人扭身就走?这天下没有这么好说的事情。”这楼主手背一翻的时候,两枚飞镖也是奔着这华月贞儿来。但是这两枚飞镖在靠近华月贞的时候,也是直接落在了地上,上面的冰霜也是证明了它们方才的遭遇。而一个略显慵懒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好久不见啊,楼主。”

这楼主也是死死盯着这从后面冒出来的女人,心中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在这个人面前,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于是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开口说道:“如此看来雪女是想杀了我?”

“杀了你,我何必出现呢?”冰山雪女也是淡然地走到了华月贞边上开口说道:“我们也是许久未见了。”

“你知道的,我其实并不想和你扯上什么关系。”华月贞也是扫了这个一身蓝色的女人后开口说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被他们所厌恶吗?不就是因为你这一张臭嘴吗。”这雪女也是不满地瞪了这华月贞一眼后开口说道,“要是没有我,你现在能杀了这个人?”

“我觉得方家那个小家伙能帮我这个忙,毕竟这个人做的事情触犯了方家那个小家伙的底线。”华月贞也是直接开口说道,也是没有给这雪女留什么面子。而雪女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楼主大人,这次夜色沉巨变还是早早西去,好做准备啊。”

楼主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后说道:“属下见过掌门。”

“楼主这是什么意思?小女子有些看不懂啊。”这雪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掌门不就是要这样一个听话的夜色沉吗?”楼主也是低下身子开口说道。

这冰山雪女也是了然地笑了笑后说道:“就这样吧,现在夜色沉的人应该不多了。对了那个樵夫好像被六扇门带走了,你自己觉得要不要吧。三日后我在扬州等你。具体的自然会有人找上你。”

“是属下明白了。”而这楼主现在也是老老实实地行了礼不在做别的事情了。而这雪女也是坐在了这楼主放在坐的位置上后开口说道:“给我唱一曲吧,怎么说我也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你不过是为了自己那点利益。”华月贞也是扫了这雪女一眼后说道。

雪女不知可否地笑着说道:“利益?还是说我为了自己那点小小的梦想吧,这样比较好听。”这雪女也是说完后静静地看着华月贞,这华玉贞也是眼睛一垂后,手指也是轻轻地敲着这桌面开口唱道:“夫哇,夫哇!我千里而来岂为了银两衣服,我们进的宫来你也。不问上一问二老爹娘可是怎样,竟叫我们快快离开。此地,你说出此话与心何忍哪。夫啊,三年前你为赶考奔京路。临行时我千言万语把你嘱咐,我言说咱的爹娘,比不得别人父的和母,好比那瓦上之霜风前烛。倘若得中龙虎榜,清晨得中你夜晚休书。中与不中你早回故土,也免得爹娘想你终日啼哭。咱夫妻洒泪分别你奔京路,不料想你进京三年音信皆无。因荒旱饿死了公爹婆母,为妻我剪青丝换芦席葬埋尸骨。哎呀,我那早下世的公婆。你生不养来死不葬,看不见你这独生之子身披孝服。爹娘啊,二爹娘一坯黄土我愧穿罗衣。陈士美为人子不能尽孝,想起了养育恩泪眼迷离。你思一思来想一想,想当年你读书不分昼夜,我陪你织布纺线不眠不息。你忘了全家人苦熬岁月,就为的是你呀金榜之上把名题。你只顾做高官,哪知道你走后,家中无柴又无米,儿女们腹内无食身上无衣。无奈何我千辛万苦把你寻找,谁知你招驸马停妻娶妻。十载恩爱你全都忘记,为富贵你就忍心把骨肉分离。你拍拍良心问问自己,难道说你的心肠是铁打的。”

而在六扇门里,这刘玉田也是和张公公见过了这齐王。两个老头也是都高兴地眼泪要出来了。齐王也是笑着见过了这两个老人,照理此事到此作罢,而齐王也是应该跟着张公公去东厂的驻地。一来是皇室的事情东厂出面要方便,二来这刘玉田也是没有争功的心思,在他眼里这齐王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但是齐王在听到这个安排后也是坚定了摇了摇头。张公公以为这孩子是被这些六扇门的救出来的,所以对于这六扇门有安全感也是问道:“既然王爷不愿意随我去东厂的地方,不妨就在这六扇门的总部里待着吧。这里面都是南直隶六扇门的高手,而我东厂的人也是会在暗处保护您。您看怎么样啊?”

“不善,我想去方潇府上转转。”这齐王也是笑着说道。

这刘玉田和张公公也是以为这王爷只是被方潇那神勇的影子所折服了,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且方潇毕竟是现在朝廷在这边最厉害的人了。于是这二人也是看向了方潇。

方潇也是淡然地笑着说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王爷,在下这府里也是没有做主的权利,您看我是不是要去给我父亲说一声呢?”而这齐王也是笑了笑后说道:“你少来,若是你方潇这个主不敢做,那方太傅也是差了一点。再者你也是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啊。”

“好了,方潇你就带着齐王回去吧,你方府的安危我和张公公会安排的。”刘玉田也是下了命令。方潇也是对着这个两个老人翻了一个白眼后说道:“心说你们是不知道,我爹对于这些的看重。他要是知道我带了一个王爷回去,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情呢。”但是这张公公和这刘玉田也是保持一致地装作看不到方潇这一个白眼。于是这方潇也是只得苦笑了一声后就带着齐王回到了府里。齐王也是看着不远处的方府说道:“方公子,你家的府邸与你们的地位不是很搭配啊?”

