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要回家了

小说: 剑序引之红玉图 作者: 拾遗生 更新时间:2018-10-01 06:55:34 字数:3927 阅读进度:216/334

白沐、蓝月娘和宫别羽早早就收拾好行囊,天一亮就离开了客栈。在浮头市最东侧的镇子口处,寻了家卖早食的小摊儿,以填补三人空虚的五脏庙。这小摊儿的东西不错,生意也很好。不过眼下天寒地冻,在此用餐的人却是不多,大都是买了东西带回家去。

白沐三人围坐在桌前,要了三碟包子,三碗蛋花汤,一碟子酱菜。不算丰盛,却足以果腹。

白沐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朝向蓝月娘和宫别羽道:“这家小摊儿的包子十分不错!我来过几次!”他说到此处,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感慨道:“那时还是秋天,转眼已是白茫茫一片!”说话间,脑海中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自己和许伯恩三人相处的经历,虽然短暂却十分难忘。可仅仅是三个月的功夫,却已然物是人非,一时感到不胜唏嘘。

宫别羽似是没有察觉到白沐的变化,轻笑道:“哈!真的有这么好吃?竟能让你对这里的包子念念不忘!”说着,她咬了口手中的包子,砸了砸嘴,含糊不清地说道:“嗯!这味道的确不错!”

白沐瞧她这般,却是笑了笑道:“当然不错!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带你们前来!”说罢,他也夹起个包子,放到蓝月娘的碟中。

蓝月娘看了看白沐,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包子。

白沐看她如此模样,知其心中有事。可有宫别羽在旁,他也不好询问,只得装作毫无所觉。等寻到两人独处的机会,再行向其询问。

正在三人用饭之际,一道俏丽的身影也来到了小摊近前。用那略显娇憨的语气,朝那摊主道:“老板!来三个包子,一碗蛋汤!”言罢,便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白沐和蓝月娘俱都抬起头来,望向那年轻的姑娘。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认出来人正是唐门在大埕的掌事唐又又。

这唐又又在大埕时,和白沐有不少的生意往来。虽说不上多有交情,却也还算熟络。

此时相遇,令白沐有些为难,正在犹豫是否要设法回避一下。可还不等他做出权衡,蓝月娘却已站起身来,朝向唐又又走了过去。

白沐见此情形,心下暗自皱眉。他不清楚,蓝月娘欲意何为?可他明白,此时的自己最好乖乖地呆着,什么都不做才是做好的选择。

一旁的宫别羽看到蓝月娘的举动,扭头扫了眼白沐,调侃地问道:“怎么回事?那姑娘你们认识?不会是你的老情人吧?”

白沐闻言,苦笑道:“我又不是韩老三,怎有那招蜂引蝶的本事!”

唐又又看着端来的吃食,伸手抓起个包子就塞到了嘴里,那吃东西的模样不见半点淑女。因为,她已经饿了一个晚上,加上赶路的疲惫,除了满脑子吃的,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而且,这里不是唐门,也不会有人与她相识,自然有就少了顾忌。

她这次赶回蜀中,是奉了唐三婆的命令,行踪十分隐蔽,没有任何人知道。其肩负的任务也十分奇怪,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是要干些什么。仅仅知道,回来之后什么都不做。只要悄悄地看着,并将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地转达给自己的三奶奶,如此而已。

唐又又刚刚将手中的包子塞进嘴里,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到了自己对面。她原本还有些诧异,怎么会在这里碰到熟人!可当她看清来人的模样后,却是心下一惊,慌忙扔掉了手中的包子,伸手摸向腰间的兵刃。不过,她的手指才刚刚抬起,就被对方一把扣住,动弹不得。眼见受制于人,她已然惊骇莫名,并暗自感到后悔,不曾带有护卫随行。

蓝月娘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唐又又,脸上的神情满是平静,出言安抚道:“不用害怕!也许你不会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

唐又又骤闻此言,有些不知所措。迟疑片刻,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什么意思?你不杀我?”

蓝月娘微微颔首,缓缓说道:“嗯!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所以,请你安安心心地听我说上几句。”话虽如此,可她扣住对方手腕的力道,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唐又又心生疑惑,试探地问道:“我不明白?”

蓝月娘看了看她,解释道:“我不准备再找唐门寻仇!所以,我想请你带个话给唐三婆!便说,从今以后,我和她的前尘旧怨就此了结!当然,若是她不同意,也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会恭候大驾!”

唐又又听到这里,脸上写满了惊讶,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你是说,五毒教想和唐门化解恩怨?”

蓝月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不是五仙教和唐门,是我和唐门!我已退出了教门!从今往后,她们如何与我无关。”

唐又又眸光微收敛,猛然间看到了邻桌的白沐,心下恍然,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她沉吟了半晌后,朝向对方确认道:“你的意思是,从今以后,你和唐门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蓝月娘盯着对方,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唐又又见她肯定,想了想,谨慎道:“可以!我会把话传到!但你要清楚,三奶奶如何做决定,并非我能左右。所以结果如何,我无法保证!”话音方落,一道寒芒却自不远处袭来,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射向了她的后颈。唐又又虽已察觉到身后有破空之声,可她的手腕却被蓝月娘死死扣住,根本就无法闪躲。

而就在这危机的瞬间,蓝月娘却骤然发力,拉起唐又又手臂,将之拖到自己的身后。同时,翻手接下那袭来的暗器,并朝那出手之人厉声喝道:“你不能杀她!”

