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宿怨

小说: 剑序引之红玉图 作者: 拾遗生 更新时间:2018-08-27 01:59:04 字数:3481 阅读进度:22/334

数日后,大江盟内的议事厅中。

一人高坐正中,一人伫立下首。

卓文越的面色略显凝重,洪祥龙让他办的事情,经过一番调查,结果并不理想。但无论结果怎样,他都不得不如实禀报。

洪祥龙沉声问道:“事情查得如何?”

卓文越小心翼翼地回道:“属下买通了库房的书吏,调查了军备的案牍。前些日子,确实有一批军械被当做战损处理。那经手的小吏名叫钱政,得知此人姓名,属下便前往调查,只是......”

洪祥龙见其迟疑,不由皱眉问道:“只是什么?”

卓文越道:“只是,此人已不知去向!”

洪祥龙皱眉道:“不知去向?怎么回事?”

卓文越解释道:“属下赶到他家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从屋内的状况来看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留下值钱的东西。瞧那样子走得并不匆忙,应是早有预谋。我向他的同僚打听了情况。据说此人已调任升迁,但调往何处却无人知晓。仅是听说,有人帮他在上面活动,谋了个美差。但奇怪的是,消息传出时钱政已经失踪。从时间看来,消息传出应在失踪之前,而不该在失踪之后。这与常理不合!一般正常调任,应该是先接到公文,然后办理交接,办完交接才能离任。属下在军中使了些钱财,想查阅调任钱政的公文。可惜的是,根本就没有调任的公文。至此,线索便断了!”

洪祥龙听完叙述,揉了揉微痛的额头,叹息道:“失踪?只怕是被人灭了口吧!”

卓文越请示道:“盟主!那现在这般该如何是好?”

洪祥龙此刻也是毫无头绪,没有应对之策。听其询问,只得摆摆手道:“你先下去!此事我自有安排,”

卓文越眼见及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应声告退。

洪祥龙见他离去,不由开始头疼。所谓自有安排不过是空话,敷衍而已。眼下这情况,他也希望有人能告诉自己到底如何是好。。

夜色已至,用不起灯火的贫苦人家都已早早安睡。但有些人家却不一样,像蜀唐别院这样的地方更是灯火通明。这里可不仅仅是一处别院,更是唐门在药行的库房。

蜀中唐门依靠倒卖药材获得利润,维持家族的生存。他们的生意做得很大,在各个州府都有自己的药行。大埕本地一共九家药铺,其中七家为唐门所有。虽未能做到垄断,却也是本地药行的魁首。

暖阁香闺中,唐又又没像往常那般早早入睡,而是合衣而卧。她之所以这样,不是不想安睡,而是不能安睡。两天前,她接到了一封奶奶唐三婆的手书。信上提醒她要小心戒备,近日会有人来登门寻仇。对此,她已经知道前因后果。所以,这两天她一直都和衣而眠,小心戒备。

前不久,唐门与五毒教爆发了一场厮杀。这场厮杀,以五毒教败逃而告终。两家本就世仇,以往常有械斗,会有厮杀并不稀奇。但这次与以往不同,两家精锐尽出死伤无数,五毒教更是几尽覆灭。而在厮杀中,还死了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物,这人便是五毒教左护法蓝月娘的丈夫何红山。严格说来,此人不是五毒教的教众。因为,五毒教不收男弟子,教中对男女之事的要求十分严苛。据说初建教之时,因修炼‘神农百草诀’必须是处子之身,遂要求教中的长老和护法都不得成亲。但后来发现,教中全是女子会有诸多不便,想要壮大亦十分困难,可说是举步维艰。遂不得不改变成规,除教主外皆可成亲生子。而正是这样的改变,使得五毒教壮大起来,一度与唐门并驾齐驱。

这次厮杀异常惨烈,五毒教内仅有教主与两名护法逃得性命,近九成的教众被唐门屠戮。她们在败逃后便躲了起来,失去了踪迹。当此时刻,五毒教必定要保存自身,修养生息,短时间内难以复起。但有一人却是例外,这人便是五毒教的左护法蓝月娘。此人虽是女子,却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江湖人常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对她来说,不过屁话。何红山被唐三婆亲手所杀!这般杀夫之仇怎能不报。

蓝月娘的修为不弱,堪称一流的高手,可面对唐三婆仍是不敌。在报仇无望之下,心中的恨意难消,只能退求其次。她知道,唐三婆的子女皆亡,膝下仅存一个孙女,可说是疼爱有佳。若能取其性命,令唐三婆悲痛欲绝,也算是大仇得报。

