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你得罪我了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6-12-23 11:39:17 字数:2341 阅读进度:892/2294

隔天早上,夏馨菲很早就醒来了,才想着要下床,却被一旁的男人给按回了被窝,迷糊的呢喃着,“还早,再睡会。”

“不行,我约了秦叔叔,今天去医院复诊的。”夏馨菲伸手,弄了弄他垂落在额头的发丝,看着他的眼眸,满满的都是爱意。

穆梓轩听了这话,轻蹙了下眉,这才睁开了眼,与她的相对,“别强求自己,知道吗?”看着她眼底的期盼,他真的无法一次次的让她放弃,所以,只能由着她去。

“嗯!好了,我要起床了,复诊完还有个专访要做呢。”夏馨菲在他的唇上,深情的落下一吻。

“我陪你去。”穆梓轩说着便要起床,却被夏馨菲给按住了。

“不用,我一个人能行,再说了,你昨晚不是说今天早上有董事会吗?”夏馨菲笑了笑,自己只是去做个检查而已,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忘记了。”穆梓轩一拍脑门,瞧自己这记性。

“继续睡吧!我出门的时候叫醒你。”夏馨菲下床,给他弄了弄被子,这才愉悦的走向了洗簌间。

穆梓轩看着她的背影出神,心底轻轻的叹息着,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还真的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收回目光,改而呆愣的看着天花板,都已经醒来了,又哪里还有睡意,只是,这会儿赖着不想动而已。

骤然的起身,大步的走向了洗簌间,此时,夏馨菲刚刷完牙,正准备着洗脸呢。

可他,却一把的让她转过了身,对着她惊愕的表情亲吻了下去,动作那叫一个霸道流畅,就好像,演示过无数遍那般宛如行云流水。

法式的长吻,应该是每对情侣的最爱,而夏馨菲却微微的锁起了眉,因为她从他的吻中感觉到了悲伤的味道,对的,就是悲伤,这一股子的气息,把她压迫得有些的不能呼吸。

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穆梓轩的吻更加的炙热了起来,甚至于有些的粗野,舌龈相抵间,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怒气在肆意的蔓延。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也不知道他的那一股子的悲伤来自于何处,面对着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夏馨菲只能是踮起脚尖,跟他一起轻盈起舞。

好不容易的,他总算是撤离了自己的双唇,气喘吁吁的凝视着她,用眼神在控诉着她对自己的诱惑。

“你怎么了。”夏馨菲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的虚软,现在唯有圈住他的腰身才能让自己站稳。

“没事,就是突然的想吻你而已。”说着,用力的把她给拥进怀中,不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的忧伤。

夏馨菲抿唇而笑,这个男人,总是喜欢这样出其不意的告白,而她,却爱死了这样闷骚的他。

时光如酒,细品独醇,爱人如毒,一滴足以。

去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尚早,秦书寒还没有出现,而夏馨菲也不着急,只是坐在等候区默然的看着窗外,想着,穆梓轩刚刚的异常举动。

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并不是单纯的想吻自己那么的简单,肯定是有着什么事情困扰到了他,所以,才会那么的烦躁不安。

“嗨!嫂子,回魂了。”一个调皮的男声,突然的出现在她的耳畔,瞬间的拉回了她游走的心神。

“是卿尘啊!放寒假了吗?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啊!”见到他,夏馨菲很是高兴。

“也就前两天的事情而已,你呢?怎么会在这。”秦卿尘吊儿郎当的看着她,没个正形的,还是说天才都这样,比较的有个性。

“我约了秦叔叔,不过好像来早了点。”夏馨菲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

“不早,我这不是代替他来了吗?”秦卿尘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很是玩味的笑着。

“你?秦叔叔怎么了。”夏馨菲担心的问道。

“没事,得罪了我妈,现在估计还在家哄着呢?”秦卿尘一脸的笑意,看得出来,他有些的幸灾乐祸。

“该不会是秦叔叔又说白阿姨胖了吧!”夏馨菲掩嘴偷笑,可能是因为年纪上去了的原因,白烟蓉现在看着有些的微胖,但却看着更有女人味了,其实像她那样的,不能说是胖,只是丰韵而已。

“宾果,一猜就中。”秦卿尘弹了个响指,最近的几年,这个话题可是一直都没有消减过,也不是说父亲嫌弃母亲,只能说,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一种调情方式而已。

“他们那是恩爱,是你这个单身汪所领悟不到的。”父辈们的爱情,是夏馨菲为之所倾慕的,这么些年风风雨雨的走来,还是能秉着初心,视对方为唯一。

“还会不会聊天了,你这样很容易没有朋友的。”秦卿尘翻了个白眼,单身汪怎么了,他那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好不好,又不是说他有多差劲没有人要。

“朋友不在多,真心就好。”夏馨菲喜欢逗着比自己小的玩,那样总感觉很有成就感。

“你还想不想让我给你复诊了。”秦卿尘被她这么的一句话给回的没有了反击的余地。

“还真的是你来啊!”夏馨菲蹙起了眉,一副很纠结的样子。 老婆大人有点暖:

“怎么,不相信我的医术。”秦卿尘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可以怀疑吗?”夏馨菲站了起来,笑嘻嘻的挤了挤眉。

“嫂子,你得罪我了,真的。”秦卿尘大步的向院长办公室走去,看起来好像真的生气了。

“小尘尘,等等我啊!人家为了检查,可是连早餐都没有吃。”夏馨菲跟在他后头,一边笑一边的佯装可怜。

“跟我又没有关系,没吃早餐找老大去,我又不是你老公。”秦卿尘脚步未停的进了办公室,早知道会被她给挤兑,自己就不该一听老爸说她要来医院复诊而自告奋勇过来了,这不是吃力不讨好,自找罪受又是什么啊!

“可你是我弟弟啊!小尘尘,请姐姐吃饭呗!”他越是这样,夏馨菲越是喜欢逗弄他。

“我说,你就不能学着点好,别跟老大学他那些个没脸没皮的勾当。”秦卿尘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看看夏馨菲,可是把老大的无耻给学了十成十,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而现在,都快要赶上女神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