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送美人

小说: 良缘喜嫁 作者: 百媚千娇 更新时间:2019-04-15 17:30:30 字数:2527 阅读进度:394/410

一旁凌骆冰也微微一笑:“哥哥所言倒是极是,我也觉得这位安生姑娘乃是百里挑一的好人才。”

冷南弦略带自得地看了安生一眼:“第一次听骆冰郡主这样夸赞小徒,简直受宠若惊。看来,我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这话说得暧昧,不得不引人遐想。

冷南弦一向性子内敛,鲜少在外人面前直白地表露心思。安生纵然脸皮厚,也忍不住面上一红。

喻惊云缓缓摩挲着手里剑柄,不悦地道:“凌世子今日还未饮酒便醉了么?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如何一味地胡说八道?甚是不入我心。”

几人之间风起云涌,二皇子虽然并不能猜透其中恩怨及渊源,但是敏感地感觉到了空气里的沉重与压抑。

他爽朗一笑:“本皇子来长安,能够认识三位实乃三生有幸,今日得以赏脸,一会儿定然是要多饮几杯的。”

这话多少缓解了其中尴尬。他冲着几人一抬手:“我们登船宴饮,今日不醉不归。”

话音落,就见湖上有一飞檐翘角,雕梁画凤的画舫向着这个方向缓缓靠拢。

待到靠近湖边,放下搭板,二皇子便招呼着冷南弦与安生等人上船。

喻惊云一声轻哼,足下微点,便径直腾空而起,犹如一只晾翅白鹤,轻飘飘地落在了画舫之上。

凌世子也不甘示弱,有心在众位美人儿面前卖弄,一抖手中折扇,旋转着出去,自己足尖落于那折扇之上,也同样是脚不沾水,进了画舫。

二皇子与冷南弦安生步行踏入,见凌骆冰与凌世子带来的几位艳婢却扭身上了另一艘小舟,不与几人同行。

遂诧异地问:“骆冰郡主缘何不上?”

凌世子神秘一笑:“这丫头古灵精怪,说一会儿有惊喜送给她的惊云哥哥,我这亲哥哥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二皇子看一眼喻惊云,再看看凌骆冰,心中了然,笑着调侃:“美人也难过英雄关么?”

凌世子伏在二皇子耳朵根前细声嘀咕了两句,一脸的坏笑。

二皇子连连颔首:“你这大舅哥倒是捡得现成。”

喻惊云只默然不语,并未反驳,也不解释,一任两人在一旁交头接耳。

画舫内已然备下精致的酒菜,一踏入舱内,酒香缭绕,令人垂涎。

二皇子作为东道主,再三谦让,冷南弦与安生只在下首处坐下,喻惊云一屁股坐在安生旁边,剩下两人便在上首处分左右而坐。

立即有侍婢上前,撩起四周垂纱,用白玉如意钩挂好,将众人面前酒杯筛满。画舫驶离水岸,沿着南湖缓缓而行。

春风徐徐,波光粼粼,席间虽然推杯换盏,却是气氛微妙,并没有这春日里的轻松惬意。

尤其是冷南弦,往日里明珠一般温润的人,今日自始至终阴着一张脸,只是微微颔首敷衍,心不在焉。

喻惊云坐在安生身侧,亦是一身冷意,沉默寡言。与冷南弦之间暗潮涌动,澎湃着一股低沉的压抑的气浪。

只有凌世子与二皇子两人谈笑生风,颇为投缘。

突然有一声清越的笛声响起,而后,丝弦阵阵相和,凌世子精神一振:“来了。”

众人也都循声观望,见澄澈的湖面之上,犹如撒落了许多的碎银,欢快地跳跃着,耀人双目。

一叶扁舟,上面坐着两位美人,一人吹笛,一人抚琴,长纱拖曳,一直垂落到湖水中去,就在湖面之上荡漾。

“哗啦”一声水响,竟然自水底突然冒出三朵数尺高的粉红色的荷花花苞来。

众人皆诧异,看得目不转睛。

随着悠扬的乐声,离众人最近的花苞竟然缓缓地绽放开,一瓣一瓣,栩栩如生,真的好像是月色之下悠悠吐蕊的凌波仙子。

待到荷花完全盛开,荷花嫩黄的花蕊轻轻地动了,慢慢舒展出一只嫩白如羊脂白玉的手臂来,翘着纤纤细指,犹如兰花形状。

花芯里,正是一身鹅黄舞衣的凌骆冰。

她乃是习武之人,身段奇软,蜷缩在荷花之中,慢慢舒展,就真的像是一朵花苞缓慢盛开。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乐声欢快起来时,荷花之上的凌骆冰翩然起舞,足尖就踏在花芯之上,犹如汉宫飞燕一般轻盈翩跹。湖面上开阔,风极大,一身纱衣与挽臂迎风而起,笛声急促时,似乎就要腾飞而去。

一片碧波,银光粼粼,曼妙妖娆的身姿与水中倒影重重叠叠,令人满目惊艳。

后面两朵荷花也次第绽开,皆有舞姬在其上翩然而舞,只是没有了第一眼看上去那般惊艳。

画舫之上的二皇子与凌世子皆拊掌称赞。

喻惊云闷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已经收敛回来了目光。

安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她觉得,这样才情的女子若是不和亲西凉,到长安以外的地方去宣扬宣扬本国的舞艺精粹,真的是埋没了。

一曲终了,凌骆冰冲着画舫之上几人回眸一笑,而那三朵荷花花瓣逐渐闭拢,遮掩了三个美人儿的曼妙身姿,仍旧沉入水下。

二皇子赞不绝口,一直称赞这凌波一舞的奇思妙想,慧心独具。

凌世子笑着问道:“那两个舞姬还有乐姬都是舍妹精挑细选出来的,还都是清白的雏儿。二皇子若是喜欢,就送与二皇子,一并带回西凉,红袖添香,漫夜笙歌,以慰寂寞。你说如何?”

二皇子刚刚吃了美人的亏,正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此忙不迭地便拒绝了:“君子不夺人之爱,知道凌世子乃是风月中人,喜欢美人环侧,多谢一片割爱好意,但是本皇子岂是那浑没有眼力的,便不夺爱了。”

凌世子眼角眉梢皆是风流,不怀好意地凑过去:“二皇子有所不知,这长安女子与西凉女子可是大不同,其中美妙滋味怕是你还没有领略过,否则食髓知味,定然念念不忘。”

然后用手中折扇挡住众人目光,与二皇子交头接耳。

饶是压低了声音,安生仍旧能够听到凌世子的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冷南弦有心带着安生离开,但是这画舫正在湖心正中,不是想走便走的。

喻惊云一声不悦地轻咳。

凌世子方才住口,坐正身子。一双桃花眼瞄了安生一眼,微微勾唇,笑得邪肆。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