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男人的脆弱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7-04-15 04:29:14 字数:2235 阅读进度:1295/2294

宋冰凝因他的告白而乱了心绪,红了脸颊,就是不敢去接他的话。

“我明天要去公司开个会,估计要下午才能过来,虽然说伯母会过来,但我怕你会找我,所以提前跟你说一下。”冷西泽一边说,一边的拉过了旁边的椅子,紧挨着病床坐了下来。

“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你还是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吧!不用担心我这边。”宋冰凝说着轻皱起了眉宇,实在不想他再把时间给浪费在这。

冷西泽默然的看了她一眼,完后才轻启唇瓣,“别总是把我给往外推,等哪一天我若是当真了的话,我们之间,也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没有。”宋冰凝因他的话感觉到了心慌,急急的辩解着。

“没有就最好,继续的睡吧!我在这看着你。”冷西泽给她拉了拉被子,沉思了会之后,突然的俯下了身,就在宋冰凝感觉到心跳就要停止的时候,却在她的额头落下了轻轻的一吻,看着,是那么的怜惜。

宋冰凝的心,因为他的这一吻,而更加的不知所措,整个晚上,思绪都停留在了他低头的那一个瞬间,久久不能抹去。

第二天,冷西泽一直都很忙,并没有按他所说好的那般,下午便过来,而是消失了一天之久,期间,连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不由得让她慌了下神。

“妈,在我睡着的时候,没有人来过吗?”到了晚上的时候,宋冰凝忍不住的问了自己的母亲。

“没有啊!有人探访的时候,你不都是醒着的吗?”施洛洛疑惑的看着她,这孩子,莫不是脑子也给伤着了不成。

“哦!是吗?”宋冰凝尴尬的笑了笑,转头看向了窗外的满天繁星。

“你该不会是在等西泽那孩子吧!”施洛洛试探性的询问着,看着她的目光,是质疑的。

“我等他干嘛!好笑了。”宋冰凝极力的否认,不愿意在人前显露自己的小心思。

“按我说啊!你就是在想人家了,还不承认,真不知道你在执拗些什么。”施洛洛摇头叹息,虽然说冷西泽花名在外,但这两天看着,却是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

“妈,你不是该回去了吗?”宋冰凝不想听她唠叨,赶紧的催促她回家。

“我回去了谁在这陪你啊!”施洛洛瞪了她一眼,这女儿大了,父母的话,就没有哪一句是她爱听的,念叨多了后,连家都不回了,直接的在市局附近租了个房子住。

“我自己就可以了啊!要什么人陪啊!又不是多大点事,实在是不行的话,不还有着医生护士在吗?”宋冰凝独立惯了,实在不喜欢被当作娇弱型的来照顾。

“连下床都成问题,还自己可以,真以为自己是铁做的不成。”施洛洛忍不住的奚落她,就她好强,也不看看情况再定。

宋冰凝被她说得无力反击,貌似现在的情况确实是那样没错,所以幽幽的说道:“那好吧!随便你。”

“不过,西泽今天忙什么去了,怎么都不见他过来啊!”施洛洛好像并不打算就此的放过她,再度的把话题给绕了回去。

“估计是在忙吧!这两天都没有去公司,肯定有着很多的事情在等着他。”这是宋冰凝自己的猜测,因为实在不愿意往别的方向去想。

“别是你丫头说错了什么,伤着了人家吧!”施洛洛不安的看着她,因为这完全的很有可能,这丫头的脾气像自己,犟得不行。

宋冰凝惊慌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嚅动着双唇,难道说,真的是那样不成。

其实,冷西泽是真忙,毕竟他所要管理的不单只是冷氏集团而已,还有着一个永盛集团在等着自己,所以可想而知,他这两天的离开,究竟积压下了多少的工作量。

而今晚,则是迫不得已的陪一个大客户吃饭,等到应酬结束,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而他的身上,正飘散着浓浓的酒气。

“少爷,是直接的回家吗?”家里的司机,恭敬的问道。

“嗯!”冷西泽紧闭着双眸,靠在椅背上,感觉很累了的样子。

司机见他这样,也不再说些什么,而是启动车子往冷宅而去。

酒醉后的冷西泽,好像忘记了宋冰凝的存在,又或者是,他故意的不出现在她的面前,以此来判断自己在她的心目中,究竟占据着多少的位置。

回到冷宅,父母好像都不在,而他也不在意,摇摇晃晃的往楼上走去,管家担忧的跟在他的身后,随时的做好了接住他的准备,所幸的是,看着确实是惊险没错,但却安全的进入了房间,倒是让跟随了他一路的管家放下了心来。

才一进入房间而已,他便把自己给抛进了大床之中,比起身体上的疲倦,他的心要来得更加的疲惫不堪。

“少爷,需要我给你放洗澡水吗?”管家并没有紧跟着下楼,而是随他走进了卧室。

“不用了,你下去休息吧!我自己能行。”冷西泽一边说,一边的扯动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

“那好,有什么需要你再叫我。”管家虽然很不放心他,但却不敢违抗他的命令,所以,恭敬的退了出去。

冷西泽嘲弄的笑了下,也不知道是因何而起。

完后,突然的坐起了身,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物,直到只剩下一条贴身的裤子,才踉跄着走进了浴室,打开喷洒肆意的冲洗了起来。

在这期间,跟宋冰凝所相处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那般,快速的在他的脑海里肆意的闪过。

想以往的自己,那可就是女人中的宠儿,可是现在,在某人的面前,却连替代品都不算。

伸手用力的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突然的呵呵大笑了起来,那绝然无奈的样子,看着,好不让人心疼。

不知道,这时候流泪的话,是否别人就看不出来了。

是谁说男人不可脆弱的,只是,还没有碰到真正可以让自己脆弱的事情而已。

以前的以前,他会觉得,为一个女人收心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可现在,他却认为,能得到一个女人的爱,对他来说,将会是一个尤为幸福的际遇。