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药三分毒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6-09-12 04:50:38 字数:2188 阅读进度:271/2294

“不是还有着这么的一个说法吗?那就是血浓于水。”夏馨菲反击了回去,一想到穆梓轩刚刚所说过的那羞人的话,便忍不住的燥热了起来。“我有这么的不堪吗?让你们两个这么来回的嫌弃我。”穆梓轩闲步而下,可能是因为去服役过两年兵役的缘故,所以他的身姿总是那么的挺拔。“原来你自己也知道啊!”欧阳茉儿轩眉,挑衅的仰望着他。“我认为自己还行。”穆梓轩自知自己有着阴柔的一面,总是会顾虑到很多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南宫浩天的死给了他太大的震撼,所以缺失了原有的那一种冷酷的狠绝。“得了吧!那是你自己的认为。”欧阳茉儿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反观夏馨菲,还在那气呼呼的杵着呢?“都不吃饭了吗?”穆公子看着这几个孩子,有些的头疼。“不是在等你们吗?”欧阳茉儿起身,真好,终于可以开饭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的自己好像特别的感到容易饿,这该不会是要发胖了的预兆吧!“走吧!都去吃饭。”看到大家都在等,一向酷爱回家就洗澡的穆公子,破天荒的没有坚持到底。穆家的餐桌只要有欧阳茉儿在家都会很热闹,因为她永远都是那一个话题的制造者。“穆公子,你今天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害自己差点没饿晕。“怎么,要对我查岗不成。”穆季云抬头,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no!这可不是我的责任,所以不能越权了不是。”欧阳茉儿说着看了看欧阳瑞西,眼里带着那么的一抹狡黠。“你最近吃得可是有点多,是想要增肥吗?”欧阳瑞西蹙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安。“除非我傻了,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有那样的想法。”增肥?估计那是所有女孩的噩梦吧!“是我多虑了吗?”欧阳瑞西凝视着她,就好像要从她的身上找出些什么端倪来似的。“我看,你肯定是更年期综合征的一种体现。”自己不就是多吃点吗?她要不要那么的较真啊!说得好像穆家会被自己给吃穷了一样。“欧阳茉儿。”穆公子冷冷的叫了声,一旦他这样做,那么便就说明他已经不悦了。“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欧阳茉儿撇嘴,她就知道,父亲永远都是这样,谁都不可以顶撞他老婆就对了。“让你乱说话。”穆梓轩看见她这样,不由得瞟了她一眼。“我那还不是一时失言所致。”悻悻然的给自己夹了好大一块烤羊排,不是说她吃得多吗?她就要做个吃货给她看。而这样意气用事的下场则是让她一个晚上都感觉到胃不舒服,无奈之下只好跑到花园去来回不停的散着步。“你要走到什么时候去啊!我的大小姐。”夏馨菲哀怨的看着欧阳茉儿,她自己吃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拉上无辜的自己啊!“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闷得慌,嫂子,你说,我这该不会因为贪吃而暴毙吧!”欧阳茉儿不假思索的说着,还不忘附带上一个饱嗝。“啊呸!别乱说话,什么暴毙啊!只不过是吃多了消化不良而已,要不,我给你拿两片消化片吧!”夏馨菲担心的看着她,感觉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不要,你没有听说过吗?,所以我才不要以身试毒呢?”欧阳茉儿噘嘴,一般类似于感冒这样的小病,她都会选择自然痊愈,个性可是比欧阳瑞西还要来得有韧劲。“那你自己在这瞎蹦吧!我可要上楼去了。”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出版社的书已经不能再继续的拖下去了,要不自己的经纪人克凡非要亲自的过来抓人不可。“去吧!就知道你是个没有义气的女人。”欧阳茉儿算是明白了,这女人啊!总是以老公为重,至于小姑子什么的,都只不过是她闲聊之时的玩伴而已。“你这样的一说,我倒是不好意思上楼去了,说吧!你大小姐要我怎么做才行。”夏馨菲没辙,算了,由着她吧!总感觉到最近的她很是异常。“我开玩笑呢?你上去吧!我出去一趟。”欧阳茉儿感觉到胸口有些的郁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时间点上吗?去哪啊!”夏馨菲一听她这么的说,便有些的不放心。“别担心,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别人要想欺负我,还得再练上几年才行。”欧阳茉儿就这样,有着年少的那一种轻狂不羁。“要不要我陪你啊!”夏馨菲还是有点不放心。“不用了,还是去找我大哥培养感情去吧!免得一会儿又被别的妖精给勾引去了。”欧阳茉儿虽是玩笑话,但还是有着几分的认真。“噗嗤!你还真的看得起我,要是他想走,你觉得凭我就能留得住的吗?”夏馨菲不喜欢做一个妒妇,更不喜欢把老公给紧紧的拽住不放,在她看来,两个人之间应该要有属于各自的私有空间,毕竟有的时候,并不是说什么事情都是可以那么肆无忌惮的呈现于对方的面前。“说得也对,那么你自己看着办,我可不奉陪了。”欧阳茉儿说着便往车库走去,这样的一种时刻,她必须的出去兜兜风才行。“注意安全!”夏馨菲抽动了下嘴角,不是自己一直都在陪着她吗?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她陪着自己了。“安了。”欧阳茉儿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夏馨菲有的时候倒是很欣赏她的这一种洒脱,如若不是爱上穆梓轩,或许她也能像她似的,活得那么的惬意吧!“她这是要去哪里啊!”穆梓轩久等不见夏馨菲上楼,这才跑下来的,不曾想刚好的看见欧阳茉儿驾车离开。“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个性,没有一分钟是闲得住的。”夏馨菲转身,娇柔的看着他,不管他的心底还有没有贝水画这么的一个人,她都特别的喜欢现在这样的一种相处方式,比恋爱淡那么的几分,却又比亲情加以了别的色泽,给人一种异常舒适的感觉。“曾经的你,不也是这样吗?”犹记得那时候,夏叔叔,不对,应该是岳父大人才对,可是天天都在那絮叨自家的宝贝女儿过于的调皮,担心她会成为一个野丫头,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样的一种现象却在她上初中的某一天开始有了改变,倒是让他老人家欣慰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