唐又又接到消息后,立时做好了准备,以防蓝月娘登门报仇。但防贼是件辛苦的事情,时间越久便越是希望贼人能早些出现,此刻的她便是如此。

正在辗转反侧之际,窗外院中忽然传来吵杂之声。唐又又听到那声响,顿时精神一震,心中暗道:终于来了!随即翻身而起跃出窗外,来到了庭院之中。

只见,院中数十名唐门弟子,正围住一名丰韵成熟的美貌少妇。那美妇人苗女打扮,盘旋的头巾掩去了三千青丝。柳叶眉下一双妙目,似桃花般娇艳却隐含杀机。圆润的鹅蛋脸上一颗泪痣点染,凭添了三分风情。滑嫩的肌肤有若凝脂,晶莹得让人不忍触碰。

唐又又瞧见女子的风情,不禁暗自赞叹。她一向对自己的容貌都十分自信,可此时比较之下,也不由得微感挫败。

她心中清楚,眼前这女子便是蓝月娘。因为,对方的服饰有一处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左肩膀上有一件仅仅护住左臂的披风。这披风的长度仅到腿弯,外形怪异不说,且异常沉重,风吹不扬。她虽少问江湖之事,却也知道这东西叫作‘半肩吞云氅’,乃是五毒教的标志。此物内衬锁甲,专克唐门的暗器,算是一件奇门兵刃。两派仇杀多年,双方有何种手段皆是一清二楚。无论是武功、暗器,还是蛊毒,相互都有克制之法。

唐又又望着对方打量了片刻,开口问道:“你就是蓝月娘?”

那美妇人柳眉一挑,冷声回道:“看来,你早已收到了消息!我说怎么刚一进来,便露了行踪!”

唐又又朝其问道:“你想杀我?”

蓝月娘咬牙切齿道:“唐三婆杀我夫君,我杀她孙女有什么不对?”

唐又又听了这话,不由面露讥讽,沉声道:“没什么不对!但我怕你杀不了我!”

蓝月娘道:“好大的口气?”

正在这时,一胖一瘦两名中年汉子却突然现身,一左一右护住了唐又又。同时,不知从哪里取来了一把椅子,摆在了她的身后。

唐又又神态悠哉地坐了下来,她的坐姿十分优雅,但却有些刻意。任何女子都不愿自己的容貌输给别人,她也无法免俗。所以,她把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只是,这种刻意的做法,却让她显的有些稚嫩。

其实,她不该如此比较。女人在不同的年龄会有不同的美感,她的年纪比蓝月娘小上很多,论风情怎能胜过一名成熟的女子?但她身上的活力与青涩,对方却早已流逝,两者不可相对而论。

唐又又抛却杂念,扬着下巴道:“不是我口气大!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这里是唐门,看看你的周围都是我的人。想杀我,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

蓝月娘气恼道:“黄毛丫头!和你那祖母一样奸猾。”

唐又又听她喝骂也不生气,依旧讥讽道:“这不是奸猾,这叫聪明!你本不该来此。即使来了,被人发现也该迅速撤离。而不是现在这样,把自己置于险地。你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笨蛋。”

蓝月娘怒火上涌,俏脸上满含煞气。她也知道事已至此,不该在此停留。可心中的不甘,却让她难以放弃。只得强自镇定心神,怒声道:“你以为躲在他们身后,就能保住性命?异想天开!”说着,指向那一高一矮两名汉子,眼神中满是不屑。

唐又又摊了摊手,无所谓道:“我相信他们的能为,足矣保护我的性命!你若不信可以试试!”

蓝月娘冷笑道:“试试?”

唐又又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试试!”

这边话音方落,蓝月娘已然发难,只见其双手一扬,左手射出十数枚钢针,打向那瘦小汉子。右手射出十数把柳叶飞刀,打向那矮胖汉子。随着暗器离手,她的身形也飞掠而起,一掌拍出。欲绕过这两名汉子,将唐又又击杀。

那瘦小汉子与矮胖汉子见对方出手,也是双臂齐挥,数十道暗青子飞射而出,好似疾风骤雨化作一堵黑墙。两边的暗器在空中交击,病发火花四溅,‘噼啪’之声连绵不绝。

暗器在空中撞击的同时,两人动作不停,身形变幻,向不同的方向跃起。

那瘦小汉子跃过唐又又头顶,一把拉过椅子,将其拖至身后。随即全神戒备,未有其它动作。

而另一边,那矮胖的汉子却是迎头而上,挡在了蓝月娘的身前,硬生生接下她威力惊人的一掌。‘砰’的声响,掌罡四散。冲击得在场众人衣袂扬起,身形倒退。

唐又又坐在后面观战,那神态十分悠闲,好似看客一般。此刻,瞧着蓝月娘那恼羞成怒的样子,她开心极了。在她看来,无论多动人的女子,一旦打起架来都会气质全无。但她却不知,看别人打架也会损坏气质。

唐又又看向场中的蓝月娘,调笑道:“想杀我,这样可不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