小摊上,零零散散的食客看到此等情形,哪里还敢逗留,立时一哄而散。

白沐和宫别羽看到情况不对,俱都纵身而起,跃至蓝月娘的近前,将之护在身后。

“你没事吧?”白沐关切地问道。

蓝月娘听其关心自己,却是秀颈轻摇,直视那行刺之人道:“算了吧!有我在此,你杀不了她的!”

那暗施偷袭的人现身而出,正是佟芸萝。她眉头紧蹙,瞪着蓝月娘冷冷地问道:“你是疯了不成?她是唐门的人!你竟然想保下她?难道,你忘了咱们与唐门是有血海深仇?”

蓝月娘垂下了眼眸,叹息道:“对!是有仇!但我不准备再报仇了!所以,你不能杀她!至少,今天不能!我需要她帮我化解仇恨!”说到此处,他转过头来,朝向唐又又挥挥手道:“你走吧!记得帮我将话带到!”

唐又又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确定道:“你真的要放我离开?”

“嗯!快走吧。”蓝月娘肯定地回道。

唐又又见此便也不再犹豫,飞快地转身逃离。

佟芸萝看到唐又又离去,正想上前拦阻,可刚一动身,就被宫别羽拦住了去路。她眼见及此,立时朝向蓝月娘大吼道:“疯了!我看你真的是疯了!竟连血海深仇都能抛之脑后!”

蓝月娘面对佟芸萝的喝骂,有些艰难地辩解道:“疯了?不!我没疯,我只是累了!想停下来,做个普通的女人,学着洗衣做饭,学着生儿育女!”

佟芸萝听到这番说辞,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震惊之余,怒火也随之上涌,大声喊道:“做个普通的女人?你在说什么鬼话?你跟他?”嘶吼间,她抬手指向了白沐,言辞中满是鄙夷。“想不到,你蓝月娘竟也会如此善变,变得喜新厌旧!”

蓝月娘看着佟云萝,无奈道:“事已至此,随你怎么说!我做的决定,不会有任何改变。”

佟芸萝与蓝月娘相识二十余年,彼此都了解对方。知其心性坚韧,一旦做下决定就很难更改。所以,她无比清楚,自己改变不了对方的决定,只得转向一旁的白沐道:“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蓝月娘一听,眸中闪过了担忧之色,朝着白沐迟疑道:“润泽!”

白沐朝着她笑着压了压手,示意道:“放心!没事的!”言罢,他朝向佟芸萝伸手道:“请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旁,相距几十步远,这才站定了脚步。

白沐面含微笑,朝向佟芸萝问道:“好了!你想说些什么?直言吧!”

佟芸萝心思急转,想了想问道:“你真的准备娶月娘回家?”

白沐坦然道:“千真万确!有什么疑问?”

佟芸萝柳眉蹙起。“那你可知晓她曾嫁过人的?”

白沐闻言至此,已然洞悉了对方的意图。“知道!不过,那又怎样!难道,我会与个死人计较?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是没死又能如何?让个活人变成死人又有多难?”

佟芸萝听了这话,忽然发现面前这男子虽模样斯文,却与自己印象中的读书人大不相同。她心下微沉,急切道:“你要清楚,即便她嫁给了你,也不等于她就爱你!她只是累了......”

白沐知道佟芸萝想说些什么,遂朝其摆了摆手,打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重要吗?我喜欢她,想把她留在身边。对此,可能要付出的所有代价,我都已早有预计。她累了!想要平静的生活!而我能给她这样的生活。换句话说,我们彼此需要,也能彼此依靠。在这种情况下,她是否爱我已经不再重要!人这一辈子,不会有十全十美!能得三分眷顾,就已是上天的恩赐!若不用心去珍惜,最终只能落得一无所有!我无法改变她的曾经,可她的将来我却能携手相伴。我不要求她忘记过往。因为,我会给她更温暖的留恋,让她想不起回忆,更舍不得离开!”

佟芸萝听到这里,已然明白,眼前这儒雅的男子,根本不似看上去的人畜无害。这是一个心思缜密,且敢直言算计的诡谋之人。其实,她早该想到,一个能改变蓝月娘的人,又怎会是平凡之辈!

她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却被白沐轻笑着抢白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也了解你的想法!奉劝一句,不要再白费力气。你说服不了我,也说服不了月娘!”说着,他微微一顿,淡然道:“你看,这冬天虽然寒冷,可晴空却依旧令人愉悦!回头看看你我的身边,总会有些东西令人感到幸福!而否能将之够抓住,还要看你自己!很多事情机会只有一次,把握不住,便再难回头。人都有执着,你我皆不例外!我说这些,不是让你放下仇恨,只是让你尊重月娘的选择!她想要平静的生活,你改变不了她的选择。同样,她也改变不了你的选择。既然如此,不由随她去吧!你说呢?自己好好想想!我要回家了。”言罢,他朝向满脸错愕的佟芸萝洒然一笑,转身离去。

“过去只能是过去,而现在却可以决定将来。”白沐最后的声音在寒冷中飘荡,若有若无,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