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父食子,仇深重

小说: 极品阎罗系统 作者: 剑如蛟 更新时间:2018-11-08 20:43:18 字数:2261 阅读进度:983/1009

寿王这次总算是同意了释放姬昌。并且所有的细节也都是按照妲己的出谋划策在进行。

伯邑考味儿的烤肉饼,被厨子们烹煮得很有香味儿,一次就给了三个,每个足有二两。

地牢里的滋味可不好受,吃得不如狗,好不容易见到肉饼还这么香,姬昌自然是忍不住的。但同时也在心里悲哀,这寿王无事献殷勤怕是不妙啊,否则何必给他肉饼吃?莫非这便是所谓的断头饭?

不论如何叹气,姬昌知道自己在这大牢里也是没办法挣扎的。前些日子他的大儿子来看过他,是镇国将军黄飞虎安排过来的。姬昌很喜欢自己这个大儿子,有能力有见识也有手腕,一直都是西岐爵位的继承人。可这一次,姬昌并不开心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儿子。

太危险了!西岐就算没了他姬昌那也有他姬昌的儿子在啊,大局至少能稳住,一旦事态有变也不至于抓瞎。可现在好了,父子两都到了朝歌都在寿王的爪牙之下,万一出个事儿西岐岂不是要彻底大乱?

“哎......”

长长的叹了口气。姬昌想到自己的儿子几日来音讯全无也是非常担心。再看看手里食盒中的三块香喷喷的肉饼,一时间有些眼眶微红。他觉得自家儿子献宝救他的策略失败了。现在是他吃完断头饭准备上路的时候了。毕竟这的确是寿王铲除四大诸侯力量的最佳时机。

嘿嘿,至于那投靠寿王愿做小人的北伯候崇侯虎,姬昌祝他心想事成,等三大诸侯国都被寿王趁乱收回手中之后还能继续逍遥快活才好。

不得不说姬昌的骨气还是很硬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也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甚至脸上也没有过分的悲戚。唯一担心自己那大儿子能否逃出朝歌。

“罢了,生死有命。”

要死那也得死得体面。饿死鬼他姬昌是不想当的。于是拿着食盒就坐在了牢房里的石床上,拿起一个肉饼就开始慢慢的吃,味道有些怪,但却似乎并没有毒。

吃了三个肉饼,之后的每一天都会送来三个,直到第四天。肉饼没有了,来的却是丞相比干以及镇国将军黄飞虎。说是寿王终于答应了放他离开朝歌。

“西伯侯,赶紧走,我已经安排了一百飞虎营将士在成为十里亭候着了,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江边码头上水路,然后绕道南伯候领地最后返回西岐。这也是目前最安全的路线,也能应对万一的变故。”黄飞虎一边拉着姬昌快步走出地牢,一边在出城的马车上做着交代。

比干没有继续送姬昌,他得在朝歌城里盯着,尽最大限度的平缓寿王,让其不至于突然变卦。

“可是,黄将军,我儿伯邑考现在也在朝歌,难道他不与我同行?”姬昌现在最关切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黄飞虎脸色一下变了,实在不知如何开口。当然,他可以哄骗,但却做不来。只能一手放在姬昌的肩膀上压着对方不能离开马车,一言不发。

“黄将军,是不是我儿伯邑考出事了?!”姬昌奋力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情绪颇为激动,瞪着眼睛大声的质问黄飞虎。

“死了。”黄飞虎是军人,建议的性子让他不会说谎,同时也明白伯邑考的事情早晚还是得告诉姬昌。

浑身都在抖着,是自责,是悲痛更是愤怒。姬昌不在奋力挣脱黄飞虎的力量了,颓然的坐在马车上,双眼老泪纵横。半晌才空洞的问道:“怎么死的?为何会死?”

“寿王下令,说是伯邑考在后宫献宝的时候对皇妃妲己意图轻薄,所以......”剩下的黄飞虎没有说,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姬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可能对那妖女做什么“轻薄”,绝对不可能!都是借口罢了。

沉长的沉默伴随着马车的飞奔让车上姬昌脸颊的泪水慢慢干涸。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满眼的不再是茫然的伤痛,而是彻骨的寒意。

“将军,前方发现阻拦,打的旗号是宫廷禁军。”

“多少人?”

“一人!”

“不用理会,冲过去!”黄飞虎下令。他的车架还不需要给一个禁军面子。

可当马车靠近,就听见一声高喊:“黄将军请停车,陛下有一封信交与西伯侯姬昌!”

“停一下把。”姬昌开了口。马车也停在了官道边上。车外那禁军递来一份信件,行礼后便策马回返,没多一句话。

拿到信件,姬昌一把打开,双眼片刻后似乎要瞪出眼眶,接着通红,脸色煞白,嘴里呢喃着“杀了你,杀了你......”慢慢的晕了过去。

黄飞虎连忙运起法力帮着魂魄几欲崩散的姬昌稳住情绪,废了好大的劲才让姬昌不至于碎了自己的命魂。同时擦去额头的冷汗,黄飞虎也很好奇到底是何事居然让一个也算有些修为的姬昌差点因为悲愤直接把自己气死。

犹豫了片刻,捡起那张掉在车厢里已经被捏烂的信件,展开,接着黄飞虎也差点直接气炸了肺。

杀了人家的儿子,然后剁碎了做成肉饼给人家吃?事后还专门传信告知?!

这种心态在黄飞虎看来已经不能叫做酷烈和暴虐了,完全就是非人的畜生!

人是不能成为畜生的,不论是心态还是行为,只要有一种像了畜生,那就不再配叫做人了,即便是这王朝的天子也一样!

到了此刻,黄飞虎第一次将愤然的目光从那惑乱宫廷的妲己三妖身上移到寿王本身。看着手里的信,再看看晕迷之后犹在咬牙切齿的姬昌,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好像错了。一个人的改变固然有外界的因素在施加影响,可真的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一个天子变的面目全非吗?他不信。

马车飞驰,半天后到了江边。早早等候的大船连忙下来几个军士,身上军服正是西岐的人。千恩万谢间急急忙忙将晕迷的姬昌抬上船去。

“不用道谢了。你家侯爷心绪波动极大,我封了他的命魂,要三日后才会醒来。记住,万万不要和他提起你家大公子以及他在朝歌的经历。明白吗?好了,速去吧,一路不可停留,如遇拦住,杀之!务必以返回西岐为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