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我想静一静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7-04-15 04:29:10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290/2294

“唔……”说不了话,宋冰凝只能拿气恼的眼神去瞪着他,可某人,却冲一旁的两个长辈谄媚的讪笑着。

“这两孩子,真是的,我们还在这呢?就这么的亲热了。”施洛洛话虽是这样说,但心底却是无比的欣慰,看见女儿终于肯接受别的男人,她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不是这样的啊!宋冰凝的心底,无比的悲催着,可恨的是,自己的嘴巴又被某人给捂着,而一只手正在打着针,另一只手受伤严重,压根就无法反抗,总之一句话,现在的她,那就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那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给孩子弄点吃的过来补补身子。”宋廷越虽然介意冷西泽的花花公子本性,但为了女儿的将来,他愿意放手一搏。

“你说得对,走,我们现在就去菜市,亲自的为她挑选些新鲜的食材。”两人一边的说,一边的走了出去,连个告别都没有,这样活宝的个性,还真的是跟傅冰蝶那类型的有点相似。

而这样的一种现象,正是冷西泽喜于看见的。

“对不起!刚刚的情况有点……”在宋冰凝的瞪视下,冷西泽试图的解释自己刚刚的失礼行为。

“你好像很希望我们两个被误会。”宋冰凝气恼于他的自作主张,对,自己是很感激他救了自己不假,但有的时候,爱情这东西,真的是不能够强人所难的。

“你觉得,我们两个现在是被误会的关系吗?”她的言辞,让他皱起了眉。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宋冰凝的思绪有些的乱,如果说,这事只是他单方面的一头热的话,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对他出言不逊,可是现在,自己的心,已经被他给搅乱了,所以,有很多的话,不可能会张嘴就来,而是要三思而后行。

冷西泽怨念的凝视了她一会,完后,不发一言的走了出去。

却不曾想,跟急忙而来的温顾安给碰了个正着。

“西泽,凝儿怎么样了。”温顾安稳住身子,一看是他,便开始询问了起来。

“你还是亲自进去确定一下吧!”说完,冲一旁的百里云曦点头示意了下,便落寞的走了。

百里云曦看着他的背影,担心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估计是吃错药了吧!别管他,我们进去看凝儿。”温顾安把她给往病房里推去,完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冷西泽离开的方向。

“表哥,表嫂,你们怎么也来了。”看见两人,宋冰凝有些的喜出望外。

“你受伤这么严重,我们能不来吗?”百里云曦走到她的身旁,看着满身是伤的她好不心疼。

“我没事,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宋冰凝说着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但接踵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得蹙起了眉。

“你看,弄疼了吧!让你逞强。”百里云曦没好气的揶揄她,鼻子酸酸的,直想落泪。

“确实是有那么的一点疼,呵呵!”宋冰凝有些的强颜欢笑,冷西泽就那么不发一言的走了,让她很是担心。

“西泽他去哪里啊!刚刚在门口碰到了他。”温顾安不动声色的问道,直觉的告诉自己,这两人,肯定是吵架了。

“估计是忙自己的事情了吧!毕竟他可不是一个闲人。”宋冰凝的眼神有些的躲闪,很明显的是在敷衍他们。

“不管怎么说,欢迎你平安的回来。”百里云曦看出了她的尴尬,在一旁帮忙着转移话题。

“谢谢!”宋冰凝抿了下唇,然后冲他们笑了笑。

“那也是因为西泽动用了直升机把她给救回来的,否则指不定我们跟她已经阴阳两隔了呢?”温顾安是个聪明人,知道宋冰凝肯定是无法放下过往去接受冷西泽,所以,才会提醒她,她的这一条命,是冷西泽给救回来的,可不能对人家太差。

“所以,我们要不要请他吃顿饭,好好的感谢他一下。”百里云曦一边观察着宋冰凝的反应,一边的附和道。

“救命之恩,岂是一顿饭便可以抵消的。”听温顾安这话,那是要以身相许不成。

“我知道你们想要跟我说什么,但是,我现在真的很乱,能不能让我好好的想一想再说。”宋冰凝委屈的说着,他们一个两个都名其曰是来探病的,可为何给自己的感觉却是来当审判长的呢?

“凝儿,别生气,这样对身体不好。”百里云曦见她生气,赶紧的劝慰道,这要放弃一段旧念很深的感情,确实是很不容易,所以,会感到困扰也纯属很正常的事情。

“我没生你们的气,只是在气自己而已,怎么连这么的一点事情也解决不好。”宋冰凝理解他们为自己好的急切之心,但有的事情,真的是急不来的,就算是想让自己接受冷西泽,也需要循序渐进才行,不可能说一口便吃出个大胖子来。

“如果说要还债,这么多年,也应该够了,别再对自己这么的苛刻下去,那个人,应该也不想看到你这样才对。”既然话题已经打开,温顾安便想点醒她,虽然,那人对她,也有救命之恩,但为他守护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可以适可而止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宋冰凝直接的拉被子把脸给埋了起来,为何,每个人都要逼自己,就不能由她自己来决定吗?

“鸵鸟心态是解决不了事情的,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在你的心底留着怎样重要的位置,但人已经死了,跟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而活着的人总要继续不是吗?”温顾安大声的冲她吼着,不管怎样,今天非要把她给点醒了不可。

“顾安,够了。”百里云曦呵斥了声,女人的心伤,往往是他们男人所不了解的,在他们的心里,好像真的很容易接受一断新的恋情,但女人可不同,她们的心思本就细腻敏感,所考虑到的事情,往往要比他们要来得多许多。

“我这不是怕她继续的蜗居在自己的世界里吗?”温顾安为自己争辩了句,但声线很明显的放低了。

“你们先回去吧!有话改天再说,她现在需要安静的养伤。”一个声音,骤然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