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万丈深渊也得跳

小说: 经年一曲故人戏 作者: 沈厉行 更新时间:2019-10-09 22:00:46 字数:2279 阅读进度:1926/1934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925章 万丈深渊也得跳

沈若初整个人不由一激灵,往后靠了靠,看向厉行,对着厉行问道:“你今日还真是奇怪,以前,你会主动问我营部的事情,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你却表现这么平淡。”

不是他事儿多,是确实如此,若是往常,沈若初会一直打听,毕竟,都尉这种职位,很是难得,就算是大佐那样的人,也花了近半生的时间才坐上。

突然空降一个年轻的都尉,能不好奇吗?

别说他好奇了,整个营部的人,都一直在讨论这件事儿,沈若初在新闻署上班,不可能不好奇。

沈若初被厉行这么一问,心底略微有些发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厉行的话,抿了抿唇,沈若初松开厉行的领带,对着厉行说道:“那又怎么样?我之前问,是因为那些是跟你有关,现在那个什么都尉,跟我没有关系,我自然表现的平淡了。”

“那个都尉可也跟我有关系,他可是我的直属上司,以后营部的事情,他可是绝对说的话的人,因为点头让那人做都尉的,不只是宫家,还有兰家呢,这两大靠山,人在营部得横着走。”厉行不以为然,轻声跟沈若初说道。

若是真跟他没有关系也就罢了,偏偏是有关系,而且还是后台这么硬的人,以后营部要什么东西,都得他点头,这些,沈若初不懂,也不知道。

所以这个都尉来了,出于以后办事顺利,他也得好好的哄着。

沈若初讶然的看向厉行,她以为都尉而已,只要宫家大佐点头就成,谁知道这事儿,还要去汇报兰家,如果这样的话,兰明珠应该知道了。

兰明珠近些日子,和厉行的交情不错,没成想,这事儿帮着她瞒了厉行,只能说,她欠了兰明珠一个人情了。

厉行也没多想,今日都尉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绝对不能去晚了,更不能得罪了谁,所以早早就起来,准备出门。

“行了,不同你说这个事情了,我呢,先去单位,等我回来,再告诉你,这新来的都尉,是哪家的少爷。”厉行伸手捏了捏沈若初的脸,转身离开了。

沈若初看着厉行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回应着,如果是哪家的太太或者小姐呢,这都尉,不一定非得是男人。

可这话,她只能在心里说,不敢同厉行去讲。

叶然看向沈若初,心里不由同情了几分:“少夫人,看来一会儿少帅知道了,一定会饱受惊吓。”

“行了,换衣服,我们也该出发了。”沈若初对着叶然说道,这种事情,早晚得来,几天了,她已经做好心里准备。

说话的时候,沈若初转身上了楼,叶然跟着上了楼,将沈若初的军装给拿了出来,帮着沈若初换上军绿色的衬衣,绿色的常服。

整套衣服换好了,叶然帮着沈若初将领子和领带打好,沈若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果然,衣服是很重要的东西。

只是这么换了衣服,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比以前刚毅了不少,厉行说了,最喜欢她温柔的样子,怕是以后做了这都尉,没办法温柔。

若是温柔了,她便镇不住那三军,她以前不喜欢营部的人,记得自己刚刚回迷城的时候,最抵触的,便是营部的人。

现在,自己却成了营部的都尉,想来造化弄人。

“小姐今日真好看。”叶然忍不住感慨着,小姐饶是穿了军装,也好看,颇有女军官的架势。

她记得之前小冷跟她说过,你家少夫人,注定不是个平凡的人,注定没办法在家里相夫教子,她那个时候不这么认为,今日觉得,小冷的眼光是长远的。

沈若初嘴角扯了扯,不由嗤笑起来:“好看吗?这一身衣裳,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笑话罢了。”

懒得再矫情,沈若初拿着帽子戴上,转身离开,叶然跟了上去,到了楼下,奶娘抱着衍儿正好出来,如今衍儿会笑会玩儿了。

这都差不多十一个月了,眼看着便是一周岁,时间过得很快,她们来晋京,也有些日子了。

“阿妈…”衍儿朝着沈若初伸手,想要沈若初抱。

只十一个月,衍儿便已经会说了一些简单的话,衍儿属于说话很早的孩子,沈若初看着面前的衍儿,心都酥了,快步上前抱着衍儿,衍儿腻着沈若初。

沈若初瞧着怀里头可爱的小人儿,忍不住亲了亲:“衍儿乖,阿妈要去上班了,在家里听奶娘和小冷姨娘的话,知道了吗?”

她最舍不得的,便是衍儿,可是她没办法,也没有回头的路,大佐拿宫芝瑜和厉琛要挟她,她可以区去想办法,可是她怕有一天,把大佐惹急了,会拿着衍儿和厉行来要挟她。

两人都是她的命,不管谁,出了任何的事情,都能要了她的命,所以,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她也会毫不犹豫跳下去。

衍儿抱着沈若初亲了亲,只是这么小的孩子,似乎已经懂得了良多,沈若初不由红了红眼睛。

叶然在一旁,看着沈若初,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少夫人,咱们走吧。”叶然对着沈若初催促着,沈若初点了点头,将衍儿交给奶娘,奶娘是韩家选来的,韩逸层层挑选出来的家生子,值得信任,“我把衍儿交给你,也是把我的命交给你,我衍儿好,你们家里人,跟着好,我衍儿出事儿,你们全家,也别想好了。”

她从来不会对奶娘说重话,因为她一直在家里,可以看到衍儿的一举一动,可是去了营部,有的忙,几日见不到孩子,也是有的,她必须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奶娘慌忙宫家的对着沈若初回道:“小姐放心,韩家于我全家有恩,小少帅生,我便生,小少帅出事儿,我给他陪葬。”

“谢谢你,谢谢你!”沈若初不住的点头,对着奶娘说道,转而,沈若初将衍儿交给奶娘,带着叶然大步离开了。

她没有选择,这就是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