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易尘真的很喜欢你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6-12-23 11:39:28 字数:2297 阅读进度:965/2294

关冬尔低垂下了眼眸,视线,停留在自己跟他那十指交握的手上,这才发现,他的手真的很好看,修长而又骨节分明,就像钢琴家的手一样,富有艺术气息。

而这时,罗航宇的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铃声,惊醒了两个同样沉默的人。

但他并没有放开她手的意思,而是用另一只手接起了电话。

“喂!是我。”声音,在这样幽深的地方,听着,竟然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好,我马上回去。”手机,被他收回了口袋,随而,看向了她。

关冬尔再一次惊慌的躲闪,“要回去了吗?”

“嗯!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罗航宇略带抱歉的看着她,“不好意思,让你扫兴了。”

“没事啊!当然是公事要紧。”知道要回去,关冬尔总算是有了一丝的释然,因为跟他在一起,总感觉自己很有压力,而他这样的男人,又不是自己撒泼便能让你如愿的类型。

“走吧!下次我再带你来。”

“好。”话音未落,已经被他给拉着往回走。

回程的时候,可能是赶时间的缘故,车速有些的过快,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

罗航宇直接的把她给送回了公寓的楼下,可就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的叫停了她。

“电话给我用一下。”修长的大手,透过车窗对她伸了过来。

“哦!”茫然的关冬尔,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

罗航宇接过电话,一丝笑容自唇角勾勒而出,很是熟稔的输入一组号码,然后按了接听键,在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之时,才把手机递还给她。

“这是我的号码,你存一下,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关冬尔蹙了下眉,完全没有想到,他问自己要电话是为了这个。

“发什么愣呢?上去吧!我先走了。”说着,启动了车子。

“哦!再见!”关冬尔嗫嚅的说了声,可车子已经瞬时之间的离开,看得出来,他应该挺急的。

收回视线,目光,停留在自己的手机上,他的电话号码。

本来,想直接的删掉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最后,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按他所说的那般保存了起来,只是,并没有输入名字,看着,就是一个很为神秘的号码那般,在自己的通讯录里显得特别的唐突。

“你怎么回来了,不用拍戏了吗?”看见关冬尔回来,百里云曦好奇的看着她。

“嗯!主角没来,所以,我也就跟着休假了。”关冬尔放下自己的包包,突然的抱住了百里云曦,“干嘛不告诉我易尘的事情。”

“已经没事了,告诉你也于事无补不是吗?”百里云曦笑了笑,一个早上都在想,自己昨天对温顾安的口气是不是重了点。

“不过,跟他打架的那个男人,不就是你所喜欢的那个男人吗?”关冬尔就像蓦然醒悟那般,突然的放开了她,现在她才记起,这个男人,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看过了,之前在易尘的别墅外面,还被自己给当作神经病来着,只是那天在影院的时候,没有马上的认出他来而已。

“嗯!”百里云曦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感觉有些的凉。

“这么说,他们两个是为了你打架,而不是那个所谓的楚湘湘。”关冬尔一脸的恍然大悟,她就说了嘛!哪个男人会没眼力见到去为了楚湘湘那样的女人大打出手啊!又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

百里云曦的眼神有些的躲闪,自己利用了易尘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跟关冬尔说才好,所以双唇颤抖了下之后,还是选择了隐瞒。

“那个,我也不知道。”

“看来,易尘真的很喜欢你。”关冬尔无比确定的说着,否则不可能会为了她而跟人打架。

“说什么呢?我跟他只是朋友而已。”百里云曦急急的辩解,觉得关冬尔的话太过于的匪夷所思了。

“那只是你的认为而已,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易尘看你的目光,可不只是朋友那般的简单,像你那么聪明的人,我就不信没有半分的感知,肯定是在逃避对不对。”关冬尔微眯起眼眸,一脸了解的说得那般的头头是道,却忘记了,自己也是那一个糊涂蛋。

百里云曦咬了咬唇,对,她确实觉得易尘看自己的目光很异常,但是,她并没有往深处去想,只是认为,他那是对自己过于关照的一种表现而已。

“傻了吧!你爱的人不爱你,可你不爱的却爱上了你,这都什么狗屎缘分啊!”关冬尔很是替她抓狂,这下可好,越拧越乱了。

“我想,易尘对我,并没有深入到那个程度。”如若那样,她肯定会选择离开,因为不想给他无望的等待。

“你也说了,那只是你想而已,易尘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关冬尔说着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的喝掉了大半杯。

“冬冬,你别说了,我整个人都乱了。”百里云曦捂住了耳朵,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那是在点醒你,如果那个叫做什么温顾安的男人不爱你的话,不如考虑一下易尘。”关冬尔不希望她永远都沉浸在单恋中而无法自拔,所以,想着给她指引一条出路。

“不,我不能害了他。”无爱的在一起,对于易尘而言,那只是一种伤害而已。

“你都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不可以。”关冬尔没有深爱过一个人,所以,不知道爱情是不可以将就的。

“因为我不爱他,这便是关键所在。”其实,想要放掉原有的爱情,可是比重新的爱上一个人要来得困难许多。

“时间的问题而已,那天你不也看见了吗?那个男人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关冬尔继续的紧逼她,以免她总看不清事实真相。

百里云曦慌张的看了她一眼,“你好残忍,为什么要去说破。”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只有一次痛个彻底,你才能清醒过来。”关冬尔一把的抱住了她,小手,在百里云曦的背后轻轻的拍了起来,想哭就哭吧!说不定发泄过后便迎来了一片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