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误会的加深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7-04-15 01:33:30 字数:2299 阅读进度:1207/2294

“先记我账上。”冷西泽说完,疾步的跑了出去。

“该死的混蛋、***、二世祖、渣男、种马。”宋冰凝一边走,一边气呼呼的咒骂着,可见是真的被冷西泽给气得不轻。

“宋队,你这是怎么了。”看见她气冲冲的走过来,坐在车里等候已久的胖墩,赶紧的下了车,很是恭敬的替她拉开了车门。

“遇到了一个***。”宋冰凝说着便要上车,却不曾想,手腕被一只突然出现的大手给用力的握住了。

“等等。”冷西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上来,但她刚刚的样子,好像真的是两人永不相往来似的,这样的一种决绝,可是真的把他给吓着了,就算明知道她属于别的男人,他的心底,也是慌乱不安的。

“放手。”宋冰凝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不愿跟这样的人再有任何的牵扯,至于案子,她另想办法就行了。

“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你又何必当真。”冷西泽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是握得更紧了。

“对你来说,兴许只是一个玩笑,但于我而言,却不是。”宋冰凝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冷西泽怕自己弄伤了她,不得不放手,而她,则是趁机的上了车,随之,用力的关上了车门。

冷西泽被她的甩门声给震得微微的晃了一下神,看着她的目光,也跟着呈现了游离的状态。

“胖墩,还不走吗?”宋冰凝一边说,一边按上了车窗,心情,宛如残败的柳絮,肆意的飞腾着。

“哦!马上。”一直都处于懵逼状态中的胖墩,被自家老大的一声叫喊给拉回了神来,急忙忙的跑到了驾驶座上,虽然说,对这一切都充满了无数的好奇,但他,却碍于老大此刻那冰冷的气息不敢问出一个字来。

冷西泽目送着车子就这么的驶离了自己的身边,慢慢的淡出自己的视线之外。

一丝懊恼,在他的心中苦涩的蔓延着,却不知道,该如何的挽救。

而这一切,都只因为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宋冰凝她异于一般的女子,跟那些个整天围绕着自己的女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无奈的勾了勾唇,重重的舒了口气,也懒得再上办公室,而是直接的往自己的车子走去,反正再过十几分钟,就是下班的时间了。

心情沉郁的他,才一上了车而已,便给夏哲霆去了电话。

“又有什么事。”夏哲霆的眉宇紧紧的锁起,连拿手机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按着免提放在了桌上,双眸专注的浏览着自己手里的文件。

“请我吃饭吧!”冷西泽这话,是命令式的口吻,但听着,却有些的失落。

“你又犯什么事了。”每当这样的一种时候,夏哲霆都潜意识的觉得,他肯定是又惹祸了。

“我靠,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惹祸精不成,每次打电话,你都是这副态度。”冷西泽气愤的说道,同时的,有着些许的受伤。

“难道不是吗?”夏哲霆合上了文件,嘴角,上扬起了一个很漂亮的弧度,看来是事情已经忙完了。

“当然不是,你就说吧!要不要请我吃饭。”冷西泽气得跳脚,也难怪宋冰凝对自己的印象那么差,就连自己这些个损友,不也是这么想的自己吗?

“饿死鬼投胎的啊!动不动就吃饭,说吧!想吃什么。”夏哲霆无奈的轻叹了口气,本来已经跟温顾安约好了要聚一聚的,现在看来,不得不改期了,没办法,谁叫他的理念里,家人永远比朋友来得重要呢?

“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吃什么都行,只要是你请的。”冷西泽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小孩的心态,所以在受了挫折之后,才会想着从家人的身上寻求到庇护。

“那就给你来两大馒头吧!”夏哲霆说这话的时候,是冷凝着一张脸的,给人的感觉,还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别啊!我们还是去姑姑那吃吧!最近天气有些的闷热,连带的让我很没有胃口。”冷西泽这样的低落情绪,也不知道是宋冰凝所带给他的,还是说,果真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你怎么不明着说,让姑姑请客啊!”夏哲霆还真的是受不了他,还以为他这么声势浩大的让自己请客,必定是要狠宰自己一顿呢?却没有想到,要求是如此之低。

“不敢惹姑姑,姑丈若是知道了的话,非要往死里去治我不可。”冷西泽撇了撇嘴,好像对顾阡陌异常的敬畏。

“原来,你也知道怕啊!”夏哲霆笑了笑,不要说他了,其实自己对姑丈,也是挺敬畏的,这一点,不单单是因为他身上的军装而已,更取决于他自身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凛然的霸气。

“笑话,难道你不怕啊!”冷西泽讥诮的反驳了回去,可还记得,他们小的时候,有一次闹矛盾特别的厉害,几个孩子打成了一团,谁也不服谁,最后被姑丈全都拎到了一起,罚跑了好几圈的花园。

“没什么可怕的,他又不吃人。”夏哲霆站起了身,或许小时的他,确实是很怕被他惩罚,但长大之后,便就不再是怕了,而是一种来自于精神上的敬仰。

“他是不吃人,但他会用对自己的兵那一套来对付我们。”冷西泽笑了笑,估计这就是自己为什么当初说死也不肯去部队锻造的原因之一吧!

“我现在出发过去,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夏哲霆一边说,一边走出了办公室,没有兴趣跟他在那怀念旧时光。

“我已经在去的路上了,所以,肯定会比你快。”冷西泽无比的得意,在一敲定地址之后,他就已经开车出发了。

“那好,等会见。”夏哲霆说完,直接的挂掉了电话,可还来不急放进口袋,便有了新的电话进来。

默然的看了眼,眉宇不由得再次的蹙起,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哲霆,出来了没有。”温顾安此时正在自己公司的楼下,身子斜靠在车上等候着百里云曦。

“对不起!情况有变,今晚,我不能跟你们一起用餐了。”夏哲霆很是抱歉的说道,虽然知道,临时的放人鸽子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但在他的心里,无疑的冷西泽更为的重要一些,因为在刚刚的电话中,他已经听出了对方的那一种低落感来,所以,他不可能会任由着冷西泽一人暗自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