“王爷说笑了,这纵有田产无数,但是你真正用得上的地皮也就这么一点。”方潇也是淡淡地说道,“这个府邸足够我一家住下便是可以了,又何必去追求更多呢?”

“我现在有点期待见到方太傅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能教出一个这么好的儿子,和一个如此不堪的太子呢?”齐王这个十岁的孩子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这话也是把方潇给吓了一跳。一个王爷怎么敢这么评论一个太子。要是说童言无忌,但是这孩子方才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童言啊。

“好了,方公子我们进府吧,这里只有我和公子。我不觉得方公子会为了太子而出卖我。”齐王也是站在这府门外对着还在十步之外的方潇喊道。方潇也是笑了笑后随这齐王也是走进了府邸里。今天是齐思瑶迎了出来,也是关切地问了问方潇的情况后也是注意到了方潇身边这个粉嫩的孩子,也是弯下腰去就去逗他。方潇也是咳嗽了一下后说道:“思瑶,这是齐王殿下。”

齐思瑶也是微微张了张嘴后说道:“你就是齐王啊。”

“这个女人胆子很大。”齐王也是看着方潇说道,“想来就是你的那个红颜知己齐思瑶吧,若是苏忧怜绝不至于这么没有规矩。”齐思瑶倒是也不生气,毕竟一个孩子奶声奶气的这么说话也是让人很难生气。

“好了,父亲睡了吗?”方潇也是开口问道。

“早就睡下了,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我也是替忧怜姐姐换了一个班。”齐思瑶也是开口说道。方潇也是询问地看向这齐王,但是这齐王也是随意地摆了一下手后说道:“别,我明日再去拜访太傅就是了。”你替我安排一下住处吧。

“如此就委屈齐王住在我那院子吧。”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我还听说你这府上还有一朵兰花。”齐王也是笑着说道。

方潇也是笑着说道:“齐王的消息不像是随便能听来的。”

“夜色沉和思问阁的关系不错,虽然这么说齐小姐可能不高兴,但是夜色沉关于你方潇的消息想来都是从那边来的。”齐王说着也是示意方潇往里面去。于是三人也是往里走去。而这方潇的院子里也是传出道:“可怜我二爹娘冻饿而死,年幼的儿和女孤苦无依。自古道亲骨肉心肝连系,难道说我抛弃了结发妻。陈士美:慢来,我若将他们认下。岂不是丢了我头上的乌纱,身上的锦袍,美貌的公主啊。想如今中状元连科及第,琼林宴老恩师亲陪筵席。三元之中招国婿,圣天子金殿上亲把名题。紫墀宫配公主同心和意,金枝玉叶荣华富贵。我们二人似燕双栖,我若是认香莲荣华尽弃。丢了驸马舍不得,儿啊,我母子千里迢迢来到此地,不料想你父他,他竟变了良心。休得罗嗦,快快出去。狠心的人哪,不认妻也该认一双儿女,冬哥春妹是陈门的后裔。还要看他们是你的亲生的骨肉,每日里想爹爹哭哭啼啼。常言道虎毒不食亲生子,你忍心叫他们无靠无依。叫声冬哥和春妹,哀告你的爹爹莫迟疑。罢了,我的亲,认不得。我若将他们认下,天子知道定然降我欺君之罪!岂不丢了我头上的乌纱,身上的锦袍。美貌的公主哇,有道是无毒不丈夫不认就不认。看她岂奈我何?”

“这就是那墨兰吧。”齐王也是看着这院子独自唱着的女子开口说道。

“是的。”方潇也是回答道。

众人也是和齐王在这坐定了下来,齐王也是看着作陪的众人笑了笑后说道:“我只是一个娃娃,你们用得着这么正式吗?”

“但是您也是王爷啊。”方潇也是开口说道。

“若是可以我也不想当这个王爷,我现在身上终究还是多了一些东西,我那太子哥哥又是个多疑的人。如此我也是要争一争了,还请方公子帮我一件事情。”方潇也是知道下面的话必然很为难也是笑着说道:“王爷我们先听曲子吧。”

这边墨兰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直接开口唱道:“贫妇人,我劝你速速退出宫去。如若不然你抬头观看,这尚方宝剑于你不利。这尚方剑么,这尚方宝剑乃斩得有罪之人,我香莲毫无罪过。你!你斩我不得。你擅闯宫院,辱骂朝官还说无罪么。依我看来这有罪之人倒是你,你欺瞒天子招为驸马就是不忠,自享荣华忘却父母就是不孝,丢开你的亲生儿女就是不仁,不认结发之妻就是不义。我把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得新忘旧忘恩负义的强人。骂强人你太狠心,贪图富贵忘双亲。我母子为找你把苦受尽,讲王法用宝剑唬吓谁人。妻室儿郎你都不认,你比豺狼狠十分。枉读诗书忘根本,快快随我回转家门。”

“其实我只是想让方公子,帮我说个情,让我成为太傅的弟子。”这齐王也是笑着说道。

“如此那些文人才真正能站边是吧。”方潇也是笑着说道。剑仙神捕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