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距离在拉近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6-09-12 04:51:21 字数:2182 阅读进度:504/2294

夏馨菲并不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场景,所以,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害怕,而且,在这座城市,还可以看见许多的同行,他们,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报社。

行走在这样的街头,谁也猜测不出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还没有被战争的硝烟所弥漫,而他们要做的便是采访街头上被战争所逼得流离失所而逃到这里来的难民们。

狼狈的大人对于夏馨菲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可是当接触到那些冲着自己眨动着天真眼眸的小孩子之时,她的心便不由得被触动了下,而这里的语言于她来说并不陌生,在上学的那会,她便选修过这一门外语,所以交流起来一点也不困难。

每个有战争的国家,貌似都会有内乱的产生,而b国这里自然也不失例外,所以也就是说,他们所要防的不单单是战火的炮轰,更要注意的是来自于这一伙人的袭击。

小赵他们的工作是负责拍照,而夏馨菲则是用新闻的视觉去挖掘到对于他们杂志社来说属于比较独家的报道题材。

“这个送你。”夏馨菲的手里拿着刚刚买来的面包,递到了一个小男孩的面前,他的身边,不像其他人般有着大人的陪同,而是独自一人坐在一角,是那般的了无生趣。

小男孩怯怯的看了她手里的东西一眼,看见吃的,不由得抿了抿唇,随之的吞咽了下口水,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想要,但却没有伸出手去接,带着几分的忐忑跟不安去审视着自己的眼前之人。

“放心吧!姐姐请你吃,不用钱的。”夏馨菲对他说着b国的流利语言,让站在一旁的小赵众人一头雾水,听不懂她究竟跟对方说了些什么。

“真的吗?”小男孩的心防有些的松动,在她眼神的鼓动下伸出了自己那不算干净的小手。

“嗯!姐姐从来就不骗人。”夏馨菲温和的笑了笑,那样的笑容,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就好像是怕惊吓到他般不敢有一丝的跳动。

“谢谢!”小男孩一把的接了过去,可能是真的饿坏了,也顾不上形象,一个劲的往口里塞着,也就因此而让他被噎得不停的轻咳了起来。

“来,再喝点水。”夏馨菲递上了手里的水,还是那样如风般的笑容,此刻的她,绝对是美丽的代表,这一种美丽,无关于外貌,而是由内而发的一种善良之姿。

在这座城市,需要帮助的人实在是太多,而她,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做义工的,所以就算心底有着多大的触动,也只能是狠心的转身而去。

穆梓轩不知道,自己所要去的那座城市会有着什么样的状况在等着自己,但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护自己的妻子周全。

一路的飞行,他连眯一下眼神的功夫都没有,整颗心都提在半空中,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少爷,要不,你还是先睡一会吧!”看他的脸色并不是太好,沈磊不由得关心地道。

“我没事,沈磊,你说,你们少奶奶她现在在干什么呢?”不愿去相信她已经发生了什么意外,只希望等到自己出现在她身边之时,她所展现给自己的是意外的惊喜。

“我想,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吃饭吧!”沈磊看了眼手表,结合那里的时间回应着他。

“我猜也是这样。”穆梓轩的俊容上终于流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痕,整个人都为之的自信了不少。

“少奶奶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少爷肯定是觉得很幸福吧!”沈磊突然的来了这么的一句,就想着让他转移一下心思,别整天都想着不好的事情。

“嗯!她很可爱不是吗?”穆梓轩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初见夏馨菲的那一个瞬间,那样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姑娘,虽然说骄纵了点,但却异常的可爱迷人。

‘可爱’,沈磊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少爷,应该是漂亮才对。”忍不住的要提醒他这一点,反正在他的眼里,少奶奶一直都是女神范的豪门千金,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样子,绝不会出现少爷所说的什么可爱。

“对,也很漂亮。”穆梓轩的眼前,浮现出各个神态的夏馨菲,无论是那一种,对于他来说都是至爱无比着的。

沈磊看着这样的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笑容,要知道,他可是跟他的师傅一样很少笑的。

得知穆梓轩离开了s市,杜晴是雀跃着的,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让穆季云来坐镇公司,所以,当那个虽然上了年纪,却依然帅气的男人出现在自己跟前的时候,她止不住的开始害怕了起来,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听这里的老员工提起,这个老总裁有多么的嗜血狠辣。

“你便是财务部的杜晴是吗?”穆公子勾着邪魅的笑容,很是慵懒的斜睨着她。

“是,老总裁。”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所以内心开始狂跳了起来。

“说说看,对方给了你什么样的高价。”穆季云漫不经心的轻晃着二郎腿,他可不像自己的儿子那般好说话,这欺负了他的人,势必会加倍的偿还,不但这样,还会讨要利息。

“我不明白总裁在说些什么。”杜晴的声音都是抖的,不是因为对方的话,而是他的气场足够的吓人。

“真的是不知道吗?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又或者是杜小姐对泰国的黑市比较的感兴趣。”穆季云语带威胁,可他的样子却是那般的如沐春风,而这样的男人,是尤其危险的存在。

一听到他说黑市,杜静的脸色瞬间的便有了变化,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那代表着的是什么。

“怎么样,是要跟我们合作,还是说继续的忠于自己的主子,我可先说好了,机会只有一次,还有,我可没有我儿子那般的好说话,这一点,我相信你肯定是有过了解才对。”生活的环境不同,所铸造出来的性格也有所不同,他穆季云只为家人而活,而至于道德礼仪那些东西,他可是从来都不屑一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